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袍的身影渐渐于阴影中浮现,狰狞的铁面如同噬人的饿狼一般可怖。

    “好邪门的剧毒,这便是那千机筒罢?不过单凭这种奇门机巧可没法将我留在此地。”阴森而低沉的男声从那狼形铁面之后传来,于衣袖之下的左手手腕猛地一抖,一柄微微散发着寒意的狼首短匕被其从袖中抖出,被其反手握在手中,身形微微一晃,竟如同镜花水月般缓缓消散。

    阴暗幽静的林子里忽的平地起微风,足足有五袭红袍身影缓缓浮现,手中皆有一柄狼首短匕,竟让人一时间分不清到底孰真孰假。

    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幻术,那五道身影即是本体又是分身,且都有与本人一般无二的实力,乃是当年一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临终所创,被这天赋异禀的狼狩司大统领得到之后更是加以改进,若是不将五道分身一同击杀便无法破开,可要同时击杀五位鹰狼卫红衣统领又谈何容易?不知有多少江湖高手都死于这一招之下。

    却不知为何,那背着白布包裹的俊秀中年眼中神色始终不变,平淡的看着那五袭红衣,如同看着死人一般。

    “玉流!小心!”

    始终被中年男子护在身后的清丽女子焦急的大喊着,一道红衣身影竟已然冲至其身后,手中的狼首短匕带着撕裂空气的呼啸悍然刺出!

    就在那短匕即将刺入的前一刻,那英俊中年身形一错,如同巧合一般的避过了刺来的匕首,一侧身便已出现在那道身影之后,修长如玉的白皙手掌上,五指化做钩状,紧紧地扣住那道分身的头颅。

    那袭红衣被扣住头颅后并没有丝毫犹豫,反手便将匕首闪电般向后刺去,其余身影也疾冲而至,刚要举起手中短匕,异变突生!

    只见中年扣住其头颅的单手悍然发力,指尖狠狠地穿过其头骨,直接刺入脑内,一股肉眼可见如同黑蛇一般的不明黑线顺着中年手上的经脉迅速冲入其头颅之中!

    五道身影皆如同筛糠般剧烈的颤抖着,紧接着其余四道缓缓消散,只余下那被中年扣住头颅的一人。

    背对着中年的狼面如同镜面般破碎,露出一张布满痛苦的阴桀的面孔,不解,恐惧,惊骇的情绪在其肿胀突出的双眸内交织,不明白自己的功法为何会突然消散,不明白为何此人与情报上的资料相差如此之大。

    中年缓缓松开手指,那位红衣统领便浑身无力的向前倒去,艰难的转过头,那张阴桀的面孔之下,无数密密麻麻如同黑蛇般的内力在其中游动,骇人至极。

    微微张嘴,想要发声,却发现喉咙竟发不出一丝声音,如同被凌迟一般的剧痛迅速从头部蔓延至全身!

    那中年男子向前踏出一步,蹲下身,看着那张布满‘黑蛇’的阴桀面庞,嘴角一钩,如同与老友谈笑一般轻笑道:“你看,本座都说了想要放你一条生路,你就是不听。”说着,对着那张面孔缓缓抬起一只手,‘砰!’,血肉横飞,这位鹰狼卫红衣统领足有那江湖宗师境界的体魄竟在这一掌之下四分五裂,那些飞散的血肉在碰到中年的前一刻如同遇上无形的壁障一般,无数道黑气随着其身体的破碎又重新飞回了中年掌中。

    俊秀中年缓缓起身,轻轻拍了拍手,转身走到女子身前,一把将其抱起,目光中尽是怜爱,缓声道:“没吓到你把?”

    那女子似乎对自家夫君的行为已然习以为常,轻轻摇了摇头,靠着男子的胸膛,细声道:“虽说我知晓夫君的厉害,可刚才看到那人举着匕首刺过来的时候,还是……”

    面冠如玉的中年笑了笑,伏下身,额头与女子抵在一起,宠溺道:“这都多少年了还是个小傻瓜,不过我可不是当年那个小毛贼了,放心吧。”

    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弄得俏脸微红,将头埋在男子的胸口处,唇角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轻轻摇头,低声说了句,“抱紧了!”便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数月后,青州的一处村庄私塾内,黄昏阳光透过窗沿照进屋内,些许尘埃浮于空中,稚嫩的读书声传出,分外祥和。

    面容清秀蓄着长须的中年男子捧着书卷随着声音一同默读着,抬眼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向下压了压手,对着屋内的十几名稚童微笑道:“今天就到这里,最近西边山里的大虫闹得厉害,我送你们回去罢。”说着,走到门前,轻轻地推开门。

    “玉先生,一共就几步的道儿,我们自己个儿回去就行哩,我听大人们说师娘就快生娃娃了,先生还是回去陪着师娘吧。”穿着花布袄的女童极为懂事的说道,其余的孩子也纷纷附和。

    那玉姓的教书先生笑了笑,缓声道:“没事,没事,你们师娘那不打紧,离生产还远着呢,我正好有些事要办,顺路送送你们。”

    如今正是秋季,地里的庄稼都已然成熟,正是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时候,将孩子们尽数送回的教书先生慢慢的朝着西边走去,见着路过的村民们都会笑着问候一阵。

    “玉先生这是上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血源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胖胖的小书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胖胖的小书童并收藏血源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