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环一心向往贾蔷在府外的安乐窝,死活纠缠着贾琮,非要他答应着下次带着自己去耍一耍才行。

    贾琮面儿上答应得痛快,心里却忍不住偷想:

    那儿是个什么好地方,就这么想去?!

    那里不过是个兔子窝罢了!

    况且,就以环爷的容貌人品,即便是去了又能有什么作为,到时候不过又是凭空受一顿刺激,少不得又要叨咕说旁人因他不是太太生的瞧不起他、欺负他。

    因此,贾琮不过胡乱答应了几句便反过头来问贾环道:“你怎地到东府来啦,可是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贾环这才时想起自己为什么来寻贾琮,只见他满脸顷刻间又都是笑意,笑嘻嘻说道:“我这次来找你可是有正经事儿呢,你快随我去西府里去,有天大的好事儿等着你呢。”

    贾琮闻言忙也问道:“什么好事儿,难道是老爷、太太奶奶们高兴,要发银子不成?”

    贾环听了便翻白眼儿不赢,撇嘴道:“想得倒美。别说那帮子铁公鸡一毛不拔,即便是发银子了,能有你我什么事儿?不过倒是有人发金子银子呢,你猜猜倒是谁?”

    贾琮摇头笑道:“不知道,你西府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和你西府的一众老爷太太也都不熟悉,我怎猜得到?”

    贾环也不再卖关子,忙笑嘻嘻说道:“是新来的薛姨妈和薛宝钗姐姐在那里发好钱呢,见者有份,连许多丫鬟都得了,就连我也得了两个金锞子,这不是想起你来,特意叫你快去领。”

    贾琮听他这么一说,登时又想起薛蟠方才那豪爽的样子来,心里忍不住便暗自腹诽:这薛家还真是土豪,一来了就四处发钱买好,还真是有意思。

    他这里正琢磨呢,冷不防贾环一把拉着他就往前跑。贾琮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刚想要抱怨,却听贾环却又急冲冲叫喊道:“你还不快着点儿?!有钱可领还是这般磨磨蹭蹭的,看一会子人家把钱都抢光了,到时候你可什么也捞不到了……”

    他一面说一面使劲儿拖着贾琮就只顾低头疯跑。

    贾琮见他如此,有心想数落几句,和贾环谈谈为人处世的大道理给他听,再讲几句人要有气节之类的废话给他听。但一转念间又想到贾环有了这等好事儿第一个就想到他,心里莫名就感动不小,忙紧紧闭嘴不吭气了,跟着他就是一阵疯跑。

    两个瘦小的庶出少爷奔跑迅速,如离弦之箭一般。眼见两人一口气就跑到了东府黑洞洞的大门跟前。他两人正要抬腿迈过门槛,猛然就见门槛外突然伸进两条腿来。

    眼前的人腿来得措不及防,二人也来不及躲闪,直直就和那两条长腿撞在一处。

    贾环先就“哎呦”叫了一声,“噗通”一声栽倒在门槛外。贾琮虽然稍后一步可也没好到哪儿去,结结实实和迈进来的大腿相撞。他比贾环可机灵些,眼见自己要摔,忙就伸手紧紧搂住了那条长腿,几乎把人家的裤子也扯掉了。他好歹倒是没摔得太狼狈,却把人家的裤子扯了好大一道口子。

    将要进府儿的人恐怕也绝计想不到会有此一劫,登时也是双腿一乱,狠狠摔倒在地。

    贾琮这里将将扑倒,耳朵里便听见一阵嘈杂声四起。

    在这一片喧闹的嘈杂声中,夹杂着一个女人尖锐愤怒的叫骂声,听起来倒是颇有几分熟悉,辨识度很高。但贾琮贾环两个这一刻自顾不暇,虽听得叫骂声熟悉,可一时间也没功夫去分辨是哪个在叫骂。

    贾环这一下子摔得很惨,栽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贾琮虽然没像贾环那样摔得七荤八素,但也在一阵手舞足蹈后倒在地上。

    奇怪的是,他摔是摔了,却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他反应奇快,一经摔倒便即刻手脚并用爬了起来,着手处只觉一阵软绵绵,想来是正好摔倒在旁人身上了。

    他尚未爬起耳边就听得一阵连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只听人高声叫骂:“谁家的小兔崽子,走路不长眼睛的?!连二奶奶的驾也敢撞,是不是不想要命了?!”

    又听人大叫道:“快,快点儿先把奶奶扶起来,看有没有跌着了?”

    尖叫声惊天,几乎没把贾琮耳朵喊聋了,震得他脑袋里“嗡嗡”乱响。

    事到如今,他们两个就是闭着眼睛也知道冲撞到哪个了:真真是倒霉,贾环拉着他只顾疯跑,一心害怕误了薛太太和薛宝钗发钱,估摸着是把王熙凤的轿子给撞翻了。

    贾琮第一反应就是厌恶起薛蟠母亲来:您老人家不好好的在原籍待着,跑到京城来做什么?

    就算是您老人家来了京城,老老实实待着不好么,偏又要乱发什么钱,显摆你有钱是不是?真是又土又豪。

    况且,你在贾府摆什么有钱人的谱儿,您这可不是班门弄斧?贾家没钱是怎么着,您这是寒碜谁呢,莫不是寒碜林黛玉妹妹没你家宝钗姑娘有钱?

    若不是你们这样,少爷我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红楼发家致富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红楼大玩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楼大玩家并收藏红楼发家致富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