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儿青儿领着花凤来到筵前了,三女从来没有穿得这么少现身人前,都是羞态毕露,犹其是花凤,更是羞得头也不敢抬起来,差不多贴在胸脯上。

    “陶兄,这两个都是我的徒弟,喜欢哪一个侍候你呀?”姚广笑道。

    “随便一个都成,都是一般的可爱。”陶方色迷迷地说,三女的打扮,使他目不暇给,丑态毕露。

    “那便青儿吧,她比较乖一点。”姚广说。

    青儿也不待陶方吩咐,便主动的坐在陶方身旁,红儿也走到姚广身旁,让他抱入怀里,花凤进退失据,最后还是咬一咬牙,含羞在凌威身畔坐下。

    凌威看见青红两女熟练地倒酒布菜,花凤却木头人似的不知所措,心里不悦,探手把她抱入怀里,手掌覆在涨卜卜的乳房揉捏着说:“你心里不快活么?要不要让我给你乐一下呀?”

    “不……不要!”花凤害怕地说。

    “那还不倒酒,犯贱了么?”凌威骂道。

    “是……是。”花凤只好含泪答应。

    “公子,真有你的,还不到两天功夫,便把这只骄傲的凤凰调教得贴贴服服了。”

    姚广奉承地说。

    “比你的徒弟可差得远了,我们去后,你可要多费点功夫,只要别弄伤她便成了。”凌威摇头道。

    原来他和陶方决定过几天离开,分头招揽人材,扩充势力。

    “属下正是求之不得。”姚广色迷迷的望着花凤说。

    “我已经废掉她的武功,要给神手帮办事,便要利用她的色相身体,要是木头似的,便甚么用也没有了。”凌威笑道。

    “属下会努力让她成为一个千依百顺的婊子。”姚广兴奋地说:“神手帮已经加盟快活门,她也是快活门的女人,一定要懂如何让男人快活的。”

    “说得好!”凌威拍掌大笑,推了花凤一把说:“过去,敬帮主一杯,以后要听教听话了。”

    花凤心里滴血,却也不敢违抗,只好含悲忍辱,给姚广倒酒。

    “老姚,又是用你的皮鞭火烙么?要是弄坏了她,小心公子……不,是门主了,小心门主不饶你。”陶方笑道,原来经过商议后,凌威决定成立快活门,自当门主。

    “属下岂敢,单是那人肉烛台,比我的劳什子不知利害多少了。”姚广诡笑道。

    “独沽一味可太单调了,要花样百出才有趣。”凌威笑道:“告诉你,从她的骚穴下手便成了,那里可以让她快活,也能让她吃苦,她的骚穴倒也新鲜,多用几次也不会弄坏的。”

    “不错,今早我摸了几把,还是十分紧凑哩。”姚广谑笑道。

    花凤听得如堕冰窟,暗念以后的日子,可不知要受多少罪,更不知如何活下去。

    “是吗?我倒没留意。”陶方若有憾焉道,手掌却在青儿的股间乱摸。

    “这没甚么大不了的。”凌威狞笑道:“过去,让陶大爷瞧清楚!”

    “不……不成的!”花凤骇然叫道。

    “不成么?”凌威寒声道。

    “我……”花凤急的珠泪直冒,不知如何是好。

    “看来还是要缚起来才看得成了。”凌威冷笑道:“找点绳索来,让我缚起这贱人,才慢慢的看个饱。”

    “不要缚我……呜呜……我……我过去好了。”花凤哪里还有选择,赶忙走到陶方身畔,但已忍不住痛哭失声了。

    “你过来干么?”陶方捉狭地问道。

    花凤咬一咬牙,主动解下了腰间丝帕,还把一条粉腿搁在案上,抽泣着说:

    “你看好了!”

    陶方哈哈大笑,扶着花凤的粉腿,抚弄了一会,才慢慢从牝户抽出了红巾,使那神秘的私处完全暴露在煜光之下。

    花凤已经平静了许多,只是咬着朱唇,忍受陶方翻开了花瓣似的肉唇,还把指头探进那粉红色的肉道里狎玩掏挖,她知道就算不顾幼弟的死活,也不能改变悲惨的命运。

    “不错,真的很鲜嫩。”陶方满意地抽出指头,用红巾抹干净上边的花露,说:“门主,近年武林中出了不少美人儿,要是能把几个收归本门,那便有我们快活了。”

    “只是有些是母老虎,最怕是养虎为患。”姚广叹气道。

    “母老虎又怎样,进了本门,便是母狗,我还要她们变成春情勃发的母狗!”

    凌威吃吃笑道。

    过了几天,凌威和陶方便各自登程了,这几天他们都过得很愉快,而且荒唐淫乱,除了花凤,红儿青儿也要伴宿,昨天姚广给他们设宴送行,结果变成无遮大会,使他们的兽欲得到尽情发泄。

    mpanel(1);

    最苦的自然是花凤了,尽管她已经完全屈服在凌威的淫威之下,但是三女之中,她最是漂亮动人,含悲忍辱的样子,不独使凌威兽性勃发,陶方姚广也以此为乐,就像昨天,便给他们三人轮流奸淫,陶方姚广已经使她死去活来,加上天赋过人的凌威,也不知晕死了多少次。

    凌威可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