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武侠小说 > 《烘月七星》在线阅读 > 第九回 惊天战

第九回 惊天战

    “要是你能够恢复功力,便可以和他一战了。”凌威笑道。

    “这还用说吗?”石豹气结似的说,陶方没有介绍这小伙子的身份,只道他是陶方的小辈,可不把他放在心上。

    “要是寨主不弃,在下可以一试的。”凌威笑道,由于九阳真经载有治疗采补受损的方法,他才出此大言。

    “这位是快活门门主凌威,愚兄也是快活门中人,你有救了。”在凌威的暗示下,陶方表露凌威的身份。

    得到凌威的治疗,石豹功力尽复,在陶方的怂恿下,他感恩图报,自愿投效快活门,共拒玄阴。

    凌威相信蛟腾的胡蛟在石豹受创时乘虚而入,必定是从玄阴教中人得到消息,遂着石豹一面约战胡蛟,一面派人查探,果然探得胡蛟最近纳了一个叫做如烟的小妾,不用说又是玄阴教的妖女,看来胡蛟答应入教,所以未受其害。

    玄阴教的美人计,使凌威大感头痛,一时间也无计可施,本来有意从妙香入手,可是石豹胡蛟决斗在即,恐防有变,只好暂时搁置了计划。

    这一场决斗简直是湖西盟主之争,所以十分哄动,明湖卅六寨都派人观战,丁氏兄弟也有出现,凌威乘机吩咐了一些事,至于那场决斗,却是紧张精采,兼而有之。

    胡蛟定是知道石豹功力受损,一开始便强攻猛打,逼石豹硬拚,石豹得凌威指点,假装不敌,设下陷阱,乘胡蛟意气风发的时候,忽地出击,一举使胡蛟受了重伤,狼狈逃走,使他的威望大增。

    石豹获胜后,更把凌威奉若神明,凌威也答应助取得湖西的霸主地位,为了实现诺言,决定夜探妙香居处,相机对付玄阴教。

    妙香住在一所四合院,平常深居简出,只有一个俏婢外出购物,邻里只道她是从良的娼妇,那里知道实在是玄阴教的三才仙女中的地女,在明湖兴风作浪。

    凌威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屋里,在一间点了灯的房间,看见一个明艳照人的女郎,她穿着湖水蓝色的衣裙,舒服地靠在贵妃床上,身前站着两个年青貌美的女子,三女春兰秋菊,各有吸引之处,使凌威目不暇给。

    “如月,你说已经吸去石豹的四成功力,怎么他好像没事似的?”坐着的美女问道。

    “仙子,弟子……弟子也不知道。”站在左边的如月垂着头说。

    “全是你冒冒失失地向他表露身份,逼得我要兵行险着,才弄到今天这样子。”

    三才仙子的地女妙香寒着声说。

    “那时弟子只道已经把他哄得死死的,谁知……。”如月委屈地说。

    “别说了。”妙香叹气道:“你混入湖东的连天寨,打探如玉的下落,还要查探凌威的底细,天照教探得他远赴青城,要十天半月才回来,那时更要多做功夫。”

    “是,弟子明白。”如月答道。

    “如珠,如花可找到绮云母子没有?”妙香问道。

    “还没有,可是她说华波有点泄气的样子。”另外一个美女如珠说。

    “着她忍耐一点吧,如烟那里还不是一样。”妙香又叹气了:“其他的事待教主来的时候再说吧。”

    “教主会来吗?”如月惊叫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大姊三妹都很顺利,只有我…唉!”妙香愁眉深锁道。

    “仙子,弟子是不是依照原本计划往翻天堡呀?”如珠问道。

    “当然要去,不过别操之过急,叶宇可不是好惹的,你是当卧底搜集情报,不要打草惊蛇。”妙香说。

    “是,那么弟子明天便出发了。”如珠答应道。

    凌威才回到连天寨,便看见如月了,她婢女打扮,好像小了一点的天青色衣裤,包裹里诱人的胴体,紧随丁佩的身后。

    “门主,你回来了。”丁佩亲热地抱着凌威的臂弯说。

    “她是谁?”凌威打量着如月说。

    “她叫月如,我刚贯回来作丫头的。”丁佩喜孜孜地说:“我见悦子也有丫头,便买一个回来使唤吧。”

    “悦子是悦子,你是你,如何一样?”凌威冷冷的说。

    “你要是不喜欢,我送走她便是。”丁佩惶恐地说。

    “大爷,别赶我走,我是无家可归了。”如月也不待凌威说话,便跪倒地上叫道。

    “当我家的丫头可不容易呀。”凌威寒着声说。

    “大爷,我一定会努力的,留下我吧。”如月哀求着说。

    “你的两个哥哥呢?”凌威没有答理,望着丁佩说。

    “他们回到自己的寨子了。”丁佩怯生生的说。

    “悦子呢?”凌威续问道。

    mpanel(1);

    “多半又在整治她的丫头了,你走后,淫奴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丁佩投诉似的说,她并不知道和子的底细。

    “进去看看,要是你不听话,我便让她对付你。”凌威冷笑道,丁佩不敢多话,伴着凌威进去,如月也从起上爬起来,跟着进去。

    才走到门外,便听到悦子喝骂的声音,奇怪的是没有和子的声音,凌威推门一看,原来和子的嘴巴给布索缚的结实,要不然,叫苦的声音,定当响澈云霄。

    和子手脚四马缵蹄的反缚身后,赤条条的吊在半空,白皙皙的胴体印着几道淡淡的鞭痕,倒不像吃了很多苦头。

    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只见悦子凶霸霸的站在和子身后,手里握着九尾皮鞭,却不是在和子身上抽打,而是把尺许长的鞭柄在牝户抽插,鞭柄密密麻麻的缠着牛皮索,凸凹不平,在娇嫩的牝户肆虐,整得和子死去活来,泪下如雨。

    “这样用鞭子也真有趣,难为你想得到。”凌威拍手笑道。

    “主人……!”悦子欢呼着把鞭柄尽根插进了和子的牝户里,鞭梢随着和子的抖颤,在空中飞扬,蔚为奇观。

    “……主人,我怕打坏她的身体,让你不高兴嘛。”悦子乳燕投怀似的扑入凌威怀里说。

    “还是你最乖。”凌威有意无意地望了丁佩一眼,问道:“生甚么气?”

    “还不是这个淫贱的奴才,你离开后,没有人给她煞痒,昨天我着她自己解决,谁知她竟然拒绝,我只好给她煞痒了。”悦子道。

    “怎么没有男人?”凌威笑道:“着丁佩分几个给你呀。”

    “凌哥哥,我只有你一个男人嘛!”丁佩着急地叫。

    “你不是说应付不了十二铁卫么?分几个出来不成吗?”凌威骂道。

    “主人,不是丁姑娘不给,是我不知道你玩够了没有,怕你不高兴吧。”悦子解释着说。

    “我怎会不高兴?”凌威笑道。

    “淫奴,以后有你的乐子了!”悦子格格娇笑,在和子的乳房上拧了一把,说。

    “为甚么缚着她的嘴巴?”凌威问道。

    “我怕她杀猪似的乱叫,吵了其他人吧。”悦子答道。

    “怕甚么,没有叫床的声音,如何有趣。”凌威笑着解开绑着和子嘴巴的布索说,布索缚的很结实,里面还塞着布帕,怪不得她完全不能造声了。

    “……!”尽管解开了嘴巴,和子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泪汨汨而下。

    “还敢不听话么?”凌威轻抚着和子的粉脸说。

    “说呀!”悦子逼迫着叫。

    “……不…不敢了……呜呜……饶……饶了我吧……呜呜……苦死我了!”和子号哭着叫。

    “月如,倘若你不听话,也一样要受这样的罪,还要留下来当丫头么?”凌威故意问道。

    “我……我一定听话的。”月如粉脸煞白,硬着头皮说,想不到他们如斯残暴,但势成骑虎,也不容她不留下来了。

    “凌哥哥,我买她回来,是让她应酬那十二铁卫,我便可以多点时间侍候你了。”

    丁佩幽幽地说。

    “你还是女孩子么?”凌威望着如月问道。

    “婢子是卖身葬夫的。”如月依着预先编好的故事回答道。

    “过来,让我瞧瞧你有多听话。”凌威笑道。

    如月可没有选择,只好装作羞人答答的走了过去。

    “这身衣服太窄了,奶子涨鼓鼓的,你不难受么?”凌威肆无忌惮地搂着如月的纤腰,手掌覆在她的胸前捺捏着。

    “大爷,你……!”如月身在玄阴教,本来也不知羞耻为何物,可是怎样也想不到凌威会如斯放肆,不禁粉脸通红,手足无措。

    “白天你侍候丁佩,晚上便来服侍我好了。”凌威怪笑道。

    “凌哥哥……!”丁佩委屈地叫。

    “别多话了,悦子,你给这小寡妇挑些漂亮的衣服。”凌威摆摆手继续说:

    “丁佩,你跟我来,我有话说。”

    “不开心么?”凌威把丁佩带进自己房间,抱入怀里柔声道。

    “凌哥哥……呜呜……我是不是很讨厌?”丁佩悲从中来,伏在凌威胸前泣叫着说。

    “你说呢?”凌威心里暗笑,明知故问道。

    “一定是的……否则你不会要个丫头也不要我了……”丁佩流着泪说:“凌哥哥,你说一句讨厌,我便永远也不缠着你!”

    “傻丫头,我怎会讨厌你?”凌威温柔地轻抚着丁佩的秀皮说:“知道如月是甚么人吗?她其实是玄阴教的妖女,混进来当卧底的。”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丁佩吃惊地叫。

    “我知道便是,待会找你的哥哥来见面再说吧。”凌威道。

    “你真的不是讨厌我吗?”丁佩还是不放心地说。

    “要是你乖乖的,我怎会讨厌你?”凌威上下其手道。

    “那为甚么不让我侍候你,还要我去和那十二铁卫睡觉?”丁佩幽怨地说。

    “也不一定要和他们睡觉的,只要让他们效忠便成了。”凌威道:“他们的武功虽然没甚么了不起,可是还是有用的。”

    “他们不知多么的佩服你,常常说只有跟着你才有出头之日的。”丁佩说:

    “知道我是你的女人后,也不敢碰我了。”

    “他们不敢吗?那便让我碰你好了!”凌威淫笑道。

    忙了几天,凌威布置妥当,还开始进行他对付玄阴教的计划了。丁氏兄弟自然紧密合作,丁佩经过甜言蜜语的安抚后,更是死心塌地,陶方也传来消息,他已经追蹑着如珠回到翻天堡,亦知会叶宇严密防范,凌威最满意的还是悦子假冒和子,骗过了天照教的长老,把和组控制在手里,并且立即调派人手,监视玄阴教众人的行动。

    如月是丁佩的侍婢,议事时,凌威也没有要她回避,只是暗地着悦子小心监视,前后已经截留了两份她给妙香的报告,到了这一天,凌威决定动手了。

    “悦子,淫奴这几天可听话吗?”凌威问道。

    “还可以,要叫她出来吗?”悦子会意地说。

    “晚上吧,今晚让我和你们几个乐个痛快!”凌威望着如月说。

    如月给凌威瞧的芳心卜卜乱跳,不知如何害羞似的垂下头来,心里也不是兴奋还是紧张,这几天,凌威常常旁若无人的向她毛手毛脚,弄的她春心荡漾,这还罢了,最难过的是凌威和丁佩悦子云雨的声音,声震屋瓦,有几次她耐不住在窗下偷窥,看见凌威雄姿勃发,更是心如鹿撞,浑身燠热。

    “悦子,我们来一个比赛,你装扮你的淫奴,我装扮我月如,看谁扮的有趣和漂亮,凌哥哥作评判,也让他快活,好么?”丁佩调皮地说,她得到凌威授意,要把如月大大捉弄一下。

    “好极了,淫奴和月如比,你们两个也亘相比拚,那个获胜,我便疼那个多一点。”凌威怪笑道。

    “主人,事情办好了。”悦子报告道,她穿着一件没有纽扣的黑色小马甲,胸前波涛起伏,下身是紧身的同色裤子,突出了那双修长的美腿,香艳性感,瞧的凌威眼前一亮。

    “你真漂亮。”凌威笑嘻嘻地把悦子抱入怀里,手掌探进小马甲,在光裸的肉球上抚玩着说。

    “丁姑娘才是漂亮。”悦子欢喜道,她坐在凌威滕上,而凌威只有皂布围腰,里边传来硬梆梆的感觉,使她心猿意马。

    “她那里及得你!”凌威哂道。

    “我是说她的衣服。”悦子含羞道。

    “妖女没有怀疑吧?”凌威问道。

    “没有,还开心得不得了,她真是淫贱绝透,丁姑娘给她穿衣服时,她……”

    悦子红着脸说。

    “她甚么?”凌威问道。

    “她……她的奶头涨卜卜的,硬得好像石子。”悦子吸了一口气说。

    “是不是像你这样?”凌威轻捏着悦子的奶头说。

    “主人,待会……待会你不用理我和淫奴了,那会累倒你的。”悦子喘着气,软倒在凌威怀里说。

    “不理你可不成,而且我也累不倒的。”凌威吃吃笑道。

    “凌哥哥,我来了,我的衣服漂亮吗?”这时丁佩蹦蹦跳的走进来叫道。凌威抬头一看,只见丁佩一身粉红色的轻纱衣裙,差不多透明的轻纱下,岭上双梅娇艳欲滴,腰间的红色骑马汗巾,也约隐约现,使人血脉贲张。

    “漂亮,真的漂亮。”凌威点头笑道。

    “那是我胜了!”丁佩欢呼着说。

    “这个吗……”凌威悄悄在悦子的纤腰上捏了一把,说:“算你胜了,快点着她们进来吧。”

    丁佩双掌一拍,如月便羞人答答地走进来了,饶她惯历风流阵仗,但是这时的打扮,还是使她抬不起头来,因为身上根本没有衣服,胸前是盖着一片金丝流苏,可是有等如无,豪乳从流苏中间溜出来,跌荡有致,腹下也是用流苏掩着牝户,乌黑色的毛皮杂在金丝里,凉沁沁的和光裸没有分别,还有一方鲜红色的丝帕,却是挂在脸上,总算盖着羞红的俏脸,此外,便甚么也没有,而且一双粉臂也让丝索反缚身后,纵然有心用手遮掩也不成了。

    “这算是甚么打扮?”凌威哈哈大笑道。

    “女奴嘛,女奴自然要缚起来了,悦子有淫奴,我也要有……”丁佩说。

    “她要是听听话话,可不用当女奴的。”凌威若有所指道:“为甚么要蒙着脸,见不得人么?”

    “用来遮羞嘛。”丁佩笑道。

    “叫甚么名字?”凌威问道。

    “大爷,婢子叫月如。”如月低声答,心里奇怪凌威早知她的名字,如何又再问起来。

    “月如不好,从今改做如月吧。”凌威笑道。

    如月心里一惊,生出不祥的感觉,本来丁佩动手的时候,她是有戒心的,但是以为是增加情趣,便任她摆布,这时可有点后悔了。

    “悦子,你的淫奴呢?”凌威向怀里的悦子问道。

    “我出去带她进来吧。”悦子嫣然一笑道。

    不一会,悦子便领着和子进来了,和子不是走进来的,却是手脚着地的爬进来,身上是赤条条的,不挂寸缕,粉颈挂着金色项圈,上面连着金链,悦子便是牵着金链,放狗似的拉着她进来。

    和子走得不快,爬两步,便要歇上一步,还咬着朱唇,好像很难受似的,只是她才停下来,悦子另一只手握着的皮鞭,便朝着粉臀挥打,逼得她哀鸣不已。

    “怎么带了只母狗进来?过来让我瞧清楚!”凌威大笑道,原来和子不仅粉颈挂着项圈,手腕足踝也穿上金环,而且股后还垂着一根毛茸茸的尾巴,活脱脱狗儿的样子。

    “快点过去!”悦子把皮鞭在虚空中挥舞着叫。

    和子含着泪爬起来,蹒跚地走到凌威身前,这时才看见她也不是一丝不挂,还有一方小得可怜的三角形布片,用几根布带缚在腹下,勉强盖着羞人的私处。

    “甚么弄湿了这布片?”凌威把和子拉入怀里,在湿了一片的三角形薄布点拨着说。

    “是……是奴才的淫水。”和子哽咽着说。

    “真是淫的利害!”凌威哈哈大笑,忽地把和子按倒滕上,翻开白雪雪的股肉,检视着说:“原来尾巴是插进了屁眼。”随手把毛茸茸的尾巴抽出来,发觉总有四、五寸长藏在和子的肛门里,怪不得举步维艰了。

    “主人……呜呜……求你……求求你挖一下淫奴的骚穴吧……奴才可痒死了!”

    和子颤着声说。

    “自己挖一下嘛!”凌威吃吃怪笑道。

    “悦子……呜呜……悦子姐姐不许……!”和子泪流满脸道。

    “我就是要看看这贱人有多浪!”悦子悻然道。

    凌威兴奋地解开了和子腹下的布片,只见两片肉唇微微张开,红扑扑的肉洞水光潋滟,股间湿了一片,晶莹的水珠还不住涌出来,笑嘻嘻地把剥下来的布片在上边揩抹着说:“悦子,你如何把她弄我这样浪的?”

    “也没甚么,只是把一个小毛球塞了进去吧。”悦子格格娇笑道。

    “她倒受得住没有自己弄出来!”凌威笑道。

    “她敢么?”悦子笑道。

    “既然她这么乖,便让她自己弄出来吧。”凌威笑道。

    和子听得凌威说话,也不待悦子答应,跳下地来,抬起一条粉腿搁在凌威膝上,捏指成剑,探进牝户里乱挖,然后长嘘一声,拔出了指头,掏出一个鸡卵大小,湿的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毛球。

    “如月,你可要尝一下呀?”凌威望着如月问道。

    “不……婢子不要!”如月害怕地说。

    “我是不是很荒淫残忍呀?”凌威阴笑道。

    “……不……不是。”如月嗫嚅道。

    “是不是喜莱整治女人呀?”凌威继续问道。

    “……不是的!”如月忐忑不安道。

    “为甚么你这样向妙香报告呢?”凌威冷笑道。

    “我……我没有!”如月冷汗直冒道。

    “没有?”悦子冷笑一声,把两片纸片抛在如月身前说:“这是甚么呀?”

    如月不用看,也认得是自己给妙香的报告,知道事败,可是如何跑得了。

    “悦子,这个玄阴教的妖女交给你了,尽管使出你的手段,不用和她客气的。”

    凌威森然道。

    “不……我……我也是奉命行事……求你饶了我吧!”如月双腿一软,跪倒地上叫道。

    “饶你也不是不成,只要给我办两件事,我便饶了你。”凌威早知如此,踌躇志满地说。

    “哪两件事?”如月颤声问道。

    “第一,你向妙香报告,我决定刺杀蛟腾的胡蛟,英华的华波已经答应归顺,会交出如花,待我问出玄阴教的巢穴后,一网打尽。”凌威说。

    “真的?”如月怀疑地说。

    “这个你可不用理会了。”凌威笑道,事实是有真有假,但是他自然不会说明了。

    “要是她知道,会杀了我的。”如月犹疑不决道。

    “我可不会杀你,但是会让你尝遍一切酷刑,结果你也要答应的。”凌威狞笑道。

    “我……我照做便是,可是我做了,你会放我吗?”如月害怕地说。

    “当然不能让你回去报信,但是一个月后,我便放你走。”凌威说。

    “你不会骗我吧?”如月首鼠两端道。

    “妖女,你说一句干或是不干便成了,那有这许多话!”悦子叱道。

    “还有第二件是甚么事?”如月继续问道。

    “第二,是我要试一下你的姹女吸精大法。”凌威笑道。

    “凌哥哥……!”丁佩吃惊地叫。

    “我已经落在你的手里,你要干甚么还用问我吗?”如月粉脸一红,幽怨地说。

    “无耻!”丁佩骂道。

    “先办第一件事,悦子,解开她,给她纸笔。”凌威笑道。

    悦子也真小心,先制住如月的穴道,才解开绳索,让她依着凌威的意思,写了报告,然后把她推入凌威怀里。

    “凌大爷,解开我的穴道,让妾身好好的侍候你吧。”如月聒不知耻道。

    “没问题,不过别耍花样,你跑不了的。”凌威拍开如月的穴道说。

    如月不是不想走,可是知道凌威武功高强,又有丁佩悦子虎视耽耽,不敢轻举妄动,舒了一口气,双手环抱着凌威的脖子,亲了一口道:“你真利害,我们甚么事也瞒不过你。”

    “这可不算,待会你才知道我如何利害哩。”凌威吃吃笑道:“悦子丁佩,你们一起来吧,大家乐一下。”

    “主人,我还要招呼淫奴,在旁边给你打气便是。”悦子红着脸说。

    “你如何招呼她呀?”凌威好奇地问,双手却是忙碌地狎玩着怀里的如月。

    “她刚才浪的这样利害,我要看看这淫贱的奴才如何煞痒。”悦子瞪着呆立一旁的和子说。

    “好,便让她给我们助兴吧!”凌威怪笑道。

    “贱人,用这个煞痒吧!”悦子不知从那里取过一根粗如儿臂,满布疙瘩的伪具,递给和子说。

    “……这……这东西太大了!”和子粉脸变色道。

    “大甚么,还比不上主人的家伙,是不是要我侍候你?”悦子唬吓着说:“坐那张椅子,让大家看清楚!”

    和子只好含泪接过伪具,坐上椅子,在悦子的指示下,粉腿左右张开,搁在椅子的扶手,然后咬着牙关,把伪具朝着湿淋淋的牝户慢慢钻进去。

    如月瞧的淫心大动,浑忘身在险境,扯下凌威胯下的皂布,捧着昂首吐舌的阳物,啧啧有声道:“大爷,你的阳物真比那家伙还要大!”

    “给我吃一下!”凌威扯掉如月的蒙脸丝帕,把她按在腹下叫道。

    如月毫无难色地蹲在凌威身前,用丝帕抹去龟头的水点,红扑扑的粉脸便贴了上去,湿润的红唇缠绵地吻吮着,然后丁香舌吐,纯熟地给他作口舌之劳。

    “很好…很好!”凌威舒服地说:“丁佩,你可要学一下,她吃得真好!”

    虽然丁佩口中啐了一声,还是红着脸在旁观看,玉手却忍不住在胸脯上抚玩着。

    那边厢,悦子也手拿皮鞭,逼迫着和子把伪具朝着牝户的深处抽插,荒淫无比。

    凌威可不单是为了泄欲,更渴望尝试能不能藉着合藉双修增进功力,尽管如月的口舌功夫高妙,也是无心享受,急不及待地扑倒如月身上,坚硬如铁的肉棒,便尽根捣了进去。

    “呀……舒服呀!”如月娇呼一声,使劲地缠着凌威的身体,便把纤腰迎了上去。

    凌威知道玄阴教诸女久经战阵,他又不想太快使出九阳邪功,要征服如月可不容易,但是自恃天生异禀,不顾一切地强冲硬闯,疯狂抽插起来。

    如月修习邪功后,变得淫荡无比,虽然阅人不少,却很难得到满足,碰上凌威如斯伟岸,已是芳心喜透,这样的凶悍强横,彷如久旱逢春,如鱼得水,便也使出浑身解数,在地上翻腾起伏,肆意宣淫。

    经过一轮冲锋陷阵,凌威开始感觉缕缕元阴,自如月精关溢出,这种奇怪的现象,除了如玉外,是别的女子没有的,其他的女人只有在极乐之中,才会泄漏元阴,要不施展九阳邪功,可不易吸取,然而这两个玄阴教的女子,他却无需运功使劲,元阴便如万流归川,自动献上,实在费解,暗念要是九阳邪功能够克制姹女大法,那么玄阴妖后便只有讨饶的份儿了。

    如月四肢着地,粉臀高举,母狗似的伏在地上,方便凌威从后把铁棒似的阳物送进她的身体,子宫里涨满的感觉,使她说不出的舒服,每一次花芯受到击刺时,一阵美妙无比的酥麻,便从身体深处涌出来,乐得她娇吟浅叹,浪叫不已。

    “美呀……呀……美……美妙极了……快点……快点……全给我……喱……

    来了……呀……不要停……我……我还要……!“如月纤腰乱扭地叫。

    阴道里传出阵阵美妙的抽搐,使凌威知道如月已经尿了身子,他正考虑是不是趁机采撷元阴时,元阴却排山倒海似的涌出来,遂打消了念头,因为上次如玉便是这样脱阴而死的。

    “你怎不施展吸精大法?”凌威让如月喘过气后问道,他存心一试合藉双修,但是如月要不施展吸精大法,便无所施其技了。

    “……给我……再给我一次……你真好……让我再乐一次吧!”如玉翻身紧抱着凌威说道。

    凌威的欲焰未熄,自然不会客气,抄起如月的粉腿,便重张旗鼓,挥军直进,却也感觉里边溢出的元阴大减,知道如月已经受到很大的伤害。

    百数十下的抽插下,如月已是乐不可支,身体里又生出爆炸的感觉,于是使出吸精大法,要与这个强壮的男人同登极乐。

    热烘烘的阴道开始挤压着阳物,洞穴里边接着传出阵阵吸力时,凌威便知道如月施展了吸精大法,只是微弱无力,虽然是美妙畅快,却不能吸取真阳,但是他也不迟疑,立即运起九阳邪功,要把真阳送入如月的阴关里,希望达至阴阳调和,便可以合藉双修。

    岂料如月功力浅薄,凌威的真阳却是强大绝伦,气机感应,如月的元阴便如雪消融,源源不绝的一泻如注,接着尖叫一声,娇躯狂扭,便没有了声色。

    凌威还没有送出真阳,便发觉元阴消失殆尽,如月也是脸如金纸,双目紧闭,已是香消玉殒,无奈抽身而出,抬头一看,却使他咋舌不已。

    原来不知甚么时候,丁佩脱光了衣服坐在地上,粉腿张开,手上扯着和子的秀皮,硬把她的俏脸按在腹下,看她星眸半掩,媚眼如丝,口中依唔低叫,顿使人血脉贲张。

    悦子却是跪在和子身后,紧身裤子褪在脚下,双手扶着和子的腰肢,下身不知如何多了一根狰狞的伪具,在她的冲刺下,伪具便在和子的牝户抽插着,再看清楚,伪具倒有大半是藏在悦子的身体里,向和子施暴的同时,也同样在悦子身上肆虐。

    和子可苦了,嘴巴要给丁佩服务,牝户却让悦子蹂躏,玩具似的让两个饥渴的女人肆意摧残,看她泪流满脸,遍体香汗淋漓,不时发出凄凉的哀叫悲啼,便知道是多么受罪了。

    “让我给你们煞痒吧!”凌威野兽似的怪叫着说。

    和子木然地侍立一旁,身上只有两块杏黄色的布片,一块缠在胸前,一块围在腰下,勉强遮掩着重要的部位,这便是她日常的打扮,犹幸身如囚徒,见面的只有凌威悦子丁佩几个人,不然在这个男多女少的盗穴里,羞也羞死了。

    悦子奉命外出办事,行前要她在凌威身前侍候,和子哪敢违抗,悦子去后,凌威满怀心事似的在贵妃床上沉思,也没有要她干甚么事。

    想起悦子,和子便又恨又怕,恨她心狠手辣,把自己百般摧残,但是更害怕那些淫虐的刑责,却又不寒而栗,畏之如虎。

    没有了武功,和子已经打消了逃生报仇的希望,忍辱偷生,却是知道悦子必定会糟塌她的遗骸,使她死后继续受苦,在生死两难的情况下,和子已是别无所求,唯望少受点活罪便是。

    悄悄的望了默不作声的凌威一眼,和子心里便如打翻了五味架,不知是甚么滋味,要不是这个不太难看的男人多管闲事,悦子也不能作威作福,自己更不用在此受罪了,更恨他有眼无珠,帮着悦子逞凶,倘若他对自己好一点,就算交出和组也成的。

    和子禁不住又偷看了凌威一眼,暗念这个男人可真强壮,那天先是弄死了如月,接着先后满足了淫荡无耻的丁佩和悦子,最后才在自己身上发泄,独战四女还是脸不改容,自己前后两次受辱,第一次可不消说了,那天虽然事前吃了很多苦头,却还是给他弄得欲仙欲死,那种美妙的感觉,实在值得回味,想到这里,不禁粉脸发烫,芳心卜卜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