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钱小非这个时候哭天抢地的,往前跪爬了几步到了周天的脚下,抱着周天的腿就不松手了!

    周天眉头一蹙,钱小非有这么大的反应,令周天大跌眼镜。

    “钱大少,你这是怎么了啊?快起来快起来。”

    周天说着,就拉钱小非,不让他跪着。

    钱小非还不干呢,他也不想起来,只想跪在周天的脚下,期望周天能饶恕他,把他弄回华夏去。

    “周公子,我在这里实在受不了啦!你看看我累的,都快累死了!你再看看我瘦的,都皮包骨了,在这里也吃不饱饭……”

    钱小非哭哭咧咧的,在周天面前倒苦水。

    周天哪能看不到啊?眼前的钱小非和以前相比,简直活脱变了一个人似的,实在是惨不忍睹啊。

    “呵呵,你的意思是说,金渝不给你吃饱饭?让你饿肚子了?”

    周天微微一笑,问钱小非道。

    “不不不,金老板给我饭吃了,但我吃着不合胃口,所以挨饿了。”

    钱小非赶紧解释起来,生怕得罪了金渝。

    金渝没好气的瞪了钱小非一眼,其实他这里伙食说不上多好,但也算可以了,是钱小非身子太金贵,吃不惯这里的粗茶淡饭。

    “你有吃有喝的还哔哔个啥啊?在这好好干活不好吗?”

    周天冷冷的问钱小非。

    我草泥马的!

    钱小非气得眼珠子都快瞪裂了,在心里暗骂着周天,却又不敢骂出口。

    “周公子,求求你把我们父子弄回华夏吧,这里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钱海这时也哭哭啼啼的过来了,对周天乞求着。

    周天有些不耐烦了,钱氏父子心也真够大的了,还幻想着回华夏呢?做梦去吧!

    “把你们弄回华夏,再给我使绊子是吗?”

    周天冷声问钱海。

    “不不不,我们不敢了啊!再说我和小非已经成了穷光蛋了,就算回去也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钱海还挺会说的,他太想抓住这唯一的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老钱啊,你听话哈,你和小非好好在这里劳动改造。要安下心来,毕竟要在这里呆一辈子呢,你说是不是?”

    周天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钱海的肩膀,劝道。

    是你麻痹啊?你个周天啊,太特么的损了啊!笔趣阁tv更新最快/ /

    钱海心里这个骂啊,他又气又绝望,哭的更厉害了。

    “行了,你们回去好好工作吧。”

    周天很平淡的说道,然后冲金渝摆了摆手。

    金渝明白,示意手下人把钱海和钱小非带回去干活。

    钱小非和钱海不甘心,还想再哀求周天,被金渝的手下一顿胖揍,老老实实的回去干活了。

    周天说出去的话,向来都是算数的,说让钱小非和钱海在非洲挖一辈子矿,就不会更改。

    现在的钱小非肠子都悔青了,可也无济于事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少爷,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吧。”

    金渝微微一笑,问周天道。

    周天还真有些饿了,于是说道:“走吧。”

    金渝点了点头,带着几个手下,陪周天他们一起离开了这里。

    由于知道周天和巫酒要来,所以金渝早早的就包下了当地最豪华的酒店,专门用来款待周天和巫酒的。

    众人到了这家酒店后,金渝在前面走,招呼着周天他们进去。

    周天四下里看了看,虽然这家酒店号称是本地最好的酒店了,但是跟华夏的酒店相比,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跟北川市的那些高档酒店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个小饭馆子,连北川市的三星级酒店都没法比。

    “少爷,这里的条件就是这样的了,和咱们国内是比不了的,你就将就一下吧,哈哈!”

    金渝哈哈一笑,有些惭愧的对周天说道。

    周天倒是不在意这些,他也能体会金渝的一片苦心,因为金渝已经尽力了。

    酒店里最宽敞豪华的一间包房里,金渝给周天和巫酒不时的敬酒,聊着分别后这些年的琐事。

    当然了,周天和巫酒不是来找金渝喝酒的,他们最关心的,还是萧冬梅,以及被萧冬梅救走的伍家和王家人。

    “金渝,萧冬梅昨晚怎么会那么顺利救走伍家和王家的人啊?难道你的金矿,就没有一点防范吗?”

    周天终于道出了心中的疑惑,他感觉凭金渝的实力,不应该让萧冬梅这么轻易就得逞了。

    金渝一听周天这样问,他不由得很是惭愧。

    毕竟之前在京都周家的时候,他也是相当出色的保镖,虽说远不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强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周天李若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天李若诗并收藏最强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