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能够恢复功力,便可以和他一战了。”凌威笑道。

    “这还用说吗?”石豹气结似的说,陶方没有介绍这小伙子的身份,只道他是陶方的小辈,可不把他放在心上。

    “要是寨主不弃,在下可以一试的。”凌威笑道,由于九阳真经载有治疗采补受损的方法,他才出此大言。

    “这位是快活门门主凌威,愚兄也是快活门中人,你有救了。”在凌威的暗示下,陶方表露凌威的身份。

    得到凌威的治疗,石豹功力尽复,在陶方的怂恿下,他感恩图报,自愿投效快活门,共拒玄阴。

    凌威相信蛟腾的胡蛟在石豹受创时乘虚而入,必定是从玄阴教中人得到消息,遂着石豹一面约战胡蛟,一面派人查探,果然探得胡蛟最近纳了一个叫做如烟的小妾,不用说又是玄阴教的妖女,看来胡蛟答应入教,所以未受其害。

    玄阴教的美人计,使凌威大感头痛,一时间也无计可施,本来有意从妙香入手,可是石豹胡蛟决斗在即,恐防有变,只好暂时搁置了计划。

    这一场决斗简直是湖西盟主之争,所以十分哄动,明湖卅六寨都派人观战,丁氏兄弟也有出现,凌威乘机吩咐了一些事,至于那场决斗,却是紧张精采,兼而有之。

    胡蛟定是知道石豹功力受损,一开始便强攻猛打,逼石豹硬拚,石豹得凌威指点,假装不敌,设下陷阱,乘胡蛟意气风发的时候,忽地出击,一举使胡蛟受了重伤,狼狈逃走,使他的威望大增。

    石豹获胜后,更把凌威奉若神明,凌威也答应助取得湖西的霸主地位,为了实现诺言,决定夜探妙香居处,相机对付玄阴教。

    妙香住在一所四合院,平常深居简出,只有一个俏婢外出购物,邻里只道她是从良的娼妇,那里知道实在是玄阴教的三才仙女中的地女,在明湖兴风作浪。

    凌威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屋里,在一间点了灯的房间,看见一个明艳照人的女郎,她穿着湖水蓝色的衣裙,舒服地靠在贵妃床上,身前站着两个年青貌美的女子,三女春兰秋菊,各有吸引之处,使凌威目不暇给。

    “如月,你说已经吸去石豹的四成功力,怎么他好像没事似的?”坐着的美女问道。

    “仙子,弟子……弟子也不知道。”站在左边的如月垂着头说。

    “全是你冒冒失失地向他表露身份,逼得我要兵行险着,才弄到今天这样子。”

    三才仙子的地女妙香寒着声说。

    “那时弟子只道已经把他哄得死死的,谁知……。”如月委屈地说。

    “别说了。”妙香叹气道:“你混入湖东的连天寨,打探如玉的下落,还要查探凌威的底细,天照教探得他远赴青城,要十天半月才回来,那时更要多做功夫。”

    “是,弟子明白。”如月答道。

    “如珠,如花可找到绮云母子没有?”妙香问道。

    “还没有,可是她说华波有点泄气的样子。”另外一个美女如珠说。

    “着她忍耐一点吧,如烟那里还不是一样。”妙香又叹气了:“其他的事待教主来的时候再说吧。”

    “教主会来吗?”如月惊叫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大姊三妹都很顺利,只有我…唉!”妙香愁眉深锁道。

    “仙子,弟子是不是依照原本计划往翻天堡呀?”如珠问道。

    “当然要去,不过别操之过急,叶宇可不是好惹的,你是当卧底搜集情报,不要打草惊蛇。”妙香说。

    “是,那么弟子明天便出发了。”如珠答应道。

    凌威才回到连天寨,便看见如月了,她婢女打扮,好像小了一点的天青色衣裤,包裹里诱人的胴体,紧随丁佩的身后。

    “门主,你回来了。”丁佩亲热地抱着凌威的臂弯说。

    “她是谁?”凌威打量着如月说。

    “她叫月如,我刚贯回来作丫头的。”丁佩喜孜孜地说:“我见悦子也有丫头,便买一个回来使唤吧。”

    “悦子是悦子,你是你,如何一样?”凌威冷冷的说。

    “你要是不喜欢,我送走她便是。”丁佩惶恐地说。

    “大爷,别赶我走,我是无家可归了。”如月也不待凌威说话,便跪倒地上叫道。

    “当我家的丫头可不容易呀。”凌威寒着声说。

    “大爷,我一定会努力的,留下我吧。”如月哀求着说。

    “你的两个哥哥呢?”凌威没有答理,望着丁佩说。

    “他们回到自己的寨子了。”丁佩怯生生的说。

    “悦子呢?”凌威续问道。

    mpanel(1);

    “多半又在整治她的丫头了,你走后,淫奴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丁佩投诉似的说,她并不知道和子的底细。

    “进去看看,要是你不听话,我便让她对付你。”凌威冷笑道,丁佩不敢多话,伴着凌威进去,如月也从起上爬起来,跟着进去。

    才走到门外,便听到悦子喝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