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天是一个正常男人,置身黑道,惯于纵情声色,如玉妖冶放荡,热情如火,香喷喷暖洋洋的身体,使人难以抗拒,而且她的经验丰富,精擅挑逗男人之道,身上还薰上催情药物,连天如何能够控制身体的反应,不用多久,满腔怒火便化作熊熊欲焰,忍不住动手去扯她的衣服。

    房间里,一双勾心斗角的男女粗暴淫乱地亘相狎玩,神秘诡异之中,却充斥着兽性的发泄,使凌威倍觉刺激,特别是当他发觉悦子也是情欲高涨时,双手的动作便更是狂野放肆。

    虽然悦子没有做声,头脸也蒙着黑巾,看不到那俏丽的娇靥,但是呼吸急促,胸脯起伏不定,玉手使劲地握着在身上游走的怪手,身体还诱人地扭动着,要不是房间里的男女也是沉醉在欲海之中,说不定已让人发现了。

    这时连天等已经脱光了衣服,如玉伏在连天身上,无耻地把豪乳压在连天的脸上磨弄,玉手却握着那勃起的阳物,在牝户上磨弄了几下。便和身坐了下去。

    凌威知道是离去的良机,在悦子手上轻捏一下,便抱着她掠开,但是他不是就此离开,而是直闯西厢,在昏迷的连天儿子身上检视了一会,才悄然遁走。

    第二天,连天果然派人前来,答应借道,但要丁氏兄弟预告日期,以便安排,丁氏兄弟喜出望外,赶忙和凌威商议,可是知道原来别有内情时,顿如冷水淋头,方寸大乱。

    “我可没有听过玄阴教,我们无仇无怨,为甚么那婆娘要这样害我们?”丁武毛燥地说。

    “连天说得对呀,要把我们赶上绝路,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丁文悻声道。

    “我看事情可不是这样简单,玄阴教花了这许多功夫控制了连天,没有理由让他们和白水两败俱伤的,但是连天没有野心,又有心带着儿子退隐,更不肯加入玄阴教,玄阴教为甚么不干脆答应接收连天寨,无需留着连天的、”凌威搔着头说:

    “还是找连天来问清楚吧。”

    “甚么?”丁氏兄弟愕然道。

    “你们安排我见他一趟,说是商量借路的日期,我有法子让他合作的。”凌威神秘地说。

    凌威在湖里一条船和连天会面,船上全是白水连天的心腹,不虔泄露机密,连天虽然不知道凌威是甚么人,可是当凌威开门见山,指出如玉是元阴教的妖女,还说有办法给他的儿子解毒时,连天便再无怀疑了。

    “凌老弟,老夫已经厌倦了江湖的日子,只要能让我们父子安全离开这里,你尽管吩咐吧。“连天喟然叹道。

    “我是想连兄帮忙参详一些问题的。”凌威道出心中的疑惑说。

    “不错,玄阴教对付白水飞鱼或许有道理,却没理由要削弱我的实力的。”

    连天沉吟道:“除非……”

    “除非甚么?”凌威追问道。

    “除非是故意让我们自相残杀,削弱敌对势力,混水摸鱼,把尽收明湖卅六寨。”

    连天叹气道。

    原来明湖卅六寨虽然各自为政,也分为很多个小集团,其中有些野心勃勃,有意独霸明湖,关系错纵复杂,丁氏兄弟也帮忙解释,凌威听了大半天,才掌握当前形势。

    “连兄,你说妖女如玉是你的妻舅华波引荐而来,看来华波也脱不了关系。

    “凌威询问道。

    “我也有同惑,自从山妻去世,他承袭外父的英华寨后,我们便很少来往,但也想不到他会加害,出事后,那妖女却道华波蒙在鼓里,分明是欲盖弥漳,只是我不愿生事,才没有追究吧。”连天道。

    “放心吧,你回去后,如此这般告诉那妖女,过几天,待我想清楚全盘计画,便给令郎解毒,那妖女会有报应的。”凌威胸有成竹道。

    “凌大哥,你有把握给他解毒么?”连天前脚才走,丁文便急不及待地问。

    “昨夜我已经检验过他的儿子,解毒不成问题的,你们兄弟还是商量一下,哪一个去接管连天寨吧。”凌威笑道。

    “不成的,怎样说也应该你去当寨主,让我们兄弟追随你好了。”丁武心悦诚服地说。

    “老实说,我现在筹组快活门,志不在此,此行是想在这里网罗人材,为快活门效力吧。”凌威和他们相处了一段日子,感觉都是同道中人,才公开自己的身份。

    丁氏兄弟听得金手帮和三凶四恶的陶方已经加盟快活门,陶方还在外奔走,招揽其他的三凶三恶,立即矢誓效忠,要求加盟,凌威表露自己的身份,也是有意延揽,自然答应了。

    这时悦子才知道凌威的身份,她已经一心一意地跟着凌威,知道主人雄心勃勃,更是说不出的欢喜,只有丁佩有点闷闷不乐,怯生生的望着凌威,想说又不敢说,不知如何是好。

    “门主,你要我们那一个去连天寨,便尽管吩咐吧。”丁文恭敬地说。

    “我看……”凌威卖个关子,瞟了丁佩一眼说:“最好是丁佩,可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加入本门。”

    “我只怕你不要我吧。”丁佩喜上眉梢道。

    “可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