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威尔斯先生,很抱歉让你回忆起这些,但这是我们的工作,也请你配合一下。

    鲍德温事实上我们是在帮助你,这么说吧威尔斯先生,洗脱你通敌的嫌疑。

    威尔斯通敌我没有你们别看到我现在这么害怕,就以为我是个懦弱的人如果你们看到了我所看到的东西,保不准会当场发了疯那并不是马戏团里的畸形人表演,虽然那东西比任何畸形人都要怪异;那也不是墓地里荒凉的景象,虽然那东西比这个世界上任何景象都更要阴森可怖。

    巴里先生,我们愿意相信你,请你描述一下吧。

    威尔斯那个巨大可憎的异物很难用语言去形容。山丘下面有一条河,就是在那里,它从黑暗的河面里爬了出来,发出的那种声音啊我的头太痛了

    注明杰克威尔斯面色苍白,情绪极度激动,尝试用头部撞击桌子,调查员让他服了一片阿司匹林。

    巴里先生,好点了吗能继续给我们说吗

    威尔斯那东西那东西可能有几百英尺高,也是长满了鳞片,有点像石碑中的浮雕怪物,但它有很多肢臂,它一爬出水面就扑向那块石碑我一看到它,脑袋就像被锯开一样又痛又怕,我可能那个时候就失去神智了。之后我怎么逃回小船,怎么离去的,我都记不清楚,好像遇到了一场大风暴,雷声很大,还有其它声响

    鲍德温能再具体说说那怪物的样子吗

    威尔斯我说过了,无法具体那是无可名状的,我让你形容黑暗,你能具体形容吗,黑暗就是黑暗

    巴里那你为什么认为它是腓力斯丁人传说中的鱼神大衮

    威尔斯我还模糊记得那场风暴,除了雷声,好像还有呼喊声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岸边那些尸体是祭品,那种呼喊声像极了教众向神明献祭呐喊时的那样,那些该死的异教徒他们就喊着这么一个名号,大衮,大衮

    鲍德温那会不会只是你的幻觉而已人处于饥饿、惶恐的状态下,是很可能出现幻觉的。

    威尔斯我我不确定,但我醒来后这些天,我好像总是能看见它,它好像跟着我,就在附近

    巴里威尔斯先生,我可以给你保证,在这医院附近没有几百英尺高的海怪。

    威尔斯不,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它在我的脑子里,那些怪物在吸噬着我的脑浆,该死的我需要打吗啡,求求你们给我打吗啡吧,只要我的脑子没被麻醉,它就会出现

    鲍德温先生,医生认为你真正需要的是平静的心境。

    威尔斯你们不相信我,每个人都以为我只是在说疯话我也希望、希望这只是我的谵妄我希望

    看完了这一页,顾俊心中的躁乱感越发强烈,几乎快要使得心脏跃动出来。

    他相信威尔斯遇着的那场风暴存在。因为他此前解剖时看到的幻象,就有那样的风暴,也有那样的惊奇狂热的“大衮”呼喊声。那一定是大衮的崇拜者所发之声。

    浮雕他又想起拉莱耶教徒膜拜的那些浮雕石板与雕像,大衮与拉莱耶必定是有着关系的。

    但大衮应该不等于克苏鲁,按邪信徒的说法,拉莱耶之主是沉睡亿万年的旧日支配者,而大衮一百年前还活动着。

    与直接崇拜克苏鲁的教团不同,也许有着一个“大衮秘教”,像腓力斯丁人那样尊崇大衮。

    也许大衮秘教就是拉莱耶教团的一部分

    思绪乱成了一团,顾俊呼了一口气,看着文件上的那句“医生认为”,就去看看那份单独的医疗报告。

    旧金山荷赛医院,精神科

    医师安东尼芬格医生,日期4251920

    病人杰克威尔斯,性别男,种族白人,年龄40岁,身高体重6尺1寸168磅

    诊断结果弹震症,吗啡成瘾

    详细报告病人为海军军官,曾被德军俘虏,这段经历造成其精神创伤,症状表现为高度紧张、长期惊恐、失眠、谵妄,故确诊为弹震症。在治疗过程中,病人迅速对吗啡成瘾,已有自杀倾向,需要更多的精神关怀。

    顾俊看着这份古旧的医疗报告,微微皱眉,弹震症是过去的叫法了,现在都是叫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不过那真的是普通tsd吗

    杰克威尔斯肯定不是个懦弱的人,反而非常坚韧,否则不可能被俘后又完成逃脱,在海上漂流还能生还。

    但是这样的一个硬汉,只是看了眼大衮,那难以名状的巨怪,就失了心智

    “是因为精神侵蚀吗”顾俊越想越有些心沉,这种看到应激物而精神受创的事情不稀罕,但他们看过很多异类了,食尸鬼、深潜者、夜魇,即使一时受到影响,也不至于有精神侵蚀。

    大衮,应该不是普通异类,“鱼神”这怪物有参与到这场灾祸中吗与来生会、异文人有什么关系

    顾俊有很多的疑问,总感觉有什么呼之欲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瘟疫医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机器人瓦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机器人瓦力并收藏瘟疫医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