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番折腾,在7日深夜,瓜平终于入梦,然后...

    ......

    时间,木叶19年春。

    地点,志村团藏家的厕所。

    瓜平睁眼,看着镜子里的脸,竟无语凝噎。

    说好的鸣人呢?

    怎么还是团藏?

    还跟之前那个梦连起来了!这怕是在为难我瓜平!

    春光正好,万物复苏,梦里的雀儿越发显得羽毛鲜艳,但瓜平此刻并不想夸她好看。

    “这这这是在搞我?”瓜平很难受。

    不怪他失态,实在是...想到将来千万个黑锅扣在他脑门子上,然后被二柱子砍死n多次,怎么也不可能冷静啊。

    “嘁,团藏有什么不好吗?现在才木叶19年,还有41年才开始正式剧情,现在的团藏还啥事情都没干呢,你慌什么?”

    ???好像挺对。

    “好了,别摸摸蹭蹭的了,外面那个是猿飞日斩,他来找你有事的,吃了翻译年糕就不存在语言问题了。有什么话要问的,晚上我再来,到时候慢慢说。”

    说完,雀儿就飞走了。

    瓜平扶窗,还是轻声说了句“谢谢你”。

    也不管雀儿能不能听到,自己心里明白就好。毕竟,自己何德何能获得这份机缘呢?雀儿给了自己这么个机会,如果自己连一点谢意都没有,那才真是混蛋。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她。

    据他猜测,雀儿这样能把梦境具现、调整时间流速的肯定在时间和空间方面有极深的造诣,以他看小说的经验来看,这怕是超然物外的强者,自己靠什么报答?

    权且先把这梦做好,让自己足够强,然后在现实世界击杀方平吧。

    “团藏吗?哼哼。只要我团藏不搞事情,忍界都能和平,我慌什么呢?”资深团黑瓜平同学紧了紧护额走出厕所,回到饭桌旁。

    “团藏,你怎么去这么久?”日斩坏笑。

    “嗯?哦,应该是吃坏肚子了。对了,之前你说了啥来着,我当时肚子疼没注意听。”

    “持续三年的战争,可能就快要结束了,无和鬼灯幻月不久前同归于尽。”

    “二代目土影和二代目水影?”

    瓜平看火影的时候回忆篇大多跳了,是以对团藏这一辈人年轻时的事情不是很熟悉,毫无剧情优势。

    “对,一会儿例会时扉间老师将提到接下来一些战略部署。时间也快了,一起去吧。”

    瓜平团藏便莫名其妙地跟着猿飞出了门。

    “对了日斩,你怎么没胡子了?”

    猿飞日斩眉毛一挑,然后不好意思地道:“之前不是为了震住那三个学生嘛,有胡子显得有威严一些,可新之助出生之后,琵琶湖怕我扎到孩子,昨天一狠心就给剃了,哈哈哈。”

    emmm,日斩的儿子不是阿斯玛吗,怎么叫新之助?哦,阿斯玛好像是小儿子来的。

    瓜平突然想到一个大问题,他没有团藏的记忆,要是一不小心漏出借尸还魂的马脚,是不是会被千手扉间切片研究?

    怕什么,这些人应该都是梦境中的npc,没有明显问题应该就没事...的吧?

    但还是慌,怎么办?

    不管了,稳妥要紧,先给日斩打个预防针吧。

    “日斩,最近真的是发生了好多事情啊。你看,你连胡子都剃了,旷日持久的忍界大战也要结束了,我得跟上时代的变化!日斩,我改名了,以后叫我志村瓜平团藏!”

    瓜平觉得名字都改了,别的什么细节问题应该就不是问题了。

    “那你随意啦。嗯,以后就叫你瓜皮团藏了。”猿飞没在意这些,忍者嘛,为了谍报工作可是连姓都能改的。

    瓜皮......

    瓜平嘴角一抽,但也没有纠正日斩。得,时隔两年,这个绰号又回来了。

    还好,“瓜皮”这个绰号是形容团藏的,和他瓜平没有关系。

    这么一想,他这个团黑似乎还生出一种莫名的爽感。

    于是,瓜平得名瓜皮团藏。

    ......

    不多时来到火影大楼的会议室,呼啦啦一屋子坐满了人,瓜平大多认不出,还好有台签。

    上首肯定是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

    会议桌两边的则是木叶村各大族小族族长或各部门要职。他和猿飞就是坐在这边。

    而下面正对着火影席位的,则是十几张靠背椅,除了第一张椅子靠在桌边,由台签晓得这空位是上忍班班长的,别人没有台签。

    上忍班班长的台签上写的是猿飞日斩,而日斩却坐在猿飞一族族长的位置上,所以班长的位置是空的。

    有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木叶之梦中氪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静小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小渊并收藏木叶之梦中氪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