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再接我这一招!”中年人双掌一错,运劲拍去,凌威亦有心试一下他的功力,不闪不躲,便和他硬拼了一招。

    巨响过后,只见凌威上身急摆,中年人却“蹬蹬蹬”急退三步,竟然输了一招。

    “这位可是招魂客陶方陶前辈,快请住手,我是翻天堡的黄樱,大家是自己人。”

    黄樱急叫道。

    “是叶老兄的十二花使么?这小兄弟是甚么人?”陶方立定脚步说。

    “我叫凌威。”凌威见陶方住手,说话也平和了很多,便回答道。

    “真是英雄出少年,青城四剑的余凡呢?”陶方问道。

    “他跑了。”黄樱说。

    “还好留下一个,小兄弟,你给我杀了三个,算我欠你好了。”陶方说,原来他的徒弟为四剑所杀,追纵至此,不信凌威年纪轻轻,能够独力搏杀三剑,遂出手相试。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凌威只好谦逊几句,陶方急欲追赶余凡,说声再见,便离开了。

    “凌大哥,你的武功真高,陶方和我们的堡主齐名,居然也败在你手里。”

    黄樱小鸟依人似的靠在凌威身畔说。

    “你靠得这么近,不怕我强奸你么?”凌威喘着气说,黄樱身上香气袭人,使他按捺不住探手在浑圆的粉臀上抚玩起来。

    “怕也逃不了的,你武功高强,我怎是你的对手,要是要欺负人家,还不是任你鱼肉么?”兼樱挑逗着说。

    “浪蹄子,我可要奸了你!”凌威哪里按捺的住,横身把她抱起,走进了原始森林。

    两人宛如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在一棵百年老树下,两个躯体缠在一起,四唇交接,缠绵热吻,然后不顾羞耻地宽衣解带,不用多少功夫,便袒裼裸裎,肉帛相见。

    “好家伙!”黄樱看见凌威胯下的巨物,眼前一亮,如获至宝地握着那一柱擎天的阳物爱抚着叫。

    凌威自然不会吃亏,手口并用地狎玩着她胸前的豪乳,肥大的乳房虽然略见下垂,但是柔软嫩滑,使他爱不释手。

    “好哥哥,强奸我吧,我要呀!”黄樱淫荡地躺在地上,张开了粉腿,媚眼如丝,玉手在牝户抚弄着叫。

    凌威怪叫一声,和身扑了下去,便提枪上马,棒棰似的阳物,轻而易举地便直捣黄龙,尽根送了进去。

    “呀……好大……好舒服呀!”黄樱聒不知耻地耸动纤腰,迎合著凌威的抽送。

    他们正是姣婆遇着脂粉客,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个天生异禀,伟岸过人,一个饥渴淫荡,经验丰富,这一仗真是战得风云变色,日月无光,不见天光的密林里,顿时变得春色无边。

    经过一百数十下的抽插后,凌威愈战愈勇,开始使黄樱应接不暇,浪叫连连了。

    “美呀……快点……呀……过瘾……呀……好哥哥……呀……大力一点……

    给我吧……我要丢了……!“黄樱的四肢发狠地缠在凌威身上叫。

    凌威已非吴下阿蒙,从黄樱的反应,知道她快登极乐,一面运起九阳功,阳物暴涨,热辣辣的好像烧红了的火棒,一面快马加鞭,步步进逼。

    “呀……来了……美呀……不要走……你也来吧……全给我吧……!”黄樱发狂似的扭动着粉臀叫。

    凌威止住动作,享受着里边传来的抽搐之余,肉菇似的龟头,却紧紧的抵着黄樱的花芯,悄悄从精关里盗取元阴,他可没像对香兰那样,使她阴尽精枯,功力尽失,事后黄樱只道纵欲过度,功力受损,苦修几天,便可以复原,这种采补的邪功,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好哥哥……你还没有来呀……给我吧……全给我好了……别蹙坏了身体!”

    黄樱喘息了一会,感觉子宫里硬梆梆的火棒,便放荡地叫起来。

    凌威干笑一声,重张旗鼓,再次狂风暴雨般抽插起来,乐得黄樱如痴似醉,无耻地乱叫乱嚷,不知过了多久,凌威不想过份卖弄,才在她的体里发泄了欲火,黄樱也已给他弄的高潮迭起,欲仙欲死了。

    两人相拥着歇息了良久,凌威才翻身下来,躺在黄樱身畔,笑嘻嘻地问道:

    “浪蹄子,可乐够了没有?”

    “够了……呀……你真好,床上的功夫比武功还高。”黄樱呻吟似的说。

    “你也不赖呀,我看没多少男人能让你快活的。”凌威揶揄似的说。

    “现在有你了。”黄樱紧紧的搂抱着凌威说:“要是让我的姊妹知道,可羡慕死她们了。”

    “为甚么?你的姊妹便是十二花使么?”凌威问道。

    “是呀,我们武功不高,给师父办事时,有时要让那些男人欺负,弄的不上不下,也不知多难受。”黄樱若无其事地说,原来她们的师父便是武林中三凶四恶的翻天客叶宇,十二花使是他自少收养的女孩子,亦徒亦妾,个个都是淫荡放浪,利用色相荼毒武林。

    凌威暗叫奇怪,这叶宇如何使这些女孩子死心塌地,实在值得研究,他当然不会直接询问黄樱,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