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道昌进宫面圣,最后连滚带爬的出了天乾殿,快马赶去了江州。

    皇帝给了他一个任务,宣宋却回京。

    不料想裹着一裤管泥正在在河边搬砖的宋却居然直接抗旨了。

    “宋大人这是何意?”谢道昌一脸惊诧。

    “江州目前抗洪正在关键时刻,我没有办法抽身离开。”宋却毫不讲究的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你一天能搬几块砖?真当没了你就不行了?”谢道昌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你说对了。”宋却抖了抖裤腿上的泥,“放眼整个工部,能挑起江州抗洪筑坝的,除了我还真就没别人了。”

    这还骄傲上了?脑子怎么想的?不知道自己被工部尚书卸磨杀驴了吗?难怪入朝为官这么多年,还是个侍郎!

    自己坐实别人的托词,真是蠢到家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蠢?”宋却看了谢道昌一眼。

    “宋大人说什么玩笑话呢?我怎么会有如此想法!”谢道昌满脸笑容,连连摆手,但眼睛里却透着算你还没蠢到家的意味。

    “我出身清贫,是从疾苦中走出来的,深知那样的生活有多不容易,所以我不在乎是不是成了给人拉磨的驴,我在乎的是我拉的磨是否有利于百姓苍生。”宋却突然正色道。

    “哈哈哈哈。”谢道昌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没有私心你会将那劳什子机器的绳子换成细的?骗鬼呢?”

    “爱信不信。”宋却淡然一笑。

    “你不回京,陛下那里如何交代!”谢道昌气急败坏。

    宋却递过来一张纸,“你把这个带回去,自然可以交差。”

    谢道昌结果一看,纸上面画满了弯弯绕绕的线,一个头两个大。

    “给谁?”谢道昌也不兜圈子了,直截了当的问道。

    宋却偏头一笑,“给司礼监天灵小公公,他看的懂。”

    就这样,谢道昌带着一张纸回京复命。

    皇帝没想到宋却会抗旨不遵,当场发作,既然召不回来,那就不要回来了!留在他的江州吧!

    天灵拿着纸再次来到城西,用工部尚书事先吩咐的粗绳子绕好,起重机再次运作起来。

    回宫的时候,天灵看见左文心事重重的提着包裹,往城外而去,天灵忙追了上去,“小左大人,等等。”

    “天灵小公公?你有什么事?”左文停了下来。

    “你要去哪儿?”天灵问道。

    “江州。”左文顿了下,“是我害了宋大人。要不是我当时修了机器,大人就不会被贬到江州了······”

    “那你这是要去追随宋大人?”天灵看着左文身上的包裹。

    “我跟着大人十几年了,他在哪儿我就去哪儿。”左文说罢,转身欲走。

    天灵伸出小胳膊拦住他,递给左文一个小包裹,“帮我把这个带给宋大人,替我向他说声恭喜。”

    “啊?”左文愣住了,脸色有些不好看。恭喜?被贬了还说恭喜?

    天灵笑了笑,没有说话,行了一礼转身回宫复命去了。

    司礼监每天的事情大多重复,日复一日,时间便如流水般,转个眼就炎夏已过秋意渐浓。

    宋却抗旨被贬江州的日子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据去传旨的公公回来说,宋大人欢天喜地的接了旨,还破天荒的塞了一小颗银子给他,虽然少的宣旨的公公根本看不上,但那是谁啊?抠出了名的宋却啊!这多难得啊!

    后来宋大人在江州和原来的司马大人一起,把抗洪筑坝的事情处理的十分漂亮,解决了夏洪危机,还把洪流引到了一个山谷进行蓄水,不仅如此,还特地跑到南边运了一车鱼苗放了进去,别人问他,他也只笑笑不讲话。

    堵不如疏的法子是天灵托左文带给他的,和这个法子一起的,还有一个请求,央他在圈起来的湖里养些鱼,天灵馋清蒸湖鱼好久了。这怎么好说出去?

    江州水患得到解决,宋大人将功补过,皇帝没有追究他抗旨不遵的罪责,也没有给任何赏赐,倒是那位江州司马,赏赐不断,看的宋却十分眼热。

    天灵看着天乾殿外的梧桐叶由绿转黄,轻轻地叹了口气,宋大人不在京城的日子,少了好多乐趣啊!不知道他在江州过得怎么样,那湖里的鱼长多大了,上不上得了今年过年的餐桌?

    “天灵,你在这干嘛呢?”

    背后被轻轻拍了一下,天灵转过头,见是安宁公主身边的小宫女沫儿,顿时露出笑容,“沫儿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呀?”沫儿哼声。

    天灵笑着看着她,没有接话。

    “哎呀好啦好啦,安宁公主见你最近一直没带平西王去承德湖那边,怕出了什么问题,让我过来问问情况。”沫儿见逗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内侍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一顿吃三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顿吃三斤并收藏内侍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