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拂过,顾重月恨不得掐死春喜算了,狠狠瞪她一眼,往外探去,见云安澜并未回头看这边,松口气,淡淡的瞥了她手中的笼子“那只鹦鹉已经跟着主人回家去了,以后这件事情不准再提”

    “是。”春喜被顾重月不算好的语气吓的赶紧称是。

    云珠笑的头上珠花都在跟着颤了。

    “笑够了没”顾重月坐到她对面,挑眉看她。

    云珠努力的憋笑,免得再激怒了顾重月“其实,兄长他都猜到了情况,你何必掩饰”

    “知道是知道,但是总要留一层脸面,总不能说,那只鹦鹉让王爷手贱给伤了吧”顾重月喝了桌上摆着的醒脑茶,想到这个,就忍不住手痒,很想打沈长安一顿出出气再说。

    “这倒也对。”云珠附和了一句,又忍不住的叨念道“你不知道,林言婉那个贱人,进了太子府之后,太子殿下成日的宿在她那府上其他的妾室都来找我闹了,那个林言婉,还成天到我那得意洋洋的。

    我看着就生气”

    顾重月闻言笑了,给她也倒了茶“你是太子妃,她连侧妃都不是,这你都斗不过她”

    云珠眼眶微红有些哽咽“我就是罚了她,殿下也不会多看我一眼。”

    “我教得了你折腾林言婉,可教不了你如何挽回太子的心。”顾重月有些头疼。

    “若是你,你当如何”云珠一脸期待的望着顾重月。

    顾重月想象了一下沈长安同别的女子你侬我侬的场面,脸色冷漠“若是我,打一顿休了他就是。”

    “你疯了皇室夫妻,哪里能和离”云珠吓了一跳。

    “总有法子的。”顾重月望着她,也反问道“你舍得吗”

    云珠的头摇的如同摆钟一般“这世上再没有比殿下更好的人了。”

    “没了一个林言婉,也许还有下一个,既然舍不得太子,那就注定得在后宅里日复一日的和她们争斗不休。”

    顾重月说的话,云珠都清楚,甚至之前也都做好准备了,大概是最近和顾重月相处的多了,连她都被顾重月的肆意妄为给染了几分恶习。

    “你还没说今日寻我所为何事呢。”顾重月看云珠默不作声,淡淡的提醒道。

    云珠这才想起来道“险些忘了,是关于赈灾一事。殿下最近为此事忧心忡忡,皇后娘娘也为此召见了我许多次,说是我身为太子妃,该为他分忧。

    但是我兄长并不打算在此事上帮衬殿下。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找谁说。”

    顾重月恍然,最近京城里都在为赈灾的事犯愁,虽然说之前宴会上皇上借了她的梯子,让大臣们都要解囊,可还是杯水车薪。她记得,上辈子此事是三皇子解决的这件事。

    当时太子沈长安都未能将此事办妥,京城中难民越来越多,惹得城内不安,还有刺客混入其中,伤了不少的大臣。皇上龙颜大怒,在那个节骨眼上,三皇子提了个办法,让皇上从此对他更加宠信。

    断了仇人的登天梯,等于给自己垒了一丈高。

    思及此,顾重月笑了“此事倒也不是没法子。”

章节目录

七皇妃她是霸王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棠锦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棠锦月并收藏七皇妃她是霸王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