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教习要怎么赢开方教习?难道是用一堆又一堆的符咒,生生把开方教习堆死?”学宫弟子们窃窃私语。,

    “我觉得不会。乌教习符咒水平很高,肯定是有所布置,而不会单纯靠着符咒数量取胜,不管怎么样,我等看着就行。”

    见到乌云仙把自己当成教学工具,开方有种被轻视的感觉。他立刻抽出宝剑,指着乌云仙:“乌教习,我就先出手了。希望你能够支撑三十合。若是你被我几招秒杀,我就要大失所望了。”

    说完,开方就向着乌云仙攻了过去。

    乌云仙见开方冲了过来,不慌不忙,还有闲暇给学宫弟子们解说:“刚刚我说了元婴境和金丹境的三大差距。其中第一个保命上的差距,只有到生死相搏的境地之时,才会体现出来,现在暂时不用。我们要解决的,就是后两个差距。”

    说罢,乌云仙抽出宝剑,同样迎了上来,两人一时间旗鼓相当。和开方斗了三合后,乌云仙说道:“你看,在和开方的斗法之中,我完全不落下风。如今我和他都未曾动用大量法力,因此差距在第二个,也就是感知和直觉的差距。在此,我用精妙的剑法弥补。”

    乌云仙又和开方斗了几招:“你们看,开方的剑法并不强,虽然他屡屡能靠着直觉料敌先机,但是他烂到一定程度的剑法,并不能支撑他来p我的剑招。我再施展出来一些高深的剑招,你们再看看效果。,”

    说完之后,乌云仙加紧就攻势,开方只觉得眼花缭乱,直觉告诉他宝剑应该到的位置,他总是达到不了。开方剑法渐乱,无奈之下,只能用更多的法力,在不舒服的位置上抵挡乌云仙的进攻。

    “你们看,他现在被我的精妙剑招逼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只能靠着自己的元婴境法力支撑。”乌云仙说道,“如此一来,他的法力消耗至少是我的五倍以上,金丹境和元婴境之间的法力差距,也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开方心中大惊:“好精妙的剑法!我在卫国之时看那些超级高手的剑法,也未必比这个乌子玄强多少,难道符咒之道只是幌子,乌子玄的真正能力,在剑法上?”

    “见了这种精妙剑法,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是主修剑法的?”乌云仙对学宫弟子们说道:“其实不是吗。我是那种喜欢用远程的道术和敌人斗法的修士,用符咒和道术组合,不让敌人近身,我在剑法上,只是有一点小成就而已。”

    台下,齐姜暗中撇嘴。乌子玄你剑法小成?那其他人算什么?我也算见多识广,跟着主君见识了不少高人,但是纯粹的剑法能到你这种程度的,可没有几个。

    前些日子你救下我的时候,可是威猛无比,剑光闪烁之间,邪魔们就一个个倒下,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你这叫剑法只有小成?是不是太谦虚了?

    在演武场中,开方见自己用普通剑法拿不下乌云仙,当即深吸一口气,念动咒语,将法力灌输在宝剑上。开方手中的宝剑之上,立刻燃烧起来了熊熊的火焰。开方执着火焰长剑,冲着乌云仙而来。

    乌云仙笑道:“大家看我手中宝剑,发没发现它和你们用的宝剑有什么不同?”

    学宫弟子们仔细一看,有人说道:“我看这个色泽像是竹子。乌教习用的原来是竹剑?”

    “不错。我不但用的是竹剑,还是用普通的柱子削成的。在和开方斗法的时候,要在竹剑上灌注一定的法力。可惜的是,竹剑对上灌输了法力的宝剑太吃亏了,我又比他低了一个境界。因此,我要拿出真正的宝剑和他斗法了。”

    说完之后,乌云仙将竹剑一捏,竹剑化为竹屑,随风散去。随后,乌云仙拿出宝剑,挡住开方。乌云仙在战场上辗转腾挪,总能找到一个省力的点位,抵挡住开方的进攻。

    “使用火焰长剑,是一个颇为泛用的法力使用形式。这种使用形式起源于对抗邪魔,多见于金丹境以上的修士。”乌云仙说道,“这种火焰长剑对付邪魔自然表现出色,但是在修士间的互相斗法之中,可就未必了。”

    说着,乌云仙的剑尖点在开方的火焰长剑上,把他点退了好几步。

    “火焰长剑上的火焰是要用法力维持的。而不能灼烧到敌人的火焰,是无用的。因此,火焰长剑上的法力浪费情况非常严重。我和开方的法力差距,也会进一步抹平。”

    开方打的很难受。他感觉这乌教习仿佛读透了自己的招数。平常防护被轻松挡下就算了,自己突然变招,也总能看见乌云仙的宝剑等在那里,轻轻一送,自己的招式就被p,仿佛自己是故意上去让乌云仙破招一样。

    开方知道火焰长剑无效之后,拿出最后的底牌一颗圆珠。这是他在卫国晋级金丹境的奖励他是在齐国晋级元婴境的,齐国君主给了他不少照顾。因为他是卫国庶长子,因此卫国给他的法器,倒也还算不错。

    “你们看,开方剑法大不如我,打起其他的心思,打算使用法器了。”乌云仙说道,“这颗珠子就是法器。而现在我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封神之独占鳌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节操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节操喵并收藏封神之独占鳌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