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哥哥,你要给他们报仇呀!”丁佩白衣素服扑入凌威怀里,哭诉着华山老怪夜入飞鱼寨,潜进鱼飞的书房,凑巧几兄妹在寨里相聚,丁武发觉有异,在书房里给老怪搏杀,丁文丁佩赶到时,老怪正击碎鱼飞放在书房里的石狮,找到了一个指环,丁文上前抢夺,也给他击至重伤,两日后终于不治,丁佩知道难以力敌,尖声呼救,老怪才扬长而去。

    “指环?”凌威追问道。

    从丁佩的描述,凌威相信是传说和武霸楚烈藏宝有关的七星环之一,暗叹失诸交臂,也使他下了决心找华山老怪报仇。

    “悦子如何受伤的?”凌威继续问道。

    “是几个十二铁卫,不知如何姘上她的丫头,老怪闹得乱哄哄时,突然发难袭击,她受了点伤,淫奴和四个铁卫却跑了。”丁佩说。

    凌威立即召见了白水连天飞鱼三寨的头目,训勉有加,特别赞扬留下的八个铁卫忠心不二,厚加赏赐,然后又宣布叶宇陶方前来坐镇,玄阴教亦答应放手明湖,誓言必替丁氏兄弟报仇,安定人心后,才与丁佩去慰问悦子。

    “主人,婢子对不起你,淫奴那贱人跑了。”悦子给老十斩了一刀,已经好多了,见着凌威后,却是自责不已。

    “她跑不了的,明天应该到了。”凌威告诉她们玄阴教降服,回来时如何擒下和子,由于他急于回来,不想让没有武功的和子耽误行程,所以让绛仙等带回来。

    “我一定要她好看!”悦子咬牙切齿道。

    “这样的贱人,自然不能饶她。”凌威关心地说道:“你养好伤再说吧!还有,和组有问题吧?幸好她没有跑回去,要不然便白费心机了。”

    “没有问题,控制和组的暗号已经更换,两个长老也不能指挥,要是她们不在,便没有人认得和组的人了。”悦子答道。

    “好极了。”凌威舒了一口气,因为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门主,贱妾给你把那个奴才带回来了。”绛仙笑语盈盈地说。

    虽然悦子丁佩是女儿身,可是见到这个千娇百媚的玄阴妖后时,亦不禁眼前一亮,为她的美丽赞叹不已。

    “人在哪里?”凌威问道。

    绛仙拍一拍掌,妙香便领着如花和如珠,抬着扁担进来,扁担挂着一团用黑布包裹的东西,好像箩筐似的。

    “她不是死了吧?”凌威皱着眉头说。

    “不是,你说不杀,妾身那敢弄死她,只是方便走路吧。”绛仙笑着揭开了黑布,便看见脸色苍白的和子了。

    和子害怕极了,可是想讨饶也不成,因为嘴巴给布帕缚的结实,身上仍然是不挂寸缕,手脚反缚身后,如花等便是把扁担穿过手脚抬进来的。

    “先把她关起来吧,办完了事,再和她寻些乐子。”凌威笑道。

    “主人,把她交给婢子吧,我要让她后悔活下去!”悦子愤恨地说。

    “好吧,可是别弄坏她的身体,要不然,便没有男人要了。”凌威笑道。

    “凌哥哥,十二铁卫给这淫贱的奴才弄走了四个,还有八个,用来招呼她好么?”

    丁佩撇一撇嘴巴说。

    “她的屁眼还没有男人弄过,我可要先拔头筹的。”凌威笑道。

    “门主,你……你喜欢那调调儿么?”绛仙吃惊似的说。

    “我还没有弄过,哪里知道。”凌威道:“你呢?你让人弄过了没有?”

    “女人身上三个孔洞,都可以让男人快活,但是弄那儿会很痛的,贱妾如何禁受得起你的大阳物。”绛仙没有正面回答,垂着头说。

    “主人,要是你喜欢,便弄……弄婢子的好了。”悦子鼓起勇气道。

    “你不怕痛么?”凌威奇怪道。

    “怕,但是那儿还没有给人弄过,不知哪一天要用,想你先弄一下。”悦子低头玩弄着衣带说。

    “你真乖。”凌威想起悦子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倍是怜怜,柔声道:“我是要让那贱人吃苦,不是要你吃苦。”

    丁佩绛仙暗叫惭愧,不禁生出妒意,绛仙还好一点,丁佩却因为悦子受过责打,更添几分怨恨。

    “悦子,你下去歇一下,丁佩,你好好地招呼这几位玄阴教的仙女,我和仙后有事商量。”凌威继续说。

    待她们离去之后,凌威便向绛仙下了一道命令,原来是要绛仙领着玄阴教诸女,消灭天照国在这里的基地,特别是要禀杀两个长老。

    “你待的悦子真好呀。”绛仙皱着眉说。

    “喝醋么?”凌威笑道。

    “不是,只是犯不着为了她,结下强仇吧。”绛仙腼腆地说。

    mpanel(1);

    “也不是为她的,和组对我很有用,杀了两个长老,就再没有人认得和组的人,他们只能听我的话办事了。”凌威思索着说。

    “她们的武功成么?”绛仙问道。

    “除了一些古怪的异术外,武功可没甚么了不起,岂是玄阴仙后的敌手。”凌威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