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威看不见冷春和百合,正盘算如何开口时,淫魔却主动提出来:“门主,以前大家不知道是自己人,才会生出误会,现在知道了,我可有一事相求。”

    “甚么事?”凌威问道。

    “我知道冷春和百合与你有旧,本应还你的,但是冷春答应给我生孩子,为了传宗接代,请你相让,至于百合,要是你不介意,尽管让她随你回去。”淫魔诚恳地说。

    “没有问题,既然她已经答应,我也不能夺人所好,何况女人如衣服,这种事我最看得开的。”

    凌威笑道,他早有打算,才满口答应,只要冷春未死便成了。

    “这便好极了,我着她们出来,你当面吩咐一句,在下便感激不尽。”淫魔喜出望外道。

    不用多久,冷春和百合来了,她们一个穿红,一个穿绿,却是差不多透明的纱衣,尽管衣下还有亵衣内裤,但和赤身露体没有多大分别了。

    “凌大哥,你……你怎么在这儿?……不好,那妖女是骗你的,他们想害你的,快点走吧!”

    冷春看见凌威坐在筵前,不吃一惊叫道。

    “别紧张,我们是一家人,怎会加害呢?而且,凌门主已经答应让你留下,给我生孩子了。”淫魔笑道。

    “不,不是的,你……你骗我!”冷春难以置信地叫。

    “不错,既然你已经答应给淫魔生孩子,便应留下来,忘记以前的事吧。”凌威笑道。

    “不……呜呜……不要……是他逼我的,我可不要给他生孩子呀!”冷春肝肠寸断地哭叫着,只道凌威懊恼她从了淫魔,便不要她了。

    “怎样也好,你已经是淫魔的人,与我无关了。”凌威决绝地说。

    “门主,这可多谢你了。”淫魔大喜道:“这个百合虽然杀了我的儿子,看在你的份上,我也不和她计较,你甚么时候要带她走也可以。”

    百合感觉好像在做梦似的,也不知是悲是喜,但是看见冷春伏在地上号哭哀啼,却不禁替她难过。

    “凌大哥……别不要我……呜呜……救救我吧……我不要留在这里呀!”冷春痛哭道:“百合……你给我求求凌大哥吧……带我走!”

    百合正要开口,凌威却暴喝道:“闭嘴,吵甚么!”

    “别哭了,你的凌大哥不要你了,乖乖的留下来吧,我一定会疼你的。”淫魔吃吃笑道。

    “淫魔,总坛知道你们得到两枚七星环,着我前来带回去的。”凌威不欲再多耽搁,决定行险索取。

    “七星环?这个……好吧,你可有甚么凭证?”淫魔怔了一怔,眼珠急转,取出铁豹令道。

    凌威只好硬着头皮,取出银虎令,说:“淫魔,难道你不听令吗?”

    淫魔脸露讶色,大喝一声道:“小子,你究竟是甚么人?如何得到这块银虎令的?”

    凌威也不知道那里露出马脚,只好硬充下去道:“胡说,难道这银虎令是假的吗?”

    “令倒不假,只是掌令的手法错了,每一方令牌都有特别的掌令手式,以防假冒,今天我才知道这是如何重要!”淫魔冷笑道。

    这时凌威才发觉淫魔拿着铁豹令的手法很是特别,但是后悔已迟,知道身陷重围,可要速战速决,也不打话,厉啸一声,便挥掌攻了过去。

    “好小子!”淫魔冷笑一声,立即挥掌还击,只道凌威是手下败将,可不放在心上。

    那里知道凌威九阳神功大进,已非当日可比,比淫魔还要利害的黑神巫也惨尝败积,他轻敌在先,不满十招,便落在下风,众弟子赶忙趋前相助,前后夹击,只有夕姬首鼠两端,不知如何是好。

    冷春百合两女却是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不知为甚么突然打起来,可是她们武功受制,有心帮忙,也是无能为力。

    凌威知道不能恋战,于是招招杀手,记记硬拼,转眼间,淫魔四个弟子先后给他立毙当场,淫魔想不到他如此利害,心生怯意,怒喝一声,运起全身功力,双掌拍出。

    凌威早已有心硬拼,于是挥掌迎去,岂料淫魔双掌无力,却是借劲往后凌空弹起。

    直扑门外,凌威知道不能让他逃走,强行逆运真力,一个倒翻,疾赶而去,叱喝声中,两人亘换了几掌,淫魔“蹬蹬”连退三步,口中狂喷鲜血,竟然活活给凌威震死。

    夕姬大惊失色,正要逃走,可是那里快得过凌威,还没有起步,便给他点倒地上了。

    两女开心得拍手大叫,欢呼着扑了过去,怎料凌威却颓然坐在地上,闭目调息,两女以为他受了伤,顿时急得珠泪直冒,手足无措。

    幸好凌威调息了一会,便张开眼睛,喘着气说:“淫魔还有甚么手下?”

    “没有了,都给你杀光了。”冷春急忙答道。

    “好……让我歇一下吧。”凌威疲累地说,原来他逆运真气,和淫魔硬拼,都使出了类似先天真气的奇功,但是功力不足,所以回不过气来。

    两女急忙扶着凌威坐下,其他的女郎可不敢做声,静静的侍立一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