文学屋 > 武侠小说 > 《烘月七星》在线阅读 > 第一回 青梅始

第一回 青梅始

    比记忆中还要娇艳动人淡青色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画出那那玲珑浮凸的身段,胸前双峰入云,纤腰不堪一握,美艳如花,使他腹下涨的难受,忍不住把手探入破烂的裤裆里,搓揉着那硬梆梆的肉棒。

    那少妇是他的师妹香兰,当年两人青梅竹马,耳鬓丝磨,不知渡过多少美好的日子,直至金坤出现后,一切都变了,香兰变了心,不再和他在一起,整天和那娘娘腔的小白脸厮混,后来还在师父无言的鼓厉下,不知羞耻的与那小子亲热,气得凌威怒火如焚,恨不得一刀杀了那小子。

    有一天,凌威实在忍不住了,直斥香兰水性扬花,纠缠之间,不知如何她勾破了衣衫,金坤却大吵大嚷,那老鬼不问青红皂白,立即把他逐出师门,还仗剑追杀,金坤香兰更是推波助澜,杀得他遍体鳞伤,在他们三人的围攻下,凌威跌下悬崖,要不是半空中及时抓着一根树干,早已伏尸崖下了。

    也许是老天见怜,树后竟然有一个山洞,里边除了藏着大量的金银珠宝,还有一本叫做“九阳神经”的武林秘笈和一颗使他脱胎换骨的“回天丹”,使他重拾生趣,山洞的尽头是四季如春,物产丰富的山谷,这三年来,凌威便是在谷里苦练武功,立誓报仇。

    凌威可不知道自己的武功有多高,只是秘笈记载的拳、掌、刀、剑、暗器等几套武功,都是奇诡多端,变化莫测,秘笈说以招式而言,是天下第一,但是必需修习“九阳采阴神功”,才可以使威力尽情发挥,所向披靡,倘若能够练成第九层神功,更可以天下无敌,打遍江湖无敌手,凌威也不指望天下无敌,唯一的愿望便是练成武功后,报仇雪恨。

    那套“九阳采阴神功”却更是奇特,藉着男女交合,摄取女子元阴,增进功力,女的内功愈高,男的得益便愈多,只是女的失去元阴,不独功力尽失,而且颐害无穷。

    凌威天资极佳,虽然秘笈的武功繁难复杂,可是经过勤修苦练,已是如臂使指,运用自如,但是修习九阳功时,却使他吃尽苦头。原来他虽然还是童身,却是天生异禀,欲念旺盛,十二岁便开始手淫,阳物勃起时有七八寸长,服下了那回天丹后,更是大如驴物,而每次习练九阳功,他便欲火如焚,犹其是苦不堪言。

    初练功时,凌威是依赖凭空幻想,和秘笈描述的种种淫邪采补方法,藉着手淫宣泄欲火,可是练成入门功夫后,手淫已经不能消弭无尽的欲念,只要闭上眼,便看见美丽的师妹在金坤怀里婉转承欢,终于按捺不住,毅然出谷。

    在后山,凌威看见师父的坟墓,少了这个高手,报仇的信心也大增了。

    香兰已经洗完了衣服,站了起来,娇艳地伸了一个懒腰,高耸的胸脯便好像要夺衣而出,这时金坤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温柔地搂着纤腰,柔声问道:“累了么?”

    “不,我不累。”香兰回身抱着金坤说。

    “要是不累,我便去做饭,吃了饭便早点上床吧。”金坤不怀好意地轻吻着她的朱唇说。

    “你呀!整天都想着这回事,真不知羞。”香兰嗔叫道。

    “这是夫妇之道,我也想早点有孩子嘛。”金坤笑道,原来他们已经结为夫妇了。

    “你今天起得早,不累么?”香兰含羞道。

    “早睡早起怎会累!”金坤涎着脸说。

    “好一对不要脸的奸夫淫妇!”凌威从树丛里长身而起骂道。

    小俩口子看见说话的是一个衣衫褴褛,须皮凌乱,深山野人似的汉子,惊怒交杂,最后还是香兰认得他便是当年意图不轨的大师兄凌威,知道来意不善,与夫双战恶汉,谁知凌威今非昔比,他们岂是敌手,不及三招,金坤便惨死在凌威掌下,她也失手被擒。

    “杀人凶手……呜呜……我不会放过你的……!”香兰嚎啕大哭叫道,双手虽然给凌威制住,还是没命挣扎。

    “师妹,我至今还是喜欢你的,难道你不明白吗?”凌威柔声说。

    “杀了我吧……呜呜……你杀了我的坤哥……呜呜……我也不愿做人了!”

    香兰嘶叫着说:“你不是人……呜呜……灭绝人性的禽兽……放开我……放开我呀!”

    “我甚么比不上那小子?”凌威强忍怒火,放开了香兰说。

    “你甚么也比不上他!”香兰伏在金坤的尸体上放声大哭道:“坤哥,你死得好惨呀……呜呜……我一定要给你报仇的。”

    “不要脸的贱人!”凌威气得双眼喷火骂道。

    “……我……我跟你拼了!”香兰呆了一呆,检起地上的长剑,疯狂似的扑了过去,可是她哪里是凌威的敌手,三招两式,便给他击落长剑,再次受制。

    “你真的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么?”凌威单手穿过香兰的腋下,硬把粉臂锁在身后,她身上传来的幽香,使他心神皆醉,忍不住低头在粉颈香肩嗅索着。

    “放手……呜呜……别碰我……你……你不是人!”香兰颤声叫道。

    “贱人!”凌威怒吼一声,蒲扇似的手掌便覆在香兰的胸脯上乱摸。

    “不……呜呜……救命……有人强奸呀……!”香兰恐怖地尖叫着。

    “强奸?好,我便强奸你这个臭贱人!”凌威兽性勃发地撕扯着香兰的衣服说。

    “不……不要……呜呜……住手……救命……!”香兰奋力挣扎着叫,可是哪里能使凌威住手,衣服也给撕开了。

    凌威还是初次碰触女人的身体,暖洋洋香喷喷的肌肤,使他狂性大发,咆吼一声便把香兰推倒地上,抽出铁棒似的阳物,朝着牝户凶悍的插下。

    mpanel(1);

    “不……哎哟……!”香兰惨叫一声,感觉一根烧红的火棒直刺体内,痛的她冷汗直冒,悲鸣不已。

    凌威的阳物实在太健硕了,虽然硬挤开了紧闭着的肉唇,只是进去了一小半,便不能再越雷池半步,但是在那紧凑的玉道挤压下,已使他畅快莫名,更完全不理香兰的死活,疯狂地抽插起来。

    “你……呀……你这……呜呜……痛呀……没人性……呀……不要来了……

    呀……禽兽……痛死我了!“香兰雪雪呼痛的咒骂着,原来凌威每一次冲刺,都使劲的往里边刺进去,使她的下体痛得好像撕裂了。

    香兰的哭叫愈是凄厉,凌威便愈觉兴奋,积聚的怨恨,多年来,总是在梦中摧残这个负心的女人才能够得到发泄,这时梦境成真,更让他生出异样的快感。

    抽插了数十下后,凌威的动作更是纯熟,双手抄着香兰的腿弯,扶着粉臀,把牝户搁高,使她不能闪躲趋避,挺进时,手上同时使劲,便可以刺得更深,最使他兴奋的,是紧凑的阴道也畅顺得多了,不独进退自如,阳物也能够朝着身体的深处迈进。

    终于去到尽头了,凌威让肉菇似的龟头抵在那娇柔的花芯上,品尝着上边传来的颤抖,口中桀桀怪笑道:“小淫妇,是不是很过瘾呀?我比那小白脸好得多了吧!”

    “……无耻……呜呜……我恨死你了!”香兰泣叫道,她感觉子宫里每一寸空隙,都让凌威的阳物填满了,痛楚之外,更是涨的难受,在狂暴粗野的冲刺下,身体里还生出无法形容的酥麻,使她浑身发软,头昏脑涨。

    “小淫妇,我会让你乐个痛快的!”凌威狞笑一声,再次动起来,去到尽头时,却没有止住攻势,腰下继续使劲,剩余的阳物尽根刺了进去,重重地撞击着那荏弱敏感的花芯。

    “咬哟……!”香兰失魂落魄的哀叫一声,呼吸变的沉重急促,娇躯也失控地颤抖着。

    凌威却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继续急风暴雨地狂抽猛插,每一记抽插,阳物都尽根而入,好像大铁棰般击刺着她的身体深处。

    也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在凌威的撞击下,香兰忽然感觉身体好像给他洞穿了,子宫里的酥麻,山洪暴发般从深处汹涌而出,急剧地扩散至四肢八骸,脆弱的神经更像寸寸断裂,使她的身体痉挛,娇吟不绝,她竟然在凌威的强暴下,泄了身子。

    就在这时,凌威感觉香兰的阴道传出阵阵美妙无比的抽搐,使他的阳物畅快无比,接着还涌出热腾腾的洪流,灼在龟头上,神经末梢传来难以言喻的酸软,乐得他怪叫连声,便在香兰体里爆发了。

    凌威伏在香兰身上喘息着,初次在女人身上得到发泄的感觉,实在使他回味无穷,他虽然没有经验,但是从秘笈的描述,也知道香兰得到高潮,那时阴道里传出的抽搐,最使他乐不可支,只是快乐太过短暂未能尽兴,但压抑多年的欲火最是难耐,自己初试云雨,更没有使出九阳神功,已有这样的表现,也足以自豪了,想到九阳功能使阳物收放自如,金枪不倒,以后不愁快活,心里更是欢畅。

    再想下去,凌威忽然无名火起,倏地跳起来,走到金坤尸身旁边,左脚勾起他的身体,右脚闪电踢出,尸体便飞堕悬崖,原来是他想起自己虽是童身,香兰却非完璧,妒火如焚,便拿金坤的尸首泄愤。

    “……你……你为甚么这样……呜呜呜……坤哥……坤哥哥……你死得好惨呀!”

    香兰抢救不及,眼见夫婿尸骨无存,悲从中来,呼天抢地的狂哭着。

    “住声!”凌威怒喝道:“还不起来,是不是想再乐多一遍?”

    “……杀了我吧……呜呜……我不愿做人了……呜呜……!”香兰嚎啕大哭道。

    “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怎舍得杀你。”凌威阴恻恻地说:“你要不起来做饭,我便把你赤条条的吊在路旁,让人看清楚一个水性杨花女人的身体!”

    凌威疯狂的样子,倒也使香兰害怕,只好含着泪爬起来,蹒跚地走到河畔,蹲在水里清洗着身体的秽渍。

    “师妹,这家伙可弄得你过瘾么?”凌威故意走到香兰身前,握着巨人似的阳物在水中濯洗着说。

    “我不是你的师妹……呜呜……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气死了爹爹,杀了我的坤哥……呜呜……又强奸了我……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香兰满腔凄苦地叫。

    “我不错是用强,可是你要是不喜欢,刚才便尿不出来了。”凌威讥笑似的说。

    “你……!”香兰气得粉脸煞白,可是想起自己在这野兽的强奸下竟然丢精泄身,更是羞愤欲死,胡乱在牝户洗擦几下,低头奔回岸上,检起破碎的衣裳。

    “快点做饭吧。”凌威随着香兰上岸说。

    香兰发觉衣服破碎不堪,再也不能蔽体,只好把衣服掩在身前,步履踉跄地回到屋里,另外取过衣服,凌威赤条条的跟着回来,翻箱倒贡的找到了一块皂布,围在腰间,暂时遮着胯下的丑态,然后大刺刺的坐在一旁,目灼灼的看着她穿上衣服,野兽似的目光,使香兰不寒而栗。

    在凌威的逼迫下,香兰做了饭,凌威便据案大嚼,当他津津有味吃饭时,香兰乘他不备,用菜刀从后迎头劈下,可是凌威随便一指,便把她点倒地上,还嘿嘿冷笑道:“臭婆娘,你想谋杀亲夫么?奸夫已经死了,你这个淫妇还不觉悟吗?”

    “胡说,我的丈夫已经死了,你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的。”香兰泣叫着说。

    “心?你还有心么?”凌威暴怒如狂道:“不要脸的小贱人,我也不用和你客气,待我吃饱饭,才慢慢惩治你这个淫妇!”

    凌威吃饱了饭,拍拍肚皮,也不说话,却粗暴地扯着香兰的秀皮扯到屋后,那里是茱圃鸡舍,还有一片树林,其中有三棵老树,品字形的长在一起,凌威把香兰带到那里,狞笑道:“贱人,认得这几棵树么?当年你是让树枝勾破了衣服,却胡说是我动手,今天我便在这里剥光了你!”

    “无耻的畜生,要不是你意图不轨,我便不用逃走,也不会勾破衣服了,还说我诬捏你?”香兰悲愤地说:“有种便杀了我,这样侮辱人家,你还是男人么?”

    “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么?”凌威吃吃笑道:“看来要好好喂饱你这个小淫妇才成!”

    “你究竟是不是人?爹爹把你养大,授以武功,你却气死他老人家,杀他的女婿,强奸他的女儿,天呀,你一定有报应的。”香兰破口大骂道。

    “报应?我有没有报应可不知道,只是你这个小淫妇的报应就在目前!”凌威老羞成怒,抛下香兰,回身便走。

    香兰穴道受制,眼巴巴的看着他离去,却也不能逃走。

    凌威拿着绳索回来,一声不响地把香兰的双手缚在中间的大树上,又把粉腿分别缚在另外的两棵树上,然后解开穴道,可是在绳索的羁拌下,她还是不能动弹。

    “你……你干甚么?”香兰流着泪喊叫,她的娇躯人字似的缚在三棵大树中间,双腿左右张开,凌威更使力地拉紧绳索,身体痛得好像撕开了。

    “干甚么?待会你便知道了,现在先让我给你宽衣吧,告诉你,以后别穿衣服了,穿一件我便撕一件,看你有多少衣服!”凌威淫笑着撕下香兰的衣服。

    尽管身处深山,人烟罕至,香兰还是尖声呼救,希望奇迹出现,但是哪能制止凌威的暴行,还使他狂性大发。

    “叫呀……尽管叫吧!”凌威扯下了抹胸,两手双龙出海,握着香兰的粉乳揉捏着说:“待会你叫床也要这样大声才好!”

    “杀了我吧……呜呜……为甚么不让我死……?”香兰痛哭失声地叫。

    “你的心既虽喂了狗,人我是还要的,你的心向不向着我没关系,可是……我却要你的人……嘿嘿……成为我的奴隶,甚么时候我要干,你便乖乖的把裤子脱下,让我捣烂你的浪逼!”凌威大手一挥,扯脱了香兰的骑马汗巾说。

    “别妄想了……呜呜……我死也不会从你的!”香兰歇思底里地叫。

    (此处缺2页)

    香兰悲鸣一声,使劲地咬了下去,岂料连咬了几口,凌威还是若无其事,阳物继续在檀口里左冲右突,直闯喉头,呛得她透不过气来。

    “你的口技是那小白脸教的么?太不济了!”凌威调侃着说。

    “让我死吧……呜呜……求你杀了我吧!”香兰悲声叫道。

    “别口是心非了,你这个小淫妇,口里不说,心里还是喜欢我的大阳物的。

    “凌威在香兰的乳房抚弄着说:”奶头都凸出来了,骚逼的淫水,也流到外边,难道我看不见吗?““不……呀……你无耻……呀……你……你这个衰人……!”香兰颤着声叫,这时群鸡差不多吃光了散落的米粒,但是牝户上还沾了不少,有些鸡馋嘴的啄食,啄的她浑身发软,哀鸣不绝。

    “真是口硬!”凌威冷笑道:“告诉你,你不顺从,我便不放你,这里的蛇虫鼠蚁最多,它们……对了,你不是最喜欢蛇吗?它们一定喜欢和你亲近的。”

    “不……不要……呜呜……求你……饶了我吧!”香兰歇思底里地叫起来,原来她最怕蛇,光提起蛇,她便崩溃了。

    “饶你?成呀,且看你是不是一个听话的奴隶了。”凌威吃吃笑道:“告诉我,喜欢我用大阳物操你吗?”

    “我……呜呜……喜欢……!”香兰哽咽着说。

    “这是甚么呀?”凌威在香兰的下体摸索了几下,举起濡湿的指头在香兰眼前晃动着说。

    “……”香兰哪能回答,含泪别过俏脸,心里羞愧欲死。

    “这便是你的淫水了,你这个贱人,不过让吃几口阳物,随便摸几下,你的淫水便流个不停,谁说你不是小淫妇?”凌威哈哈大笑,爬在香兰身上道:“现在让我给你乐一下吧。”

    香兰木然地忍受着凌威带来那种撕裂的感觉,虽然没有给他强奸时那般痛楚,可是心里的羞辱难过,却是过之而无不及的。

    凌威很是愉快,不是因为香兰终于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只是发觉在摧残香兰时,竟然生出异常的满足,那种快感,以前只有在梦中才可以得到的。阳物已经去到尽头了,凌威正待抽出来,再施挞伐,但是看见香兰悲愤的脸孔,心里一动,腰下使劲,便把剩余的阳物,尽根送了进去。

    “哎哟……!”香兰娇哼一声,俏脸扭曲,凌威那巨人似的阳物,实在使她受不了。

    “叫吧,小淫妇,我最喜欢听女人叫床了!”凌威冲动地说,暗里运起九阳功,便狂风暴雨般抽插起来。

    香兰紧咬着朱唇,决心不让自己再叫出来,岂料这时凌威的阳物变得灼热无比,那种火烫的感觉,使她发酥气软,而且每一次冲刺,都好像使尽了气力的往着身体深处击刺,不用多久,便忍不住喘息起来。

    经过数十下的抽插后,香兰已经迷失了自己,哼唧的声音,也愈来愈是高亢了,后来还尖叫一声,便软在凌威身下喘个不停。

    “小淫妇,是不是很过瘾呀?”凌威止住抽插道,阳物深深藏在香兰的阴道里,享受着里边传来阵阵美妙的抽搐,还乘着阴关松软,吸取香兰的元阴。

    香兰羞愤地闭上眼睛,痛恨自己的无耻,竟然在这野兽的蹂躏下,仍然得到高潮。

    “没有乐够么?我会让你过瘾的!”凌威揶揄着说,便继续大施挞伐。

    凌威天赋异禀,又用上了九阳邪功,得以尽情发泄他的兽欲,弄的香兰高潮迭起,欲仙欲死,在香兰泄身的时候,他还无情地探阴补阳,增进功力,可怜香兰不独备受摧残,一身功力也在迷糊中消失殆尽。

    “……!”香兰粉脸酡红,星眸半掩,累的叫也叫不出来了,只能把臻首狂摇,张开颤抖的朱唇,大口大地吸着气,子宫里的酥麻已经积聚至不能忍受的极限,然后在凌威一次强劲的冲刺中,她又一次泄了身子,然后双眼一闭,便失去了知觉。

    凌威吸气运功,发觉香兰的元阴已经完全干枯,他的兽欲也发泄得七七八八,便也不为已甚,于是放开精关,排出体里的浊气,宣泄剩余的欲火。

    香兰赤条条的伏在凌威的怀里,努力调匀急促的呼吸,她已经休息了很久,仍然软弱无力,下体还是酸软不堪,凌威发泄兽欲后,早已沉沉睡去,耳畔听得他呼噜的声音,香兰更是凄苦莫名。

    这几天,香兰好像在地狱里生活,无论白天黑夜,只要凌威兴到,不独要任他奸淫,还要被逼作出种种丑态,逢迎献媚,稍不如意,便夏楚频施,就像前天,香兰拒绝在身前自慰,便给烛油烧灼身体,后来还用萝卜捣进牝户里,苦的香兰哭声震天,凌威却以此为乐,他的性欲又特别旺盛,每天都要发泄几次,香兰自然受尽荼毒了。

    香兰自然想除奸杀恶,为夫报仇,她知道武功和凌威相距甚远,只能暗算,但是总是使不出内力,气力也小了很多,好像弱质女流,几次大好的机会,也被逼付诸流水,使她心如死灰,再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唯有改弦易辙,寻找自裁之道,希望藉着一死脱出凌威的魔掌。

    凌威好像睡的很熟,香兰也待不下去了,悄悄地爬下床来,岂料双脚着地,便听得凌威说道:“往哪里去?”

    “我……我想……我想出去洗一下。”香兰颤着声说。

    “去吧,要洗干净嘴巴,回来时,可要给我清洁了。”凌威吃吃笑道。

    “是。”香兰低头答应,原来每一次凌威发泄后,都要她用口舌清理,把她肆意折辱。

    凌威看着香兰蹒跚地走出去,便露出胜利的微笑,这个曾经把他弃如敝屣的女人,已经给他征服了,要她往东,便不敢往西,床第里也是唯命是从,甚至淫虐的玩意,也是逆来顺受,让他的兽欲得到充份的发泄。

    想到房事,凌威才舒发了不久的欲火,又蠢蠢欲动,心里不禁庆幸习得九阳功,使他有无尽的精力,能够任意发泄。

    吸取了香兰的元阴后,功力已是大有进境,暗念倘若有多两个功力不俗的女人,九阳神功定可再上层楼,要是普通的女孩子,那便要多干几个了,但是凌威可不介意,只是苦恼山间寂寞,人烟罕至,不知哪里可以找到合适的女人吧。

    凌威转了一个身,看见脚下的彩巾,心里好笑,那是他让香兰用来包裹下体的耻布,经过苦苦哀求,凌威才许她用彩帕遮羞,想起那委屈无奈,羞意撩人的样子,凌威便亢奋起来。

    想到香兰甚么时候也要挂上彩巾,才敢走动,甚至往河边洗澡,也没有例外,凌威倏地生出不妥的感觉,急忙长身而起,直奔门外。

    出到门外,只见香兰已经差不多爬上了悬崖,凌威大喝一声,叫道:“下来!”

    香兰身子一震,扭头看见凌威距离尚远,惨笑一声,厉叫道:“狗贼,我先走一步,在阴间再和你算帐。”接着耸身下跳,跳下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和丈夫金坤在黄泉相见。

    凌威气得跳脚,也是无能为力,暗叫可惜,他不是为香兰之死难过,只是可惜少了泄欲的对象吧。

    考虑了一会,凌威穿上一套金坤的衣服,放火烧掉房子,从山洞里取了几件小巧的珠宝和金银,便离山而去。

    走了几天,都没碰到人,忽然听得前边传来叱喝的声音,凌威遥见四条大汉,手执长剑,围着一个妖娆的年轻女子叫骂,那女子身穿劲装疾服,丝帕包头,背插长剑,看来也是武林中人,长得倒也动人,一身淡黄色的紧身衣贴身适体,尽显骄人身段,只是眉梢眼角,春意盎然,弥漫着诱人的风情,凌威心里奇怪,便躲在暗处窥探。

    “堂堂的青城四剑围着奴家可有甚么指教?”那女子强装着笑脸说。

    “黄樱,你交还七星环,我们便放你走路。”为首的大汉沉声道。

    “甚么七星环,怎会在我这里?”黄樱格格笑道:“四剑的大阿哥余凡可不能胡说八道呀。”

    “贱人,我给你看过后,一去无踪,你还装蒜?”另一个大汉气急败坏遁。

    “本姑娘身为翻天堡的十二花使,甚么好东西没见过,会希罕那些破铜烂铁么?”

    黄樱哂道:“丁求,你枉称名门正派,那天欺负了人家不算,还要冤枉好人,你真是没良心呀!”

    “不要脸的贱人,那天你用下九流的迷药,使三哥大失常性,我们正要和你算帐。”一个比较年轻的汉子气愤地叫:“十二花使利用色相贻害武林,今天你要不交出七星环,我钱书第一个要把你大卸八块。”

    “大家别和她饶舌,先擒下她再说。”还有一个汉子寒声道。

    “青城四剑难道要倚多为胜么?”黄樱退后一步道。

    “就我丁为一个,只要你过得了我,便放你走路。”青城四剑的老二丁为冷哼道。

    “好,奴家就看看你有多少斤两。”黄樱知道不能善了,制出背上长剑,便向丁为刺去。

    从他们的对答,凌威知道是黄樱理亏,可是他天性凉薄,哪管是非善恶,看见黄樱青春年少,样貌娟好,便有意助她一臂之力,只是青城是七大门派之一,剑法利害,遂静观虚实,再定行止。

    黄樱身法轻盈,剑走偏锋,奇诡刁钻,武功不弱,只是碰上了青城的丁为,却是处处受制,数十招后,已是左支右绌,落败只是迟早中事,凌威看过丁为的剑法后,却是信心大增,便出头架梁,四剑欺他年轻,通名后,更是名不经传,初时掉以轻心,岂料凌威出手狠毒,独战丁为,出手便把他击毙,其他三剑联手进攻,也是不敌,结果丁求和钱书先后惨死,余凡受伤,犹幸及时逃脱,才仅以身免,凌威却是夷然无损,瞧的黄樱倾慕不已。

    “凌大哥,要不是你,小妹可要吃亏了,真不知怎样报答你。”黄樱风情万种地说,凌威虽然不算英俊,可是方脸大耳,年轻力壮,加上武艺高强,使她春心荡漾。

    “容易极了,你以身相许便是。”凌威出言挑逗道,自从香兰死后,他还没有碰过女人,对黄樱已是存心不轨,知她不是正经人家,更是大胆了。

    “你可坏死了,哪有才相识,便说这样的话。”黄樱撒娇似的说。

    “你要是不从,我便要强奸了!”凌威色迷迷道。

    “我可不信!”黄樱吃吃娇笑,转身便走,凌威正要追去,却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暴喝,扭头看见一个脸孔阴沉的中年人,踏着方步走近,黄樱已是惊弓之鸟,赶忙躲在凌威身后。

    “他们是谁杀的?”中年人指着青城三剑的尸身说。

    “是我又如何,想报仇便来送死吧!”凌威冷哼道,他天性暴戾,这中年人大刺刺的样子,使他很是不满。

    “是吗?”中年人脸露讶色,狂傲地说:“不知好歹的小子,是你自己讨死的!”

    “前辈,可是……”黄樱在凌威身后着急地说。

    “少说废话,接我几招再说。”中年人不待黄樱语毕,抬手便向凌威攻去。

    凌威怎会示弱,也挥掌相迎,两人电光火石的过了几招,中年人愈打愈是心惊,招式一变,更是凌厉无比,凌威却手挥目送,有攻有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