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城美则美矣,却是重灾区。在姑苏城内停留两天之后,一行人就移步来到城外的一座古镇。

    一座历经了千百年来风雨沧桑的古镇,这也是一座临河而建,傍桥而市,具有典型江南风情的水乡古镇。

    沿河的房屋还有一部分延伸至河面上,下面用木桩或石柱打在河床中,上架横梁,搁上木板。

    两岸的小河穿梭着条条一条条的乌篷小船,随着船夫划船的节奏,小船儿又晃晃悠悠穿过一座座小桥。

    遗憾的是,这一趟他们上门拜访的老先生并不是傍河而居,何况梅老故友李老先生更是一口一句的必须入住寒舍。

    盛情难却不说,可这寒舍也一点儿也不寒酸。粉墙黛瓦的小二楼,就是咯吱咯吱响的木梯和楼板都是好料子。

    据说老先生夫妇俩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如今就连孙辈们都在城里,反而是他们两口子一退休就回了老家定居。

    楼下梅大义和李老先生一起出门遛弯儿,一直时不时就瞟了眼窗外的齐景年也放下了画笔。

    奇了怪了,说是要跑去对面吃小吃的某人居然还没回来?“关关这些天是不是有些不开心?”

    “没吧。”正在整理昨日收获的关天佑停了下手,按着胸口,“我就说我这几天为啥老觉得心里闷闷的呢。”

    齐景年瞟了眼他的小手,双胞胎还真有感应?应该不是,一定是晕船了,不过是症状有所不同。

    “搞不好还真被你说中了,不然她不会又去酒酿圆子。”他妹妹可说过吃了甜的心情会很好,“你说她会不会是想家了?”

    齐景年摇了摇头,“早上锻炼时,我还听她跟义爷爷商量下一站先去金陵,再从杭城倒回海市。”

    “也对。”

    真要照义爷爷和妹妹俩人安排的路线来看的话,这才刚刚开头呢。关天佑蹙了蹙眉,“算了,还是直接问好了。”

    坐着岸堤台阶上,一双小手托着下巴,还侧着小脑袋,微微嘟起小嘴巴的关平安那双大大的眼睛就一直盯着远处,一动不动的。

    要说她没心思?

    谁信!

    “在思考什么大难题?”

    关平安闻言缓缓地转过头,瞟了眼俩人,“你们说河不就是河么,咋就能搞出这么多名堂来呢?”

    “你就想这个问题?”

    “可多了。”

    齐景年拉了拉一脸惊呆的小伙伴,率先一步坐到她身边,“有何感悟?说说看,好给我们长长见识。”

    “太复杂了。”

    无语的关天佑移到关平安的另一侧坐下,也双手托着下巴,“别瞎想,你脑子本来就不好用,想岔了可咋整?”

    “哥哥!”

    “你说你不高兴啥呀?这会儿还有人吃都吃不饱,咱们还能游山玩水。想想这心里头就美得很。”

    “哥哥很开心?”

    “当然。”关天佑侧过脑袋看着她,“你不开心?为啥?咱娘连省城都没去过一趟,可她都说这一辈子满足了。”

    关平安的眼神闪了闪,“是呢。我还记得上回咱们拉娘去邻市,娘她一回来就跟凤姨说了好多话。”

    “可不是么。别瞎想了,有这功夫还不如去跟义爷爷转转。”说到这里,关天佑好像懂了,妹妹一定是想他们亲爷爷了。

    瞟了眼齐景年,他用肩膀碰了碰关平安,“别瞎想哈。咱们多拍些相片,你还可以多画些画,咱们先攒起来。”

    等将来见到了爷爷,你就可以想啥说啥,懂不?“义爷爷故地重游就很开心,等将来有机会咱们就拉爹娘他们过来玩儿可好?”

    “好。”

    “真乖”

    关平安忍俊不禁地畅笑出声,“哥哥,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的兄长?”

    “我也有世上最好最好的妹妹。”一说完,关天佑乐得咯咯直笑,还不忘朝齐景年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搞掂

    齐景年失笑摇头。看来问题就出在天佑身上,可小屁孩如今不是挺好的,他又有何事情值得关关发愁?

    枉他再细想也想不出个眉目来好在关平安又生龙活虎地开始数钱数票了,这一动作可不简单。

    前两天她可不就是没再挖空心思打听当地特产?这次居然连本地特色的菜谱都要惦记上,不错!

    何止。

    你只有猜中了一半。关平安就是再担心,她也明知别说是她,对某些事就是她老子也解决不了。

    况且关平安更也心知肚明一点。这一趟之所以能有机会出远门,是梅老想她兄妹俩人学会“看世界”。

    咳咳说难听点就是看多了,自然就会多长心眼。等一回去,他老人家一定会要他们写心得的。

    还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红烧豆腐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烧豆腐干并收藏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