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这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何进的真实用意。

    他定是早已心怀良策,否则他怎敢贸然进京?

    这么多年他一直待在边关,而不能返回京师,不就是董卓在后面捣鬼麽!

    董卓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会容得下身为国舅的何进呢?

    照这么想来,此次何进进京,犹如羊入虎口,凶多吉少了。

    “贤弟可愿助为兄一臂之力,除去国贼董卓?”

    “董卓祸国殃民,人人得而诛之,我曹家世受汉禄,当然责无旁贷。”

    “好,好,为兄总算没看走眼。实不相瞒,我这次顺道来凤鸣山,是为了和张举结盟而来。”

    “张举?”曹操似乎听说过这个人。

    哦,想起来了,是在巨鹿城的密室里,张角提到过这个人,好像……他在渔阳造反称帝了吧?

    “你我既已是兄弟,就不必隐瞒,为兄已经分别联系了渔阳张举、张纯;益州马相;下邳阙宣;凉州宋健。这些虽说也是反贼,但是都还未成气候,因此尚能拉拢为我所用。”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董卓自绝于天下,四处树敌,已是人人喊打。何进拉拢收买这些人,倒是能够形成一道‘包围圈’。

    “但是,毕竟这些人也是大汉国贼,大哥这么做,即便成功除掉董卓,不也同时等于放纵了这些反贼吗?”

    “贤弟有所不知,我这是将计就计,以毒攻毒。董卓挟天子令诸侯,动辄以朝廷名义为所欲为,对这些大大小小的反叛非但不管不问,而且还采取了‘羁縻’手段,就是先将我大汉搅乱,然后浑水摸鱼,待时机成熟时,取大汉江山而代之。”

    何进的话,深深震惊了曹操,他凭着一腔热血,来取天子剑,虽然沿途所见所闻,心里早已有所思考,但何进的话,显然看的更深更透。

    曹操也明白,以何进肚子里的墨水,是说不出这番话的,他的身后,定是有厉害的谋士。

    羁縻之策,出自《史记司马相如传》,羁,马笼头也;縻,牛也。综合起来,意思就是笼络控制。董卓一方面暗地里对各地的反叛听之任之,由其慢慢坐大;一方面又以朝廷的名义,对这些人当中威胁较大者予以打击和镇压。

    比如巨鹿张角的黄巾军,就已经尾大不掉了。无论是董卓,还是何进,都不可能再行羁縻之策。

    而像张举、马相等人,都是疥癣之痛,其最大期望,也不过是一方诸侯而已,因此还是可以收买的。

    董卓以朝廷的名义给他们‘好处’。

    何进也可以用国舅爷的身份给他们谈‘条件’。

    虽然何进暂时还掌控不了朝廷,但毕竟他是当今皇帝的舅舅,只要他搬到了董卓,同样可以‘一手遮天’。

    所不同的是,董卓意在改朝换代,而何进不过是替外甥夺回皇权而已。

    曹操隐隐觉得何进的做法也有些不妥,但如今大汉帝国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还有什么好法子?

    何进的以毒攻毒,以乱制乱的计策,也算是一丝微弱的希望吧。

    “还有一事,句章郡许韶已经自称阳明皇帝,且其势力也不亚于巨鹿张角,而且为兄还得到一个可靠情报,一个月后,董卓会私下赠送他大量物资,欲借许韶之手击溃‘江东盟’。”

    “江东盟?”曹操脱口而出,想到江东盟,他立刻就想起了孙策。

    “不错,江东盟是唯一有势力与许韶抗衡的大派,数年前,董卓曾派‘鸿门’偷袭江东盟,害死老盟主孙坚,并一度导致江东盟内讧。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孙坚长子孙策已经掌控了江东盟,董卓怕孙氏报复,于是便先下手为强,借刀杀人。”

    “孙策兄弟胆略过人,豪迈不羁,勇猛刚毅,且又深谋远虑,再加上他已得天子剑……”

    “什么?孙策也得了天子剑?”

    曹操便把天子剑一分为三的事说给了何进。

    孙策既得天子剑,一旦回到江东,便是猛虎归山,蛟龙入海。不过现在这个阶段,江东盟还算是共同对付董卓的‘盟友’。

    “大哥,孙策兄弟有难,小弟欲前往报讯于他,你看怎样?”

    “嗯。”何进权衡利弊,还是答应了曹操。

    如今天下共同的敌人,就是董卓。

    而眼下首要的目的,就是先除掉董卓。

    至于以后的事,还需一步步来。

    “好,小弟正要先回沛县老家,祭拜先父,之后便去趟江东盟。”

    “不,贤弟不但要去见孙策,还要见一见许韶。”

    “许韶?这是……”

    “贤弟不知,他也并非真心听命于董卓,贤弟若能晓以利害,劝他一同对付董卓,那咱们就更有把握了。”

    “事不宜迟,小弟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子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飞飞的羽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飞的羽毛并收藏天子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