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磊一听就高兴的笑了,吴氏早前就跟他提过买仆从的事儿了,只是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跟自家父亲好好说这件事儿。这回自家父亲主动提出了要买仆从,还一买就是一房的人,这下子家里就不怕没人帮着干活儿了,吴氏也能从轻松不少

    “对了父亲,前几日云娘跟我说小溪在女红上极有天赋,说这些日子每日跟着云娘练针线,小溪都能独自完成一个荷包了”

    “真的假的小溪竟然如此厉害吗怎么没有把你做的荷包给祖父瞧一瞧呢”沈在石惊讶的看向沈梦溪问道。

    沈梦溪红着脸道“我做的荷包丑死了才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呢”

    “这话不对小溪做的好着呢你如今才多大点儿个小人儿啊,就能独自做出一个荷包来了,再练上些时日肯定能做出十分精致的女红出来的”沈志磊鼓励道。

    “是呀把你做的荷包拿来给我瞧瞧”沈在石把沈梦溪放下,让她回自己房间拿荷包去。

    沈梦溪不情愿道“祖父非要看吗”

    沈在石郑重的点点头,沈梦溪只好撅着嘴不情不愿的往外走,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又转身对沈在石道“祖父看了可不许笑话我呀”

    沈在石好笑的摇摇头,“你放心,我肯定不笑话你赶紧去吧”

    沈梦溪走后,沈志磊才又开口道“云娘的意思是看能不能给找一个好的绣娘回来好好的教导小溪刺绣女红,不过小溪好像是想要问问她舅母的意思”

    沈在石挑眉看向沈志磊,“小溪想要陈麽麽来教她”

    陈麽麽就是曾经伺候过沈梦溪外祖母的一个宫廷绣娘,当年因绣技非凡在宫中受到排挤,被人陷害差点儿丢了性命,不过也因此瘸了一条腿被赶出了宫。沈梦溪的外祖父傅老大人刚好遇见了,就伸手帮了一把,把她带回了家。自此后陈麽麽就留在傅家,死心塌地的伺候傅老夫妻两人。傅老大人病逝后,她一直跟在傅老夫人身边,直到如今傅老夫人都去世快三年了她从未想过要离开傅家。

    这人沈家人也都见过,当年傅氏还在的时候,陈麽麽经常代表傅家来看望傅氏,给傅氏送东西。

    “那倒不是,小溪根本就不认识陈麽麽大嫂去世之后陈麽麽就没再登过咱们沈家的门了,所以小溪从没见过她小溪只是觉得她舅母在汴京城内居住,身份上能够找来不错的绣娘而已”

    沈在石沉思了一会儿才道“也不是不行不过这事儿,咱们万不可在傅家人面前多言,就让小溪自己去处理吧”

    “可小溪才三岁,她说的话我怕傅家还是会认为是咱们这些长辈在背后教她这么说的”沈志磊担心的道。

    “你想太多了,不说小溪聪慧,知道该怎么提这件事儿,就是傅家认为是我们教她的也没什么,到底还是为着小溪好,傅大郎不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沈在石摇摇头道。

    沈志磊松了口气道“既然父亲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咱们这两年跟傅家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我是真怕”

    沈在石的眉头也皱紧了,他还想着能借着送十三香秘方的机会跟傅家冰释前嫌呢,只怕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啊

章节目录

三生梦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笃行的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笃行的一生并收藏三生梦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