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终于停了,百合感觉淫魔把她架在肩头,飞步而走,她虽然看不见,但是淫魔上高下低,如履平地,使她两耳生风,彷如腾云驾雾,的确是武林高手,心里不知多么后悔,后悔不该鲁莽行事,更后悔离开了那个把她从原真手里救下来的男人。

    想起了凌威时,百合真是百感交杂,渴望他会突然出现,把她救出苦海,百合肯定那天的蒙脸人便是凌威,虽然是功亏一篑,还是说不出的感激,知道他负伤逃走后,更恨不得能够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他的平安。

    “师父,旅途辛苦了。”几把声音谄笑着说。

    “还可以,宫里可有甚么事?”淫魔把百合放下问道。

    “没甚么,只有十二花使的白兰逃跑,擒回来后,让她尝了一顿夹棍,现在已经乖得多了。”一把声音说。

    “这太便宜她了,晚上着她们出来侍候,再慢慢惩治她。”淫魔森然道。

    “师父,她便是长春谷的冷春吗?长得真不赖!”一个徒弟色迷迷的说。

    “不是,她是夜莺百合,自投罗网,是个白虎淫妇,我要她把儿子赔还我,你们可别乱动。”淫魔说。

    “甚么白虎淫妇?”众人奇怪地问。

    “你们看,她腹下无毛,是天生的淫妇,要是生下了儿子,必定能传我的衣钵。”

    淫魔张开百合的粉腿笑道。

    虽然百合看不见,却是害怕得“荷荷”乱叫,因为她知道自己最隐密神秘的私处,正在纤毫毕现地暴露在一群野兽的淫邪的目光之中。

    “真是漂亮!”“一定很美味!”“光溜溜的滑不溜手,净是用手摸也有趣了。”

    几把色迷迷的声音七嘴八舌说。

    “你们给她洗个澡,尽管摸个痛快,倘若她不答应给我生孩子,那时才有你们的乐子。”淫魔桀桀怪笑道。

    “看她的样子,一定想尝尝我们的阳物了。”众人哈哈大笑道。

    “拿散功金针来,让我禁制她的武功。”淫魔扯下百合的蒙眼黑巾说。

    百合眼前一亮,看见身畔真的围着三四个汉子,其中两个在右握着粉腿,淫邪的目光目不转睛地落在裸体上,羞的她无地自容,流干了的珠泪,又再汨汨而下。

    “我再问你一趟,你练不练销魂种阴法,还我孩子吗?”淫魔解开百合的嘴巴问道。

    “不……呜呜……杀了我吧……怎样我也不答应的!”百合放声大哭道。

    “真的要吃罚酒么?”淫魔狞笑着,捏指成剑,硬插入百合的阴户里掏挖着说:“就由这里开始吧!”

    百合已经习惯这样的摧残,也没甚么大不了,虽然这时身旁还有几个野兽似的男人,平添几分恐怖,她也知道除非答应给淫魔生孩子,要不然定然难逃淫虐的蹂躏,但是怎样也不能怀下淫魔的孽种,别说她知道就算是答应,还要受尽活罪,才有机会成孕。

    这时一个汉子捧着一根七八寸长的金针回来,淫魔伸手接过,望着几个弟子道:“你们都知道本门禁制武功,别出蹊径,只是禁制内力,却不会锁闭阴关,让我们可以施展采补之法,但是还有一种更利害的,名叫散功夺阴法,能够使阴关松软,获益更多,只是太过歹毒,还要使用这根散功金针,我才没有传下。”

    “如何歹毒呀?”一个弟子问道。

    “因为要用这根金针在迷情穴刺三针便成了。”淫魔阴恻恻地说。

    “甚么是迷情穴?在哪里?”“用其他金针不成么?”众人追问道。

    “这根金针铸练时,混和了桃花蛇的血,桃花蛇最淫,针刺的地方,便会变得特别敏感,才能使阴关松软,普通的金针如何做得到。”淫魔诡笑道:“至于迷情穴……哈哈,是女人的三大秘穴,就在阴核那儿,在那里连刺三针,可不知是甚么滋味!”

    “不……不要……呜呜……求求你……饶了我吧!”百合骇的魂飞魄散,高声惨叫道。

    “只要你答应练功,我便可以用温和的手法禁制武功,便不用吃这样的苦头了。”

    淫魔拿着金针,在百合的乳房比画着说。

    “不……不……你们这些禽兽……让我死……不!”百合尖叫道。

    “张开她的骚逼!”淫魔冷哼着说。

    几个汉子早已跃跃欲试,这时更是急不及待,数不清的怪手争先恐后地朝着百合身上乱摸,扰攘了一会后,两根指头终于硬闯进肉唇中间,残忍地张开了肉洞,其他的人虽然不得其门而入,却还是忙碌地在娇躯上肆虐,上下其手。

    “还很紧凑,好像处女一样!”“有点湿了……妙呀!”“这肉粒便是销魂蒂了,圆圆润润,真的不是凡品!”几个恶汉怪叫连连,谑笑不已。

    百合自然是哭声震天,娇啼不绝,但是最恐怖的还是看见淫魔握着金针,一步一步的逼近。

    “你是不是要犯贱呀?”淫魔轻抚着百合的大腿说。

    mpanel(1);

    “杀了我吧……不要……不……!”百合咬着牙关,哀哀求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