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威的心情很好,除了邂逅冷春,盗得七星环外,会合陶方和悦子后,更获悉不少好消息。

    玄阴仙后绛仙派人传信,已经完成任务,正在前往云海途中,使凌威知道解决了天照教的两个长老,再无后顾之忧。

    尽管东恶命丧百兽庄,但是三凶四恶的催命客魏求和西恶狄光,先后来投,还多了两员好手,而明湖在陶方和叶宇的整顿下,卅六寨全部归顺,团结一志,更使他感觉前途光明。

    龙游帮盘据明湖往北的水路,要有所发展,必需除去这块绊脚石,虽然游采有三魔作后盾,但是要称霸江湖,迟早也要和他们作个了断,凌威再三思量,决定探取行动。

    凌威计画首先在龙游帮里制做纷争,培植反对游采的势力,待时机成熟,便诛杀游采,控制龙游帮,于是着陶方在元昌主持,命悦子回去明湖着叶宇派人支援,他则打算往访冷春,相机把长春谷这股势力,收为己用。

    交带清楚后,凌威看见悦子满脸幽怨,欲言又止的神情,心里一动,待陶方离开后,便拉着她走进房间说话。

    “近来的日子过得怎样?”凌威把悦子抱入怀里说。

    “也没甚么,白天四处闲逛,晚上……晚上便惦着你。”悦子含羞低头,玩弄着衣带说。

    “丁佩呢?”凌威在悦子脸庞上香了一口说。

    “她也很想你,但是晚上……晚上却和男人鬼混。”悦子犹疑道。

    “甚么男人?”凌威问道。

    “还不是那几个铁卫。”悦子答。

    “你呢,你可有碰过男人没有?”凌威笑嘻嘻地在纤腰捏了一把说。

    “你没有吩咐,我如何敢让男人碰我。”悦子摇头道。

    “淫奴可听话吗?”凌威手上开始不规矩了。

    “……那容她不听话。”悦子呻吟似的说:“现在要她东便东,要她西便西,所以我也闲得很。”

    “你回去后,帮我看好门户,和组居间联络,探听消息,也别让淫奴闲着,不妨用她来赏人,陪男人睡觉,知道吗?”凌威指示着说。

    “你不要我么?”悦子颤着声说。

    “要,我为甚么不要你?”凌威愕然道。

    “让我跟着你吧,你四处奔波,没人侍候怎成。”悦子哽咽道。

    “傻孩子,我要干大事,自然要辛苦一点,虽然有其他人,但我只是信任你一个,你要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才是。”凌威心念一动,继续说:“我让你留下,便是要你给我留意内里的事,你懂吗?”

    “主人,婢子……婢子可没想到这些。”悦子惭愧地说。

    “你肯给我办事么?”凌威轻抚着悦子的秀皮说。

    “婢子是你的人,你要我干甚么也成。”悦子信誓旦旦地说。

    “还有,叶宇有一枚七星环,你别让他发觉,取来给我。”凌威继续说。

    “是,婢子知道了。”悦子点头道。

    “你这样乖,我可要好好的疼你一趟。”凌威淫笑着扯开悦子的衣带说。

    “让婢子侍候你吧。”悦子柔情万种地服侍凌威脱光了衣服后,自己也迅快地宽衣解带,热情如火地投怀送抱。

    “它们还有咬你么?”凌威轻抚着平坦的小腹说,刮光了的牝户,这时已经绿草如茵,两条张牙舞爪的怪蛇盘据着迷人的肉洞,更见诡异诱惑。

    “有……人家想起你时,它们便咬人了。”悦子腼腆地说。

    “那怎么办?”凌威笑问道,指头在柔腻的花唇轻挑慢捻,探索着那濡湿的玉道。

    “呀……有时靠自己……有时让淫奴用夺魂棒……呀……!”悦子动人地低诉着说,柔若无骨的玉手却爱恋地握着凌威的阳物套弄着。

    “喜欢那东西么?”凌威笑问道。

    “不……我……我要你!”悦子娇吟一声,饥渴地跨在凌威身上,握着阳物在牝户磨弄了几下,便坐了下去。

    云雨过后,悦子心满意足地伏在凌威怀里喘息了好一会,才勉力支起身子,低声说道:“主人,婢子想求你一件事。”

    “甚么事?”凌威奇怪地问道。

    “婢子……婢子想……想你弄开……婢子的屁眼。”悦子埋首在凌威胸膛,羞不可仰地说。

    “甚么?”凌威难以置信道。

    mpanel(1);

    “婢子……的那里还没有给人弄过,想……想让你先干一趟,倘若有一天,你……你要婢子去侍候其他的男人,他又要干那里,那么婢子便可以……”悦子嗫嗫道。

    “别说了,我最疼你,怎会让你去服侍其他的男人。”凌威制止悦子说下去道,想起自己众多女人之中,只有悦子是奉上处女之身,更添几分爱怜之心,忍不住激动地吻下去。

    凌威是和悦子一起离开元昌的,只是他北上往访长春谷,悦子南回明湖,南辕北辙,出了元昌,便分道扬镳,经过几天的缠绵,悦子更是难舍难离,但是在凌威的甜言蜜语下,终于含泪道别。

    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