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威尾随着步履踉跄的若芷回到了钱府,看着她让气息奄奄的钱岗吃下极乐丹后,才回到闺房里扪着嘴巴痛哭,心里泛起异样的感觉,暗念这个美女为了救父,不惜作出重大的牺牲,实在难得。

    以后的几天,凌威花了许多时间,暗中窥伺钱氏父女的动静,探得柳香君胁逼钱岗带领昆仑加入西方圣教,助他们扩展教务,以杀戮的手段,排除异己,钱岗不愧是正派中人,在同心丸的荼毒下,生死两难,仍然不为所动,若芷救父心切,曾经纠集门人攻袭柳香君,铩羽而回,才牺牲自己换取极乐丹。

    若芷如此牺牲,换取七天时间,是知道黑寡妇即将到访,钱岗又宁死不屈,希望黑寡妇来到后,能够拔刀相助,夺取极乐丹,岂料救下钱岗后,却收到消息,黑寡妇因事延期,短期内不能前来,父女更是坐困愁城,不知如何是好。

    凌威为了见识同心丹的威力,曾经故意扣住夕姬和妙玉的极乐丹,知道毒发时,初则口水鼻涕齐来,恹恹欲死,茶饭不思,继则浑身疼痛,彷如针刺刀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实在歹毒,看见钱岗能够忍受,也是佩服。

    最使人吃惊的是柳香君向他们父女夸口,少林点苍已经臣服西方圣教,教主不日便到,号令江湖了。

    若芷心痛老父受罪,也明白不能力敌,亦曾力劝他暂时归顺西方圣教,但是钱岗宁愿寻死,也不肯屈服,看来若芷除了再向柳香君求药外,别无他途了。

    转眼已经过了七天,钱岗又再毒发,若芷苦思无计,痛哭了一会,终于换过衣服,再往柳香君藏身的地方。

    “姑娘,你可要这个吗?”凌威在半路拦住若芷,手上捧着极乐丹说。

    “你……你是甚么人?”若芷骤见一个年青男子,手拿极乐丹出现,不禁大吃一惊,她双目红肿,俏脸苍白,清瘦了许多,更是惹人怜爱。

    “别问我是甚么人,先拿极乐丹回去救人再说吧。”凌威把极乐丹交到若芷手中道。

    若芷茫然接过,做梦似的回到家里,看见爹爹虽然给点了睡穴,还是口角流涎,浑身抽搐,苦得脸无人色,心里酸楚,喂下极乐丹后,扭曲的脸孔开如舒展,才松了一口气,把钱岗的穴道解开。

    “爹爹,可好点了么?”若芷关心地问道。

    “好多了。”钱岗长叹一声,焦急地问道:“你又向那贱人讨药吗?”

    虽然若芷没有告诉他如何求药,亦料到她受了许多委屈,只是想不到上次的半颗极乐丹需要这样高的代价吧。

    “不是。”若芷惭愧地偷望了身畔的凌威说:“是这位恩公慷慨相赠的。”

    “这位壮士高姓大名?”钱岗此时才发现家里多了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

    “在下凌威。”凌威含笑道。

    “凌威……?”钱岗若有所悟地说。

    “不错,在下便是快活门门主凌威。”凌威答道。

    “甚么?”若芷惊叫道,她知道凌威的恶名,可想不到这个魔星如此年青,复念他无端送药,定是不怀好意,此时前门拒虎,后门进狼,真不知如何是好。

    “门主相救,不知是甚么用意?”钱岗寒着脸说,他是老江湖,知道凌威别有用心。

    “这颗极乐丹是在下为钱姑娘的孝心感动,完全没有其他用意的。”凌威摇头道。

    若芷立时粉脸通红,暗念难道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这里还有五颗极乐丹,只要掌门人答应在下一件事,便立即双手奉上,我还保证以后源源不绝。”凌威从怀里取出极乐丹说。

    “甚么事?”若芷急叫道。

    “只要掌门人答应约束门下弟子,从此不再插手江湖中事,在下便奉上极乐丹。”

    凌威笑道,他知道钱岗已萌退意,一定会答应的。

    “这样对你有甚么好处?”钱岗奇怪道。

    “在下有心问鼎江湖,却无意四处树敌,别无他意的。”凌威答道。

    “既然门主如此厚爱,老朽答应便是。”钱岗叹了一口气道,经过柳香君的事后,他已是心灰意冷,更知道将来江湖风云险恶,只有如此才能保全昆仑派。

    “那么便请掌门人尽快安排吧。”凌威放下极乐丹说。

    “可是那柳香君……”若芷急叫道。

    “放心好了,我会对付她,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的。”凌威点头笑道:“还有,在下插手此事,也要你们保守秘密才成。”

    若芷含羞点头,心里泛起奇怪的念头,暗念凌威虽然凶名四播,不知为甚么对他完全没有恶感。

    “好了,现在是对付西方圣教柳香君的时候,在下也要告退了。”凌威抱拳告辞,便转身离去。

    岂料出到门外,却听得若芷在身后赶来,低声叫道:“门主慢走,小女子有一事相求。”

    “甚么事?”凌威笑问道。

    “小女子想追随门主,去看看那妖妇的下场。”若芷咬牙切齿道。

    mpanel(1);

    “这个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烘月七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松柏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柏生并收藏烘月七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