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仲楷还在那里纠结之时,城下的彭林却有些不耐烦了。毕竟,他可是带着军令而来,必须得尽快拿下长子县的。但他手下乃是骑兵,不可能像是步兵一样的去攻城所以,此时的情况之下,不得不虚张声势一把。

    “撤军”彭林一声令下,众军立刻掉头,往来时的方向缓缓离去。

    城头上的众人,见到城下华山军说走就走,没有半点停留,不由的有些惊讶。

    尤其是胡仲楷,之前他还以为这些华山军一定会想办法进城呢。他只想到防止这个事情,却没有想到华山军说走就走,一时间也有些慌了。

    “大人,再不决定,可就迟了啊华山军一旦离开,咱们独自承受并州兵马的攻击不说,日后李将军追究起责任来,咱们必然会被视作叛逆的。终究,咱们现在还是华山军之臣,得听从李将军命令啊”见到华山军离开,不少的人都急了,县丞立刻劝道。

    冯鸯的命令虽然重要,胡仲楷虽然想两边讨好,但此时的情况之下,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啊并州那边会出兵南下,其实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这个消息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想到这些,胡仲楷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连忙派县丞追了出去,将彭林的大军给请了回来,这一回,他不再坚持了,而且还给大军准备好了安身之处。

    “胡大人,你可是好大的威风我等在陇西与苻秦大战时,都没有遇到你这么大架子的人啊”进城之后,彭林虎着一张脸,看着胡仲楷冷哼一声,说道。

    “将军息怒、将军息怒不是下官不愿意让大军进城,实在是有些怕了。过往这上党之地,来往官兵不少,每一回入城之后,都是祸害百姓不轻,下官实在不敢掉以轻心了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将军多多包涵”听到这话,胡仲楷不由的陪笑着说道。

    “哼,你当我们华山军是那些乱军败兵不成将军大人军法森严,从不允许骚扰百姓念在你也是为了顾全百姓的份上,先饶你一回你且准备一下,李参将他们即将率军前来支援大军随后就到”听到他的说辞,彭林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训斥了几句之后,交代道。

    “啊还有大军前来”胡仲楷愣了一下,颇为惊讶。

    “若不然,你以为就靠这一千骑兵,能守得住城池再说了,大军行动,岂是守城就行的我华山军出兵,不动则已,一动则必灭敌军”彭林冷冷说道。

    “是是是,下官这就前去准备妥当”胡仲楷不由的伸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小心答道。

    大军进城,胡仲楷便不得不将自己的县衙给让出来了。等到安排妥当之后,天色不早,他才回到自己住处安歇。

    不过,在这之前,他却是写了一封信,而后派一个可信的仆役前往送交在壶关的冯鸯。只是,这封信还没有出城,便被华山军给截获了。

    彭林也没有去找他的麻烦,只是将这封信给留了下来,当作不知,而那个仆役也暂时被关押了。

    当天晚上,李二黑与吕光率领着二千大军赶到,迅速的入城之后,接管了整个县城的城防。一时间,县城之内驻扎了三千大军,再加上原本的兵马,有四千余人,守卫这个城池的话,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

    华山军控制了长子县之时,张蚝率军刚刚过了襄垣县,离长子县尚有一百五十余里。他们步卒居多,虽然全力赶路,至少也得有两天时间才可能到达长子县城外。

    张蚝此人,本来姓弓,就是上党本地人。他是张平的养子,十分的勇猛。不过,这个人也是一个狠人。

    据说,此人与张平的侍妾私通,结果被张平给发现了。本来嘛这种事情在这个时候也不算啥大事,张平也不打算处置他。但张蚝自己心中十分愧疚,居然自己将自己给阉了。

    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能不狠嘛历史上,苻坚与张平在并州大战,就是因为张蚝太厉害,导致邓羌率领的兵马被挡住了一个多月都没有能够获胜。

    最后,苻坚也没有办法,只得招募勇士,想要生擒张蚝。最后,军阵之上,是吕光一矛将张蚝给刺下了马,而后被邓羌给生擒的。

    也正是因为张蚝的失败,所以,张平立刻便投降了。苻坚对张蚝非常的器重,经常让他侍卫左右。不过,张蚝勇则勇矣,但智谋不怎么样。所以,后来历史上便对他没有什么记载了。

    正是因为熟悉这一点,所以李信才会特意将李二黑与吕光给调集了过来。让他们守在长子县的话,等到张蚝赶到,也休想攻下由两员猛将把守的长子县来。

    搞不好的话,他自己还会被李二黑他们给抓住了。那样的话,南下的并州兵马必然群龙无首,军心大溃。李信便正好率军一鼓作气,杀到武乡县去,直抵太原边界。

    第二天上午,李信率军赶到了长子县。不过,他只是进城看了一下之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就此留下,因为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这长子县便交给你们了一旦你们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东晋唐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无语道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语道尊并收藏东晋唐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