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受沮鹄到钜鹿县担任县长的影响,之前一直担任钜鹿县县尉的张平,也就是沮燕的舅父,因为二人是亲戚的关系,张平被迫不得不右迁到靠近钜鹿县的南绕县担任县长一职。

    从县尉到县长,自然是属于右迁的范围,但是,从一个地方二把手,地头蛇,到另外一个地方担任一把手,对于张平自己而言,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若是按照沮鹄的建议,张平原本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由张平担任钜鹿郡都尉一职。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张平个人运气极好的缘故,还是沮授暗中授意的缘故,对于这个推举,张平自己主动向袁绍推拒了。

    没错,就是张平自己在得到自己极有被任命为新的钜鹿郡都尉一职的时候,主动上书向袁绍推拒了这个职位的。

    事实上,张平的这次举动,既是来自他的联姻,沮授的建议,同时也是张平自己的想法。

    第一个原因,沮授先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写信给袁绍,推拒了沮鹄的这个人事建议。

    而对于沮鹄毛遂自荐,想去钜鹿县担任县令一事,沮授并未阻止,毕竟在此之前,沮鹄已经担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邯郸县县令,以他的个人能力,到钜鹿县只担任一个县长,其实是有些屈才的,只不过,梁期县之败,让沮鹄在沮授和袁绍那里败光了人品,再加上对突然冒初来的甄氏兄弟身份的猜忌,沮授才最终决定放弃培养沮鹄的。

    第二个原因,沮授是知道张平个人能力的。

    让张平担任一县的县尉,那是绝对称职的,不管到那个县都是如此,哪怕是邺城,关键要看袁绍自己放不放心。

    让其担任一县的县长或者县令,稍微有些勉强,毕竟张平在此之前,一直担任的都是武职,从来就没有担任过任何的文职,在治政方面经验不足。

    而让其担任一郡的都尉,明显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更何况,沮授判断,遭遇过第一次黑山贼之乱的冀州中西部,尤其是西部各郡国,再次遭遇到黑山贼袭扰,甚至是洗劫的风险是非常大的,而不是非常小。若是张平在这个时候直接高升到一郡都尉的高位,并非是件好事情。

    若是换做其他时间,沮授并不会阻止张平的这次高升。

    而张平作为钜鹿郡钜鹿县的地头蛇,即便钜鹿县在第一次黑山贼之乱中并未遭遇到任何一个黑山贼头目的袭扰,但是,张平对于沮授的这个判断却还是非常认可的。

    谁知道下一次黑山贼再次袭扰冀州西部的时候,会不会选择钜鹿县为首要的目标。

    而另外一方面,经过魏明的点拨,沮鹄和甄氏兄弟选择了紧邻三个县为任职的地方,不只是因为在大陆泽周边屯田,能够提高粮食的产量这一个理由,还因为,为了防范残余的黑山贼出兵袭扰自己所管辖的县,三县的军事也同样在联动。

    在冀州,大军的控制权,始终都控制在袁绍的亲信手中,即便经由这次屯田,一下子裁掉了四万多人,在易京城留守两万大军,留在邺城的袁绍手中依然还保有五万多的由青壮年所组成的精锐军队。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袁绍并没有再管冀州中西部地区,这就导致这一大片区域内,各郡国下辖属县自身的防御能力相对比较孱弱,兵力比较薄弱,面对极有可能再次袭扰犯境的黑山贼,各县的境况依然还是防御有余,进取不足。

    面对这种情况,魏明给沮鹄和甄氏兄弟的建议,就是他们三人在上任之处,就想方设法各在自己的县内凑起来一支小规模的骑兵队伍,不需要太多的数量,骑兵所骑的战马,也只需要驽马即可,并且,各县各自保有三到五百骑的数量即可。

    这是因为,沮鹄他们三个要防范的毕竟只是从太行山跑出来的山贼而已,更不要提,还是少了张燕或者张白骑这样巨挚的残余的黑山贼。

    在冷兵器时代,步兵面对骑兵,本身就处于极度劣势,更何况,沮鹄他们三个人的目标,也仅仅只是为了阻吓或者击退黑山贼的袭扰或者进攻,并不是为了全歼进犯县境的黑山贼。

    如此一来,只要不要再犯沮鹄在梁期县时所犯得大意轻敌,就不会再遭遇到败绩。

    而三县防务联动,因为三县屯田区域连在一起,且,实际的面积并不大的缘故,防御的压力其实是非常小的,故而,三个县的总机动兵力反而形成了一定的优势。

    面对只出动了一万人就敢直接进犯到钜鹿郡的张大眼,先期在钜鹿郡西部和中部的顺风顺水,也让他开始飘飘然,失去了从一开始出兵便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那种心态。

    当张大眼的前锋部队总共五千人进入到处于三县最西部的任县西部边境的时候,便立即钻入到了沮鹄和甄氏兄弟提前就已经设好的埋伏圈内。

    张大眼一路洗劫而来,不但劫掠到了大量的财物,而且,还趁机从沿途的郡国县境内掳劫到了一定数量的青壮年,以及田丰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皇帝培养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夏闰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闰羊并收藏皇帝培养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