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烟儿仔细瞧了瞧她送到自己手上的东西,见那是一个用好几个微笑着的小木人串联起来的挂件,心里忽然有些感动。

    她抬头认真地看了白岫一眼,又伸手抱了抱她,低声轻柔地对她说道:“谢谢你姐姐,烟儿是不会忘记你和哥哥的。”

    “好好好,姐姐也不会忘记烟儿的。”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而大家伙却在一直寒暄着,并没有注意到时间慢慢地流逝,少真担心若是他们再这么聊下去的话,恐怕会耽误了几人离开的时间,于是好意提醒道:“时候不早了,若是还有什么话尽快说吧,别耽误了时间,若是天黑了下来,这路可就不好走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几人才留意到现在时候确实已经不早了,他们是该到离开的时辰了,于是又互相寒暄了好几句之后,凌王一家人和洛长川季大娘便就此离去,只留下依依不舍的几人还站在四季青的门前。

    宣离看着烟儿离开的身影,忍不住叹气道:“唉,也不知道此次一别,咱们何时才能再见到烟儿?”

    少真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若是想去见她的话,我和岫儿都不会拦着你的,只要提前说一声便可。”

    一听到这话,元青也连忙嚷嚷着道:“那我呢那我呢?”

    少真看了他一眼,才回答道:“你也一样。不过你们两个人若是要离去的话,可得先把手头上的活给做完才行,不要因为兴奋而把活给落下了。”

    得到了回答,宣离和元青高兴地不能自已,异口同声郑重答应了下来,“好,我们会把活干完的!”

    白岫倒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元青和宣离身上,反而独自感慨着时间过得真快,仿佛刚认识他们的时候还是在昨日,可是转眼间就要目送他们离开了。

    而就在这时,洛洛凑上前来好奇的对她问道:“白姐姐,你方才交给季大娘的东西是什么呀?我看那盒子好像有点眼熟啊,我之前是不是见过?”

    白岫想也没想便叹气一声说道:“能不眼熟吗?那盒子就是唐印当铺里的东西呀。”

    “当铺?”

    洛洛闻言稍稍愣了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瞪大着双眼惊讶起来:“难道里头放着的是季大娘典当出去的那些首饰?”

    白岫点点头说道:“正是那些首饰,我想着那些东西对季大娘如此重要,我就将它们赎了回来还给她。”

    顿了顿,她生怕洛洛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似的,于是又接着解释道:“其实说起来我会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别看这段时间以来季大娘似乎只是在咱们这儿当了一个住客,但说起来,她空闲时候便时常帮着四季青的大伙做些有的没的的事情,虽然我已经让她不用这么忙活了,但她却是没把我的话听进耳朵里。我想着我也不能让她白白帮忙,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她才好,于是才想到了这么一个主意。”

    洛洛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是怎么能把这些东西赎回来的呢?我记得唐印那个当铺可是需要当票才能把东西赎回来的呀,你是怎么拿到那个当票的?”

    白岫道:“这还不简单吗?我虽然没有当票,但是我可以让唐印给我把东西要回来呀,反正只要我肯给钱,而且我又不是用来做什么坏事的,他没有理由会拒绝我。不过说起来,他没跟你说过这件事情吗?”

    洛洛想了想才说道:“他好像是说过这样的事情,不过自从知道爹爹和季大娘要离开了之后,我的心思便一直在他们两个的身上,倒是没有认真听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把这消息给落下了吧。”

    而在一旁的少真在听见他们提起唐印的时候却突然有了疑问:“对了洛洛,唐印今日怎么没有过来?凌王好歹是他的侄子,而洛长川是你的父亲,他应该会过来送送他们才对,可是为何我们一直没看见他的身影?可是在忙着什么事情而脱不开身?”

    一听他提起这件事,洛洛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才不是忙的脱不开身呢,他会没有过来,全是因为唐玉今日早上回来了。”

    “唐玉回来了?”

    白岫原本还在猜测唐印今日没有过来是不是因为身上有什么公务没忙完,又或是说他又找了什么借口才不愿意过来的,然而万万没有想到,他今日没有过来,全然是因为他那许久未见的妹妹竟然回来了。

    不过,唐玉回来就回来了呗,她之前也老往外跑,也没见唐印有在什么时候会迎接他妹妹回来呀,这一次怎么有意外了呢?

    然而洛洛一时间没有想到她心中是怎么想的,于是诚恳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呀,唐玉回来了,不过,她这一次回来并非孤身一人,而是又带了另外一个人回来,所以唐印今日才没有过来,我估计他们两个人正在王府里斗气呢。”

    这下少真也是有些茫然了,“唐玉带了另一个人回来?难道她此趟前去边关,还把左愠给带回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四季长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甜叶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叶茶并收藏四季长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