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兽庄地方很大,人少兽多,但是盈丹役兽,如臂使指,使凌威眼界大开,把臂同游,如胶似漆,更是其乐无穷。

    玩了一整天,两人才尽兴而归,岂料回到庄里,下人来报,穆强伤重不治,凌威心里生疑,检视过穆强尸体,发觉他是中毒而死,再看红杏不独没有悲戚之容,还沾沾自喜的搔首弄姿,卖弄风情,知道内有乾坤。

    “凌大哥,现在奴家孤苦无依,可要跟着你了。”红杏抛了一个媚眼说。

    “你是为了跟着我,才把砒霜当作伤药吗?”凌威抱着红杏的纤腰说。

    “为了能够侍候你,要奴家干甚么也成。”红杏昭然若揭地答。

    “狼毒的贱人!!”凌威怒吼一声,一记耳光打得红杏倒在地上,愤恨地骂道:“我要剐了你,在灵前活祭穆强!”

    “凌大哥……你……你说穆强在,便不能要我,奴家……奴家是为了和你在一起,才……!”红杏大惊失色说。

    “该死的淫妇!”凌威想起了香兰,更是暴跳如雷。

    “凌大哥……奴家以后也不敢了!”红杏知道不好,哀叫道:“求你……求你饶我一趟吧!”

    “背夫偷汉,已是该死,你杀夫却为了想偷汉,更该死十次!”凌威咬牙切齿骂道。

    “他……他可不是我的丈夫,只是…只是在院子里看上了我,把我赎出来,才和龚巨争风呷醋吧!”红杏抗声道。

    “无耻的婊子!”凌威气极反笑,取了钢刀,便要动手。

    “现在杀了她也是于事无补,便饶她一趟吧。”盈丹劝阻道。

    “凌大哥……呜呜……别杀我!”红杏痛哭道。

    “她也有几分姿色,留下来便多个服侍你的丫头吧。”盈丹求情道。

    “大爷,要打要骂,你要怎样出气也成,求你别杀我。”红杏泣叫道:“而且,奴家懂得很多侍候男人的功夫,能让你快活的。”

    “好,我就拿你这个淫妇来消气……”凌威冷笑道:“你自己说,要如何惩治你这个贼淫妇!”

    “……让……让小淫妇侍候你一趟好么?”红杏目露异色说。

    “胡说,我是要你吃苦,不是让你快活的!”凌威骂道。

    “凌大哥,可以……可以用羊眼圈呀。”盈丹灵机一触道。

    “对……对,羊眼圈会弄得奴家很苦的。”红杏忙不迭点头答应道。

    “哼,不怕我活活操死你么?”凌威道。

    “要是这样能使你消气,便操死奴家好了。”红杏爬上一步,抱着凌威的大腿,春情勃发似的把粉脸贴在他的裤裆上说。

    红杏天生淫荡,虽然过着迎送生涯,床第上却很少得到满足,凌威的伟岸,早已使她见猎心喜,又凭着女人的直觉,知道凌威不是没意思,只是碍着穆强,才不敢放肆,于是行险杀了穆强,她也尝过羊眼圈的滋味,知道是用来增加床上的情趣,弄不死人的,倘若她知道凌威曾活活弄死了如玉和如月,只怕便不会这样说了。

    “你真的要跟着我吗?”凌威说。

    “真的,奴家死活也要跟着你了。”红杏无耻地说。

    “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给盈丹当丫头,专供我消气;第二,要给穆强戴孝七天,这七天里,让我给他惩治你这个淫妇,不许叫苦,要是答应,我便不杀你。”

    凌威寒着声说。

    “奴家答应!”红杏舒了一口气道。

    红杏忐忑不安地跪在穆强灵前叩拜,芳心卜卜乱跳,害怕之余,却生出异样的兴奋。这种矛盾的心情,全是因为灵前供奉着三牲礼品外,还有绳索皮鞭,火烙尖针和盛着龙舌草和几条孳龙的瓦盆。

    “淫妇,过来。”凌威冷冷的说,急促的呼吸,暴露了心里的兴奋,他明是说给穆强报仇,实际却是存心发泄变态的兽欲。

    盈丹却不知道,心惊肉跳的站在凌威身后,玉手抱着宽阔的肩膊,香喷喷的娇躯紧贴在他的背后,意图缓和那熊熊怒火,心里有点同情红杏,暗念为了心爱的男人,红杏纵然不择手段,也是情有可原。

    红杏阅人不少,深谙男人的心理,虽然凌威表面上是凶霸霸的,但是眼里欲焰沸腾,急待发泄,心里踏实了一点,于是母狗似的慢慢爬了过去,还故意扭动蛇腰,突出那浑圆雪白的粉臀。

    “大爷,全是小淫妇不好,求你别恼,饶了小淫妇吧!”红杏直挺挺的跪在凌威身前,粉脸低垂道。

    “贼淫妇,这是甚么孝服?”凌威骂道。盈丹的身体紧紧靠在身后,芳香温暖,使他唇干舌燥,欲火沸腾。

    “奴家穿成这样子,是方便大爷出气嘛。”红杏委曲似的说,抬手拢一拢秀皮,乘机挺起胸膛,使豪乳惊心动魄地在胸前颤抖,暗里庆幸自己别出心裁,果然能够吸引他的注意。

    尽管红杏一身素白,身上的打扮,却没有女人有胆量穿着的,所谓衣服,只是几方大小不同的雪白色罗巾。她的头上没有挽上皮髻,一头长皮梳理整齐,用罗巾绾着皮根,垂在身后,颈项挂着丝巾,松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