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州郡守脑袋里突然蹦出一个名词。

    钦命巡按咸镜南北四州六镇两兵营监察御史,协查刑狱兵事,直奎郎。

    戏文里叫八府巡抚!

    公文里称暗行御史!

    再加上那句钦点探花郎,吉州郡守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可能要遭!

    看着那面高高举起的马牌,撞枪口上了啊!

    马牌这东西,在李朝只有三种人能配备。第一种是使节团,他们要沿途征用马匹,以驮运贡品以及自身骑乘使用。这种人的马牌上面直接印了五匹马,等于无限量征用。

    第二种嘛就是钦差大臣,比如正宗大王派去修建水原城的蔡济恭。他就是钦差大臣,可以沿途征调民夫驿马。这是为了让他更好的征调人力物力,以完成修建水原城的任务。

    至于第三种,那就是暗行御史!相当于一种身份证明!因为肩负着李朝大王们监察不法,加强王权的神圣使命。所以很多暗行御史不配随从,不住官衙,不着官服,巡查八道,风餐露宿。

    但他同时又掌握着纠核八道官员,重审冤案刑狱,监理各道兵马军粮等巨大权力。

    即使是一道的观察使(文),兵马节度使(武)这两位高官,也同样要受到暗行御史的监察。

    这属于东方文化圈内,君主们最喜欢的大小相制之策,位卑而权厚。新科进士,未受官场污染,冲劲十足,为民请命。

    所以即使到现在的韩国,仍然流传着某某某担任暗行御史,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的故事。甚至找些俊男小鲜肉出演,狂捞一波女粉丝。

    因为他既是大王们整顿吏治的希望,也饱含着普通百姓渴望出现清官的朴素愿望。

    虽然绝大部分暗行御史最后都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但不可否认的,总有个把两个真正清如水,明如镜的好官,震慑着宵小。

    吉州郡守一个脏的不能再脏的官,就算上头有人,有恃无恐。但只要听到暗行御史的名字,肯定心里也会害怕。

    这是一种天然的畏惧!

    尤其是在封建时代,代表着王权至高无上地位的暗行御史,是你你也怂!

    虽然洪景来不是!可不妨碍吉州郡守脑补啊!

    台阶上的众人看到郡守突然从严肃的冷漠脸变成有缘千里来相会的讨好脸,有脑袋的立刻就脑补了出来。

    事儿犯了!

    撇开几个还没明白过来的,以郡守和那位韩老爷为首,一群人提着袍子,一溜小跑,跑到了洪景来面前。

    “不知洪阁郎所来,有失远迎。”吉州郡守自然不会下跪,只是长楫到底。

    “贵郡不必如此,本官受今上御前钦点进士,金院君信重,目睹此番种种,必当具书上奏,以达天听!”

    洪景来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做足了清正廉明的姿态。

    “这都是些抗捐刁民,略施薄惩,以儆效尤,不然今岁方物难以筹措!”吉州郡守再次鞠躬到底,不断解释。

    洪景来示意一眼韩三石,韩三石会意。大步流星走上前去,一把夺过唱名书吏手中的簿册。

    这下子吉州郡众人突然惶乱,这本账怎么能给洪景来拿住。有两人当时就想上来抢,但又迟疑不敢上去。

    “呵!国朝今年需贡皮草一百九十六件,贵郡居然摊派一千七百五十五件!好大的胆子!”

    洪景来其实不大看得懂这年头的账簿,也对不出他这账里的数目,但这不妨碍他翻到尾页看总数。

    “吉州风寒,雨水浸烂,蛇咬虫蛀,略加损耗总是必要的。”

    “损耗乃需八倍之巨?”洪景来大声一喝!

    “贵郡如此百般抵赖!到底为何!”

    “还是乖乖闭厅待罪罢!”

    连声喝问,吉州郡守本就心虚,如今更是被拿住贼证。辩解不得,难以掩饰。天气本就炎热,很快面色涨红,脑门上挂满汉珠。

    “你身为乡班,不思挽解百姓疾困,居然勾结官吏,倾吞良善之民,充纳私属奴婢。本官必定一同上奏!”

    “阁郎,在下、在下…………”那名韩老爷以往都是他横行乡里,欺压良善。今日被人突然拿住,比吉州郡守还不如,支吾着说不出来。

    挡开两个满头大汗的主事,洪景来眼神一扫,数十名小吏官差哆嗦一下,呼啦啦全部跪了下来。眼见着郡守都要玩完,他们这些小弟也肯定无法保全。

    走到李在朝面前,洪景来微微一笑,留了一个胜利的英姿。

    李在朝恍然,这不就是当初那个在野店里一起办事的的年轻书生!

    刚想开口,就被韩三石阻止。他哪里能明白这才过了一年半载,当初的那个书生已经成了跺一脚,全郡震恐的大官。

    往那张原本是吉州郡守端坐的圈椅上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李朝万古一逆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秽多非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秽多非人并收藏李朝万古一逆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