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白水约定借路攻袭飞鱼寨的日子,凌威调兵遣将,着丁武领着白水寨虚张声势,假作攻击,却令丁佩丁文领着连天寨众人埋伏在后,伏击英华寨,却要悦子监视如花,自己居中策应,目的是歼灭英华寨的主力,至于飞鱼寨,却是当作诱饵,因为飞鱼实力不强,除了鱼飞还算高手,其他都是不堪一击,白水连天联手,飞鱼根本不是敌手。

    战果正如凌威所料,华波以为混水摸鱼,却为丁文大败,混乱中,鱼飞被杀,丁武攻破飞鱼寨,大获全胜,美中不足的是走了绮云母子而已。

    经此一役,丁氏兄妹固然声威大震,但是使人有兴趣的,却是隐身幕后的凌威,由于没有多少人见过他的真脸目,而丁氏兄妹却奉他为首,倍添几分神秘,也让人议论纷纷。

    凌威却不是特别兴奋,因为他只是关心如花的行动,如花没有参与攻袭飞鱼,悦子也没有消息,使他心神不属。

    待了两天,悦子终于回来了,华波大败后,如花知道不妙,离寨而去,悦子追蹑在后,发觉如花在西集和一个叫做妙香的女子见面,妙香原来是玄阴教的三才仙女中的地女,负责发展玄阴教在明湖的势力,妙香闻讯后,便用信鸽向教主阴后报吞,还立即安排侦查白水连天的动静。

    “她……她找了和组!”悦子紧张地说。

    “甚么?”凌威叫道。

    “是和子亲自接洽,她虽然蒙着脸,可是化了灰我也认得的。”悦子咬牙切齿道。

    “好极了,难得她自投罗网,这一趟可有趣极了。”凌威拍手笑道。

    凌威武功高强,清楚天照教的技俩,悦子更是天照教的出色高手,和子在全无防备下,如何能够逃脱,才潜入寨里,便束手就擒了。

    “贱人,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悦子脱下脸具,森冷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和子说。

    “是你!”和子惊叫一声,粉脸煞白,知道难逃一死了。

    “不错,可知道我等这一天等得多么苦么?”悦子愤恨地说。

    “你……你要怎样?”和子颤着声说。

    “倘若是我做主,我一定让你尝遍五毒苦刑,把你活生生咬死,再用桃木钉把生魂钉死,使你永不超生,然后赤条条的和五毒埋在土里,生生世世受五毒之苦。”

    悦子狞笑道。

    “不……不要……呜呜……你好狠呀……!”和子恐怖地大叫,五毒便是蛇、蝎、蜈蚣、蜘蛛和蟾蜍,是天照教处置叛徒的毒刑,除了死得痛苦外,肉身裸葬,更会沉沦地狱,永远受苦。

    “倘若你把指挥和组的暗号说出来,便饶你不死,你也不用在地狱里受罪了。”

    凌威笑道,鉴于情报的重要,有心让悦子假扮和子,控制和组为他所用,而悦子深明天照教的秘密,只要和子说出暗号,和组便是他的囊中物了。

    “不……不成的!”和子吃惊地叫:“这是叛教大罪,要是长老知道,便要让五毒练魂,永不昭生的。”

    “不错,但是他们又怎会知道呢?”悦子冷笑道:“而且你要是不说出来,便要立即尝一下五毒练魂的滋味了。”

    “你……你这个叛徒!”和子尖叫道。

    “我还不是给你逼出来的吗?”悦子痛恨地踢了和子一脚叫:“要不是你,我怎会受了这许多活罪!”

    “我……我不说……呜呜……杀了我吧!”和子歇思底里的叫。

    “主人,五毒坑已经预备好了,剥光了她放进去,看她能熬多久!”悦子渴望地说。

    “剥光了她是对的,可不忙着用五毒坑,先让我废掉她的武功,然后你慢慢拿她出气,看她有多倔强吧。”凌威淫笑道。

    “让奴婢动手便成了,点破气门穴,她便使不出内力了。”悦子说。

    “除了气门,点穿蓄精穴也是一样的。”凌威吃吃笑道,他这样说,便是不想泄露采补的秘密。

    “蓄精穴在骚逼里,主人是想……。”悦子掩着嘴笑道。

    “不错,让她尝一下我的阳物,看看比不比得上大神的阳物!”凌威怪笑道。

    “那太便宜她了。”悦子嫉妒似的说。

    “我的阳物能让你快乐,便可以让她吃苦。”凌威在悦子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说:“忘记了那天丁佩叫得多么有趣吗?”

    “但是会累倒你的。”悦子心神一荡说。

    “累不倒的。”凌威哈哈大笑道:“废掉她的武功后,再让她尝一下那些用来折腾婊子的淫刑,看她招不招供。”

    “甚么叫淫刑?”悦子奇怪地问。

    “淫刑就是用不同的法子折磨她的浪逼,保证苦得她死去活来,却不会弄伤她的身体,比五毒有趣得多了。”凌威兴奋地说。

    “呜呜……你们这对狗男女,一定没有好死的!”和子害怕地叫。

    “但是你一定会死很多次的!”悦子怨恨地说。

    虽然和子的麻穴已经解开,她还是仰卧床上不能动弹,因为四肢都给绳索缚的结实,双手吊在头上也还罢了,粉腿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