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二一零五三零外门居住区域,三六零工房。,

    “顺利让对方过来了吗,黑兔?”

    “似乎是成功了呢,仁少爷。”

    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左右,被称作黑兔,有着兔耳的少女缩了缩肩膀,以不正经的态度回答着。

    站在黑兔旁边,那名瘦小身体上套着一件松松垮垮长袍,看起来大概十一二岁左右的年幼少年,听到黑兔的话,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黑兔抬起那双被煽情的超短裙以及吊带袜覆盖住的魅力长腿,换了一个姿势,将食指放在粉嫩唇边,继续说道:“嗯总之接下来就是所谓的听天由命吧?”

    “太悲观也不是一件好事呢,至少要把这里伪装成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很棒的地方才行呢。”

    “其实我们的共同体已经来到了全面崩坏的末期,现在已经处于走投顾路的状态了”

    “如果老实传达这个事实”

    “黑兔觉得这种做让他们对于是否加入我们这个问题产生戒心呢。”

    看着黑兔一会儿握拳一会儿比手画脚,不断变化表情奋力主张的样子,被称做仁的年幼少年,同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什么都交给你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可以麻烦你去迎接他们吗?”少年用着歉意的语气,对着黑兔说道。

    “抱在人家身上!”黑兔元气满满的回答着。

    咚!

    黑兔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当她伸手准备打开工房大门的时候,少年用着一种不安的语气开口追问着。

    “他们的到来”

    “能够拯救我们的共同体吗?”

    “不知道呢”

    “不过主办者说,可以保证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黑兔猛地转身,让下身的那件短裙的裙摆随着飞舞。

    接着,黑兔像是恶作剧般露出了淘气的笑容,说道:“那就是”

    “他们三个人在人类中,是最高等级的恩赐的拥有着喔!”

    “那么,我去去就来!”

    嘭!

    打开大门,黑兔脚下发力,整个人瞬间飞上了天际,只是几个蹦跳,就消失在少年的视野之中。

    而在极远的位置,即将抵达世界尽头的地方,有两波客人来到了这里。

    一波是在上空四千公尺出出现的三人一猫的组合,穿过了好几层事先铺设在着陆位置,类似缓冲材质的薄薄水膜之后,一个个的掉进了湖里。

    而另一波,则是突兀的出现在森林之中,手背上有着一个特殊的印记,独身一人的青年。

    “有趣的小子,要和我来玩一场游戏吗?”这是叶辰出现在这里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就看到了一张苍老的脸,不过比较微妙的是,这张脸长的位置,在一棵树上。

    “树妖?”叶辰很是好奇的说着,一上来就看到这么稀奇的东西,很显然,这个世界和之前那几个世界不一样,这个世界肯定是一个很好玩的世界。

    “真是失礼,老朽可是活了百六十年,有着迷途之森格兰迪这个名字,小娃娃居然用树妖称呼老朽,不觉得很失礼吗。,”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那张苍老的脸上露出的却是一副慈祥老人的模样,而且语气也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

    “但是就算是老爷子你这么说,你不还是树妖吗。”叶辰默默吐槽道。

    叶辰很明显的看到面前的这棵树的树枝抽动了一下,体现在树妖脸上的表情大概就是嘴角抽了抽。

    “别说那么多了,堵上你的恩赐,来和我玩一场游戏吧,小娃娃。”树妖格兰迪这么说着。

    “恩赐?游戏?”叶辰很是好奇的问着,他刚才就听到眼前的这个树妖老爷子要和自己玩游戏,他有点搞不明白,这个地方连树都成精了,难道就是为了玩游戏吗。

    看着叶辰脸上疑惑的表情,树妖格兰迪开口问道:“小娃娃,你应该是第一次来箱庭吧。”

    “我的确是第一次来没错啦,不过这也能够看出来?”反正刚来到这个世界,叶辰什么都不知道,看现在这个树妖的样子,似乎是打算为他解惑,叶辰自然是要好好的了解一下情况。

    “哈哈哈”树妖格兰迪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连恩赐都不知道是什么,这种情况只有第一次来箱庭的人才会有了,要知道,在箱庭里面,恩赐可是人人皆知的东西,以恩赐为筹码,进行各种游戏可是每个人的日常。”

    挠了挠头,叶辰有些无奈的说道:“所以说,那个什么恩赐,究竟是什么东西,是类似钱一样的玩意吗。”

    树妖格兰迪显得很有耐心,刚才还催着叶辰来和他进行游戏,这会却是很细心的进行着各种解释。

    “所谓的恩赐,小娃娃你可以将其当成是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综漫之联盟传承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任性的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任性的咸鱼并收藏综漫之联盟传承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