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你这么话说到一半的嘛。”

    百里臻不由得有些暗恨,自己真是睡了一觉之后傻了,信了阿绫的邪,找了阿绫的道儿,想了些不该想的玩意儿,以至于让自己在方才,竟然会徒生了不该有的困惑,脑子也跟不够使了一样。

    因为阿绫前面不着调的一段话这么一搅和,百里臻方才从心底涌起的铺垫盖地的懊丧之情,也在一时之间淡去了许多。

    这样奇妙的情绪一旦转移开来,百里臻的智商便直线上升。能够照常情况思考的百里臻这才发现,自己方才被懵逼住进而罢工的大脑,终于可以正常的运作起来了。

    他发现,自己在大脑停运的时候,做了些傻事儿,就比如,现在还原地躺在床上,和阿绫进行着半吊子的对话。

    这个姿势有点奇奇妙妙的,准确说是很是怪异。特别是,结合了阿绫现在正在俯视他的姿势之后,怪异指数蹭蹭蹭往上蹿。反正是怎么看都知道,正常人是不会这么操作的......

    这么躺着显然也不是回事儿,当然,他要事先说明,他并不是介意被阿绫俯视,毕竟他可是个宽容的男人,这种问题根本不用值得挂心。他只是觉得,躺着说话这种做法不太符合他“神秘莫测人狠话不多的睿王殿下”这样的人物设定。

    于是,百里臻一边说着,一边一个用力,用手肘撑在床上,将身体撑了起来,坐起身后,便半靠在了床头的床栏上。同时,他还伸手来,把方才被阿绫猛一起身带跑一半的被子,连带着同样拥着被子的阿绫,一起往身边拉了拉。

    略微有点冷,而且,这小丫头也离他有点远了。太远了,就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了,也不能及时捕捉到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这点,让百里臻有些不太满意。

    他倒是等着呢,听她细数自己的那所谓“十大罪状”,看看究竟是给他添了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麻烦的。

    反正他仔细想了想,还真没想出什么来。不过她一向是脑子不走寻常路,所以,他想听听她的说法,讲不定就想出什么来了呢。

    ——无中生有。

    “我......”因为力气不够大而被动跟着被子一起缓慢移动回来一些的阿绫——老实说,这件事情阿绫一直没想清楚,很明显睿王殿下他属于病美人,病病歪歪随时会倒地不起的那种,怎么力气倒是比她这个活蹦乱跳精力旺盛的正常人还要大,就算她手无缚鸡之力,也不至于被他像狗子一样任意牵着跑吧,可偏偏,现实就这样狠狠地往她脸上招呼——在感受到百里臻的眼神时,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眼里正在酝酿属于她此刻应该流下的应景的泪水。

    她觉得自己确实是委屈的,只不过,这件事倒不是关紧的,她的委屈内涵层次丰富而细腻,充满了多层叽里。她委屈在什么都不能说,可是偏偏什么又都发生了,而且发生的什么她还都不知道,完了转一圈儿,她还得给对方那个也不知道欺负没欺负、占便宜没占便宜的人道歉。

    这叫什么事儿嘛!

    百里臻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撇着嘴,看着她眨巴着眼睛,看着她打算酝酿一个“我好惨,我太难”的苦难里透着辛酸、辛酸里带着艰难的情绪。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憋了半天,放了个不响的空炮。

    因为,只见阿绫原先还在眨巴着眨巴着的眼睛,忽得在一瞬之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一下子便收起这一切的情绪,转而用一种无比严肃的神情看着百里臻:“殿下,您是不是......”

    您是不是性取向和别人有点点不一样啊喂!比如别的男孩子喜欢女孩子,您是男孩子喜欢男孩子啊!

    这话,阿绫不太敢说,不对,哪是不太敢说,分明是给她十个脑袋都不敢说!

    其实,在快速平复自己的情绪之后,阿绫本是打算按照套路战略性认错的,就像百里臻预料的那样,不然也不会说出前面那句“我好像......给殿下添麻烦了......”这样认错的话。反正嘛,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也不怕认错道歉这种事情,无论怎么说,她都觉得自己有理且充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百里臻的话之后,就在那个电光火石之间,她的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怪异而可怕到毛骨悚然的想法。

    这想法可真是太难了......

    之前,其实她也隐隐有类似的感觉,毕竟平心而论,,根据“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的定律,百里臻对待她这个下属的态度,和对其他人的时候相比,可当真是好多了。只不过,这样的细微差别,当时未能引起根本没认真往这方面想的她的重视,再加上某种感觉也算不得什么石锤,只能说是给下判断的人提供一些判断的数据。却是可惜得很,一直未能及时捕捉到,或者,准确说是未能愿意往那样的一个方向展开联系。

    而这一次,她终于准确捕捉到了这种想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兔子酱包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兔子酱包包并收藏太史公曰王爷请绕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