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武侠小说 > 《烘月七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回 釜底薪

第二十七回 釜底薪

    凌威看不见冷春和百合,正盘算如何开口时,淫魔却主动提出来:“门主,以前大家不知道是自己人,才会生出误会,现在知道了,我可有一事相求。”

    “甚么事?”凌威问道。

    “我知道冷春和百合与你有旧,本应还你的,但是冷春答应给我生孩子,为了传宗接代,请你相让,至于百合,要是你不介意,尽管让她随你回去。”淫魔诚恳地说。

    “没有问题,既然她已经答应,我也不能夺人所好,何况女人如衣服,这种事我最看得开的。”

    凌威笑道,他早有打算,才满口答应,只要冷春未死便成了。

    “这便好极了,我着她们出来,你当面吩咐一句,在下便感激不尽。”淫魔喜出望外道。

    不用多久,冷春和百合来了,她们一个穿红,一个穿绿,却是差不多透明的纱衣,尽管衣下还有亵衣内裤,但和赤身露体没有多大分别了。

    “凌大哥,你……你怎么在这儿?……不好,那妖女是骗你的,他们想害你的,快点走吧!”

    冷春看见凌威坐在筵前,不吃一惊叫道。

    “别紧张,我们是一家人,怎会加害呢?而且,凌门主已经答应让你留下,给我生孩子了。”淫魔笑道。

    “不,不是的,你……你骗我!”冷春难以置信地叫。

    “不错,既然你已经答应给淫魔生孩子,便应留下来,忘记以前的事吧。”凌威笑道。

    “不……呜呜……不要……是他逼我的,我可不要给他生孩子呀!”冷春肝肠寸断地哭叫着,只道凌威懊恼她从了淫魔,便不要她了。

    “怎样也好,你已经是淫魔的人,与我无关了。”凌威决绝地说。

    “门主,这可多谢你了。”淫魔大喜道:“这个百合虽然杀了我的儿子,看在你的份上,我也不和她计较,你甚么时候要带她走也可以。”

    百合感觉好像在做梦似的,也不知是悲是喜,但是看见冷春伏在地上号哭哀啼,却不禁替她难过。

    “凌大哥……别不要我……呜呜……救救我吧……我不要留在这里呀!”冷春痛哭道:“百合……你给我求求凌大哥吧……带我走!”

    百合正要开口,凌威却暴喝道:“闭嘴,吵甚么!”

    “别哭了,你的凌大哥不要你了,乖乖的留下来吧,我一定会疼你的。”淫魔吃吃笑道。

    “淫魔,总坛知道你们得到两枚七星环,着我前来带回去的。”凌威不欲再多耽搁,决定行险索取。

    “七星环?这个……好吧,你可有甚么凭证?”淫魔怔了一怔,眼珠急转,取出铁豹令道。

    凌威只好硬着头皮,取出银虎令,说:“淫魔,难道你不听令吗?”

    淫魔脸露讶色,大喝一声道:“小子,你究竟是甚么人?如何得到这块银虎令的?”

    凌威也不知道那里露出马脚,只好硬充下去道:“胡说,难道这银虎令是假的吗?”

    “令倒不假,只是掌令的手法错了,每一方令牌都有特别的掌令手式,以防假冒,今天我才知道这是如何重要!”淫魔冷笑道。

    这时凌威才发觉淫魔拿着铁豹令的手法很是特别,但是后悔已迟,知道身陷重围,可要速战速决,也不打话,厉啸一声,便挥掌攻了过去。

    “好小子!”淫魔冷笑一声,立即挥掌还击,只道凌威是手下败将,可不放在心上。

    那里知道凌威九阳神功大进,已非当日可比,比淫魔还要利害的黑神巫也惨尝败积,他轻敌在先,不满十招,便落在下风,众弟子赶忙趋前相助,前后夹击,只有夕姬首鼠两端,不知如何是好。

    冷春百合两女却是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不知为甚么突然打起来,可是她们武功受制,有心帮忙,也是无能为力。

    凌威知道不能恋战,于是招招杀手,记记硬拼,转眼间,淫魔四个弟子先后给他立毙当场,淫魔想不到他如此利害,心生怯意,怒喝一声,运起全身功力,双掌拍出。

    凌威早已有心硬拼,于是挥掌迎去,岂料淫魔双掌无力,却是借劲往后凌空弹起。

    直扑门外,凌威知道不能让他逃走,强行逆运真力,一个倒翻,疾赶而去,叱喝声中,两人亘换了几掌,淫魔“蹬蹬”连退三步,口中狂喷鲜血,竟然活活给凌威震死。

    夕姬大惊失色,正要逃走,可是那里快得过凌威,还没有起步,便给他点倒地上了。

    两女开心得拍手大叫,欢呼着扑了过去,怎料凌威却颓然坐在地上,闭目调息,两女以为他受了伤,顿时急得珠泪直冒,手足无措。

    幸好凌威调息了一会,便张开眼睛,喘着气说:“淫魔还有甚么手下?”

    “没有了,都给你杀光了。”冷春急忙答道。

    “好……让我歇一下吧。”凌威疲累地说,原来他逆运真气,和淫魔硬拼,都使出了类似先天真气的奇功,但是功力不足,所以回不过气来。

    两女急忙扶着凌威坐下,其他的女郎可不敢做声,静静的侍立一旁。

    “你们没事吧?”凌威调匀呼吸说。

    mpanel(1);

    “凌大哥,你……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冷春珠泪盈眸道。

    “倘若不要你,我来这里干么?只是……”凌威叹气道。

    “呜呜……是他逼我生孩子的,我……呜呜……要是你不要我,那便杀了我吧,我也不愿做人了!”冷春伏在凌威的肩头哀旅痛哭道。

    “别哭了,我怎会不要你,他可有废掉你的武功?”凌威笑道,他最关心是冷春的和合补天功,因为关系着九阳神功能否得到大成。

    “没有,可是禁制了穴道,可使不出来了。”冷春啜泣道。

    “让我瞧瞧。”凌威紧张地把冷春拉入怀里,在她的身上拍打了几下,终于解开了相应的穴道,才舒了一口气。

    “凌大哥,谢谢你了。”冷春破涕为笑道。

    “门主,求你也给奴家解穴吧。”百合在凌威身前拜倒,怯生生地说。

    “没问题。”凌威笑着把百合招了过来,解开她的穴道,岂料连试三次,也不能使百合恢复武功,查探脉象,发觉受制的穴道,和冷春不是一样的。

    这时陷身三才宫的其他女孩子相继出现,她们七嘴八舌,窃窃私语,知道淫魔授首后,有人拍掌大笑,有人喜极而泣,堂中莺声燕语,吵吵闹闹,使凌威无法专注,而几十个姿色不俗,却穿得很少的女孩子围在身前,更使他心猿意马。

    “大家别吵了。”冷春扬声道:“淫魔和他的弟子全给这位大英雄杀了,他是快活门的门主凌威,大家静一静,听他发落吧。”

    凌威只好停下治理百合,环首四顾,眼前众女燕瘦环肥,千娇百媚,粉白黛绿,教人目不暇给,众女之中,冷春固然出色,但是百合楚楚动人,其他的也是如花似玉,再看倒在地上的夕姬,虽然脸带惧色,仍然媚态横生,置身众香国中,使他有点头昏脑胀。

    “让我想一想……”凌威轻咳一声,道:“这里暂时是安全的,大家去收拾一下,过两天,我着人送你们回家吧!”

    众女争相走告,又再闹作一团,忽然有人排众而出,跪在凌威身前,说道:

    “难女已经无家可归,请大爷收留我吧。”

    冷春认得那女孩子便是身上给穿上金环的春花,知道她就算有家可归,也不能如常人生活,生出同情之心,说:“凌大哥,你便收留她吧。”她的说话,竟然引来一阵哄动,“扑通”连声,一大群女孩子跪满地上,齐声哀求凌威收容。

    凌威不是不想,可不知道如何收容这几十个女孩子,犹豫不决之际,冷春叹了一口气道:“可惜长春谷落在三魔之手,要不然,再多些人也容得下。”

    凌威福至心灵道:“随便你们吧,想留下来的便留下来,要走的也可以。”

    众女欢声雷动,叩谢的声音不绝如缕,待她们静下来后,凌威继续说:“可有人的武功受制吗?”

    白兰赶忙领着两个女子走出来,几人都是翻天堡的十二花使,凌威健掌连挥,轻易地便解开她们的穴道,只有百合无法回复武功。

    凌威接着把出谷道路,告诉白兰和两个十二花使,着她们送走那些回家的女孩子,再让春花安顿想留下来的,堂中才回复清静。

    冷春看见百合独自垂泪,劝慰着说:“妹妹,不用担心,凌大哥一定能解开你的禁制的。”

    询问之下,凌威才知道百合所受的禁制和其他人不同,更想不到有如此残忍的散功金针,沉吟着说:“让我检验清楚再说吧。”

    “快点验吧!”冷春急地说。

    “要把指头探进阴道里,运功撞击里边每一个禁穴,要吃点苦头的。”凌威道。

    “我甚么苦头没有吃过,来吧!”百合毅然地脱下衣服说。

    凌威笑嘻嘻地让百合头下脚上的仰卧怀里,把粉腿左右张开,光秃秃的牝户便赤裸裸的逞现眼前。

    “门主,你……你看吧!”百合含羞闭上美目说。

    “告诉我有甚么感觉。”凌威捉狭地在柔嫩的的阴唇轻抹着说。

    “是……”百合颤声答道,虽然这些天来,已经习惯任人狎玩这神秘的洞穴,以为没有了羞耻之心,但是凌威碰上去时,还是禁不住娇躯发抖,粉脸通红。

    指头上传来的颤抖,使凌威满意地点点头,慢慢张开闭在一起的肉唇,让红扑扑的肉壁暴露在空气里。

    “是不是刺在这里?”凌威在涨卜卜的肉蒂上指点着说。

    “是……呀……!”百合呻吟着说,身体剧烈地抖动着。

    “痛吗?”凌威的指头又在肉粒上点拨着说。

    “不痛……呀……大力一点……我……我不动!”百合动人地叫。

    “他用金针刺了多少下?”凌威看见晶莹的水点从肉粒渗了出来,心中兴奋,便指上发劲,朝着肉粒戳下。

    “呀!~”百合娇哼一声,娇躯弹了起来,双手使力地按在下体搓揉着说:

    “他……他说……要刺三下,可是刺了一下,我……我便痛晕了!”

    “我是不是弄痛你了?”凌威追问道。

    “没有……只是……只是那里痒得很!”百合娇喘细细,红着脸慢慢松开了玉手。

    “忍耐一下,不要动呀。”凌威扶着百合的纤腰,指头不断发劲,轮迥点在阴道里的禁穴上。

    “呀……好难受呀!我不痛……再进去一点……痒呀……痒死人了……!”百合咬牙切齿地叫。

    凌威连续试探了阴道里的七大禁穴,发觉有三个穴道受制,才抽出了指头,沉吟不语。

    “凌大哥,怎么样呀?”冷春紧张地问道。

    百合含羞爬了起来,看见凌威的指头湿淋淋的,便粉脸发烫,也不穿回衣服,却捧着他的手,柔情万种地舐去指头上的水点。

    凌威把指头在百合的香舌上揩抹了几下,笑道:“可以解开的,可是……”

    “可是甚么?”冷春追问道。

    “要像我给你化解阴火那样,连干三次便成了,不过……”凌威思索着道。

    百合也知道凌威给冷春化解阴火的故事,不禁耳根尽赤,接着却眼圈一红,自惭形秽地说:“门主,是不是……你……你嫌弃奴家的身子脏,不想……不想给我解穴呀?”

    “脏甚么?要在碰一下便这么难受,只怕你禁受不起吧。”凌威吃吃笑道。

    “不,我不怕,就算给你活活……弄死,我……我也……”百合羞不可仰地道。

    “她也是喜欢的!”冷春格格娇笑道。

    “纵然你不怕吃苦,但我也要弄清楚为甚么元阴损伤得这样利害,要是强行破关,可会后患无穷的。”凌威解释道。

    冷春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最后还是百合强忍羞颜,鼓起勇气,含着泪说:“是淫魔……他和他的徒弟,他们……他们早晚吸取奴家的元阴,才弄成这样子的!”

    “如何吸取呀?”凌威问道,记得淫魔向花月楼的玉娟采补,暗念要是如此,百合可真苦不堪言了。

    “他们……他们轮着……轮着来吃人家的……呜呜……奴家真是苦命呀!”百合泪流满脸道。

    “事后可有和你欢好吗?”凌威残忍地问道。

    “有时有。”百合凄凉地说。

    “没有时,你如何煞痒?”凌威追问道。

    “……有时靠自己,有时……咬牙苦忍。”百合羞得头也抬不起来说。

    “原来如此,所以元阴受损,阴火却仍然旺盛,便是没有机会泄火。”凌威恍然大悟道。

    “如此便不能解穴么?”冷春问道。

    “不是不能,而是强行解穴的话,自然高潮迭起,一个不好,便会洞穿阴关,纵然恢复武功,也要终身受罪。”凌威答道。

    “受甚么罪?”百合哽咽着问道。

    “阴关洞穿后,便会整天痒得不可开交,除非去当婊子,不然可苦死了,但是又难堪风浪,要是当婊子,只怕更苦。”凌威说。

    “那怎么办?”冷春急叫道。

    “首先要补充亏损的元阴,再行解穴便成了。”凌威说。

    “如何补充元阴呀?”冷春追问道。

    “还不是学淫魔那样,从别人身上采补便行了,但是百合不懂采补之法,所以受采的要吃很多苦头。”凌威说。

    “那里找得到这样的女孩子?”百合凄然道。

    “有,这里有一个!”冷春格格笑道。

    “呜呜……饶了我……门主,念我曾经侍候你,这样会弄死我的!”夕姬恐怖地哭叫道,她元宝似的锁在快活床上,身上赤条条的不挂寸缕,双手高举过头,足踝却分别缚在两边的手腕上,中门大开,阴户朝天高举。

    “饶你?要不是你,长春谷便不会落在三魔手里了。”

    冷春骂道:“就是要这样弄死你,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不……别杀我……呜呜……饶了我吧……你们要我干甚么也成,但不要杀我!”

    夕姬放声大哭道。

    “死不了的,要是死得了,我也不知死了多少次了!”百合拿著“满床娇”的通心老竹慢慢挤进夕姬的玉道里说。

    “不要……痛呀!”夕姬雪雪呼痛道。

    “这毛球是用桃花蛇血练过吗?”凌威捡起连着毛球的细竹说。

    “是呀,就是这歹毒的东西!”冷春犹有余悸地说。

    “你尝过了吗?”凌威笑道:“是怎样的滋味?”

    “碰一碰便浑身发软,然后便从心底里痒出来,痒得人失魂落魄,比死还要难受,再碰多几下。便……”冷春嗫嚅地说。

    “便甚么也要答应了,是不是?”凌威笑道。

    “凌大哥,你还恼我么?”冷春惶恐地说。

    “我会和你算帐的!”凌威吃吃怪笑,在冷春身后摸了一把,说:“去给我搜一下淫魔的东西,要是找到七星环,我便不恼你了。”

    “门主,都弄好了。”这时百合走了过来说。

    “那便让我给你解穴吧!”凌威淫笑着把百合搂入怀里说。

    百合又羞又喜,花心卜卜乱跳,软软的倒在凌威怀里,好像走路也没气力似的,任由他半搂半抱的放在床上。

    “门主,不要……呜呜……求你饶了我吧!”夕姬尖声大叫,她的阴户张成红彤彤的肉洞,好像下身多了一个嘴巴似的。

    “我饶你也没用,其他的人可不饶你呀。”凌威扯下百合围在腰间的丝帕,跟着把毛棒交到她的手里说:“你先试一趟吧!”

    百合红着脸接过毛棒,心里如打翻了五味架,百感交杂,这根毛棒曾经使她死去活来,受尽凌辱,想不到今天却是自己的救星。虽然,这个妖女不是罪魁祸首,但是她助纣为虐,死不足惜,咬一咬牙,便趴在夕姬身下。

    “不……不要……求你……呀……住手!”夕姬恐怖地大叫,但是那能使百合住手。

    百合受尽“满床娇”的荼毒,深悉其中奥妙,也不忙着把毛棒往深处钻去,却在洞外徘徊,围着那两片给老竹撑得老开的肉唇,从外而内,周而复始的团团打转,痒的夕姬声震屋瓦,叫苦不迭。

    肉洞里已是水光荡漾,红彤彤的肉壁正在颤抖,夕姬叫唤的声音,也更是淫靡了,百合的毛棒才在发情的肉粒轻轻碰触一下,夕姬便厉叫一声,纤腰抖动得更是剧烈。

    “呀!”百合忽地也呻吟起来,手中毛棒禁不住朝着肉洞的深处捣进去,原来凌威把手掌覆在浑圆雪白的屁股上四处游走,掌心传来的热力,灼得她身酥气软。

    凌威捧着丰满的粉臀,流连不去,两片涨卜卜的玉股,好像充气的皮球,弹力十足,柔嫩的肌肤,滑腻如丝,更使人爱不释手,比较可惜的,是红扑扑的菊花洞,却差不多有铜钱大小,洞穴上方结着痂,还留下受伤未愈的痕迹。

    “呀……快点……呀……来了……呀……!”夕姬突然尖叫连声,玉手发狠地抓着缚在手腕上的足踝,艰难地在床上挣扎着。

    “快点吃,要吃得点滴不留!”凌威的指头在屁眼上点拨着叫。

    百合娇躯一颤,慌忙把嘴巴凑了上去,封着夕姬的肉洞,运气一吸,长鲸吸水似的把里边汹涌而出的阴精吸入肚里。

    “继续吃,我给你解穴了。”凌威脱掉裤子,握着昂首吐舌的肉棒在百合的股间磨弄着说:“你尿一次,便要吃一口,要是吃得不够便告诉我——-知道吗?”

    “……是。”百合颤着声说,火烫的龟头,使她触电似的浑身一战,情不自禁地闪动着纤腰。

    凌威扶着蠕动的纤腰,火棒似的阳物便从两片肉唇中间,慢慢的挤进去,发觉里边已是湿的利害,心中一荡,便朝着百合的身体深处,尽根刺了下去。

    “喔!”百合娇哼一声,涨满的感觉,使她说不出的甜蜜和幸福,柳腰款摆,迎合著他的抽送。

    “快点吃呀,吃得不够可不行的!”凌威催促着说。

    百合心中一凛,强忍着身体里愉悦的感觉,毛棒再次在夕姬的阴户里肆虐。

    凌威缓缓地抽送着,阳物朝着其中一个禁穴轻叩,尽管百合的玉道湿润滑溜,但是里边的压逼和紧凑,仍然是那么可爱动人,身体深处还传出阵阵迷人的抖颤,完全不像曾经历尽沧桑。

    本来要解开百合的穴道,用指头直接发功更容易,无需这样大费周章,既要百合补充元阴,也要寻找在她身体深处的相应穴道,小心奕奕,提防破开她的阴关,凌威故意舍意取难,是为了借机探索七大禁穴的奥秘,也有趣得多了。

    撞击了十数下后,百合受制的穴道已经有松动的迹象,可是她的反应也更是剧烈,阴道里的抖颤,也更是急骤,还主动地扭着纤腰,迎合著凌威的抽送。

    凌威知道她快要抵达高潮了,无奈叹了一口气,紧握她的纤腰,止住动作。

    “动呀……门主……你动呀!”百合喘息着叫,身体起劲地扭动着。

    “不,要再吸一口才成,要不然你会受不了的。”凌威深呼吸着说,他可不想没有弄清楚七大禁穴的秘密,便破开了百合的阴关。

    百合呻吟一声,毛棒发狠地在夕姬体里乱动,弄得她淫声大作,不用多久,又尿了身子。

    凌威待百合吮光了夕姬的阴精后,才再次挺进,可是才抽插几下,百合便娇躯急颤,哼唧连声,接着便尿了身子。

    虽然百合的阴关开放,元阴泄出,凌威可不敢肆意采纳,只是顺其自然,吸取漏出的元阴,也没有继续施压,却让阳物留在百合的体里,享受那种美妙的抽搐。

    百合歇息了好一会,感觉浑身舒爽,忍不住问道:“门主,穴道是不是解开了?”

    “还早呢,快点多吃个几口,要不然,干上三天三夜,也解不开你的穴道呀。”

    凌威笑道。

    “门主,真是难为你了。”百合惭愧地说。

    “我没甚么呀,为甚么这样说?”凌威奇怪地问道。

    “你……你动不了几下,便要停下来,不是难为你吗?”百合含羞道,身体里硬梆梆的感觉,明白凌威只是强忍着熊熊欲火,她可不是黄毛丫头了,如何不知道这样最使男人难受,心里更是歉然。

    “既然知道,还不快点吃,要不然,我可不管你了!”凌威捉狭地让阳物在百合体内跳动了几下说。

    “我吃,我吃!”百合不知是羞是喜,急忙转动着手里的毛棒,夕姬的淫声浪叫又再响起。

    凌威倒没有试过这样的停停战战,要不是分心推究七大秘穴的生克奥秘,早已不管百合的死活了。

    百合虽然每一次泄身之后,总有一点时间喘息,但是经过金针散功,身体特别敏感,加上情思荡漾,更是高潮迭起,凌威花了不少时间,才冲开一个受制的秘穴,她也累得动也不能动了。

    夕姬却更苦了,在满床娇的折腾下,她可数不清尿了多少次身子,到了最后,除了下体火烧似的酸痛外,好像没有了其他的感觉,叫也叫不出来了。

    这时凌威已经大致弄清楚七大秘穴的脉胳和生克关系,再看两女累得好像死人似的,知道强行闯关也是徒劳无功,叹了一口气,正考虑如何发泄身上的欲火时,忽然有一具暖洋洋的身体靠在身上,原来冷春不知甚么时候回来了。

    “凌大哥,妾身找到一枚七星环和一些秘笈药丸。”

    冷春脸红如火,媚眼如丝地说,身上的纱衣敞开,玉手却按在胸脯上乱捏。

    “浪蹄子,发姣么?”凌威喘着气道。

    “是……阴火又发作了!”冷春春情勃发似的在凌威怀里蠕动着说。

    “那便让我给你煞痒吧!”凌威吃吃笑道。

    “凌大哥,要不是你,也不知如何压下那些阴火。”冷春满足地伏在凌威的怀里说。

    “你不是武功受制么?为甚么阴火如此旺盛?”凌威奇怪地问道。

    “淫魔逼人家修练甚么销魂种阴法,所以……”冷春不好意思地说。

    “原来如此。”凌威恍然大悟道:“以后不要练了,要勤练和合补天功才能长春不老。”

    “自然要练,可是阴火……”冷春叹气道。

    凌威看见夕姬和百合好像睡了过去的样子,便悄悄在冷春耳畔说:“九九归元意气豪,阳长阴消出笼牢,神乎其技嗟寂寞,君降长春永伴随。”

    “甚么?”冷春目定口呆道。

    “忘记了么?”凌威把从九阳神宫得来的暗语再念一次道。

    “你……你便是……!”冷春惊喜交杂道。

    “不错,可要压制阴火之法吗?”凌威笑道。

    “神君慈悲!”冷春倏地跪倒凌威身前,抱着他的腿说,原来和合补天功本来有压制阴火之法,但是当年的九阳神君故意把秘法藏在神宫,确保她们忠诚,后来的传人虽然知道有这样的法子,却没有行功秘诀,只有利用男人降火,冷春听得凌威的说话,便立即相认了。

    “你听清了。”凌威含笑说出秘法,知道不独收服了这个美女,长春谷也会臣服,给他效力了。

    检查冷春找到的东西后,凌威大喜过望,除了七星环,还有同心丸和极乐丹,更有淫魔的秘笈和奇药,其中有一种叫补阴丹的,可以助百合补充元阴,有了补阴丹,便不用费功夫吸取夕姬的元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