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日斩到底是心软的,压根没有往鱼死网破的方向上想。

    瓜平其实思考过转寝小春的提议,却无奈发现时机已过。他隐隐觉得唯一的机会就是日斩即位之前那次众议,那时本可以仗着扉间“御令”这把尚方宝剑来一手强杀,可惜啊,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不过也还好,至少瓜平觉得也还好。这不是开完会之后老一派就没动作了嘛,两派在僵持不就说明能五五开嘛,慌啥哦?

    不几日,云隐来使,日斩瓜平六人以及木叶中下层才终于得到扉间的死讯。老一派的代族长们都“悲痛欲绝”,千手楣间恸哭着把“代”字去掉了,理由是纲手绳树还太小,他就算再悲痛也必须扛起千手一族的重担。

    旋涡水户一直窝在宗家主宅不出门,对于千手楣间夺权居然没有任何表示。

    瓜平和日斩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派系岌岌可危的处境,还在讨论派谁去与前来请罪的三代雷影会晤。

    “就决定了,团藏你去吧,我们几个白天事情多,不像暗部可以选日夜班。”

    “行的行的。”

    ...

    “组织上决定了,由团藏负责接待雷影”,看似儿戏,事实上还是给瓜平配了一些人手的。

    在接待团中,瓜平实际上充当的是一个吉祥物的身份,只是名义上的负责人而已,日斩还是很贴心地安排了一个奈良家的上忍作为智囊,一个山中家的上忍作为联络员,以及一众上忍作为护卫。

    根据团藏的记忆,奈良家的凤梨头和山中家的帅哥居然是两家主脉长子,不出意外就是未来的族长了,这不仅代表猿飞对此次会晤的重视,更代表这两个家族至少是在两头下注的。日斩有希望积累一些政治资本。

    打点好礼器,一行人出了木叶大门,云隐使团就在这里等着了。

    三代雷影,曾用名夜月·布拉依,因为继任雷影而改名为夜月·艾三世,算是瓜平他们的熟人了。之前他就在战场上与秋道取风他们交过手,远在雨之国战场的日斩和泷之国战场的团藏也都听过他的名字。

    后来瓜平取代团藏并出使云隐村,布拉依作为夜月一族年轻一代领军人物、下任雷影的有力竞争者,在结盟之前也是有露过脸的。

    看着眼前这个肌肉兄贵,瓜平突然想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原著中提过的“一到四代雷影都是夜月一族出身1”,这意味着雷之**事大权被夜月一族垄断,可云隐的人们却丝毫不觉得奇怪,就像皇帝死了皇子即位,没有皇子同族即位,云隐乃至雷之国潜意识里已经认同了这一制度。

    那如果,仅仅是如果,木叶的火影换代出了差错,三代火影是千手,往后的火影也都还是千手,会不会像云隐一样,火影就成了千手家的世袭?

    很有可能啊。毕竟其他各国都是学木叶的,木叶建立时民主公推火影,其他四家肯定是学了去的,可最后呢?雷影成了世袭,风影也都是控沙三脉出身,土影的二三四代也都是同族2,仅有雾隐动不动就政变才没陷入这个怪圈。

    那说明在忍界这个广义的封建贵族君主制的世界,世袭就是目前很长一段时间的大环境。便是后来的木叶实际上也差不离的,总结一下不难发现:1.历代火影大都出身不低2.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师徒或血缘关系3.成长过程中的资源与人脉之类的东西寻常人比不了。3

    “那么,如果千手楣间想借此成势,而我这个团藏又不如本来的团藏给力,日斩莫不要完蛋?木叶岂不将真如云隐一般?不对,甚至不如直爽的云隐。”瓜平忍不小声沉吟起来。

    “团藏大人您说什么?”站在他边上奈良鹿鸣忍不住小声提醒他注意场合。

    “额,没什么,突然想到一些事情。”瓜平揶揄过去,然后对着三代雷朗声道,“布拉依大人,现在应该要叫您雷影艾大人了,此次会晤,希望木叶与云隐能友善交流,继而共同展望和平才是。”瓜平在背稿子。

    “那是当然,能与木叶暗部部长共商忍界大事,我也感到荣幸啊,还希望此次会谈能消除误会,为了忍界,我们多多体谅才是。”三代雷影直接在读稿子。

    与此同时,山中守柯将现场内容实时传达回火影办公室,此刻那里也在同时进行一次临时大会,联络员为山中一族代族长。

    转寝小春起身道:“火影大人,火雷同盟时我因病晕倒没有过去,可是我怀疑,三代雷影与金角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那次政变的最大获利者就是他,正是靠着这次政变,他没有先代遗命,也没有公推,就当上了雷影。就算不是他策划政变,也很可能是他养贼自重,是他间接毁掉了先前极佳的局势,并导致老师身亡,所以我提议...”

    “慢着,照你的意思日斩大人可也是我们木叶方最大的获利者,难道日斩大人也有问题不成。”某代族长打断了她。

    好几个老家伙开始起哄。

    转寝小春杏眼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木叶之梦中氪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静小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小渊并收藏木叶之梦中氪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