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闽浙巡抚林燮元捅死了个人——还好似是为了往外跑给捅死的,若说原先的看管还是隐晦的暗中看管,如今就是明着看管了。

    在海上训练的余靖宁他们,是天快亮的时候才回来的,听完营里人的汇报,余靖宁连衣裳都没换一身,直接就进了林燮元的帐子。

    林燮元刚被逮住的时候,就让一群兵士给捆了个死结,这会子正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可他却是个气定神闲的模样。要不是他身上脸上的血点子都没擦掉,根本都看不出来那个拿匕首扎死人的是他。

    车四见余靖宁脸色不大好,赶紧给他端了把椅子过来坐。

    余靖宁坐在林燮元对面,开口冷笑了一下:“我还不知道,原来林巡抚这样厉害,竟然还是个练家子,身上还随时带着迷药。是我小瞧你了,就不该只找两个人来看着你,一早就该将你这么绑着。”

    总归已经撕破了脸皮,林燮元早就不想摆着一副温和恭谦的嘴脸了,只是扯了一下嘴角,道:“过奖。”

    先前被捉住的时候,林燮元就被里里外外搜了身,还真从他贴身戴着的手串珠子里拧出了一封信来,上面蝇头小楷密密麻麻写了大半张。

    屋子里的东西也全都被找了出来,甚么迷药匕首之类,一应俱全,全都摆在了余靖宁面前。

    手底下一个兵士将那信件递给了余靖宁,上面的字儿写得当真是小,应当是怕被水泡坏了,写完之后上面又封了一层蜡。余靖宁拿手指甲刮了刮,这才看清上面写的是些甚么东西。

    他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这是事无巨细将营中的事儿描述了个遍,再一看,抬头上写的两个字,赫然就是“印公”。

    这一封信是送给裘安仁的。

    余靖宁抬起头来,看了看林燮元的脸,他当时将那兵士捅了一匕首之后,自然有官阶高的兵士下令不能杀他,要等王爷回来才能裁夺,于是这帮兵士为了泄愤,只好将林燮元打了一顿。

    现在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有点血迹。

    余靖宁这样打量他的时候,林燮元竟然看也没看他一眼。

    “你写信给印公,是要作甚啊?要是汇报战况,何不光明正大的汇报,怎么用这样的伎俩?”余靖宁盯着林燮元,企图要他抬起头来正视他的眼睛。

    谁知道林燮元根本就没有这么个打算,依旧盯着地下:“王爷是聪明人,当然知道我这是在干甚么,就不必明知故问了罢。”

    还从没见过林燮元这样说话的时候呢。

    余靖宁挑了一下眉毛:“前些日子那样躲躲藏藏,就为了不让人发现了,还想洗脱自己身上的嫌疑,今日是怎么了?不怕死了?”

    “我就算表面上掩饰得天衣无缝,你们又会信我吗?还不是一样防着我?”林燮元终于抬起头来了,冲着余靖宁笑了一下,眼神中似乎带着轻蔑,甚至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余靖宁分辨不出这是怜悯还是艳羡,“其实你们根本不会杀我,对不对?”

    林燮元说到这里,整个人都高兴了起来,若是他这会儿双手没有被绑缚,恐怕就要开始击节大笑了:“我要是死了,朝廷就要派新的巡抚过来,总之不会让你这个闽浙总兵在这里一人独大的。而新派来的闽浙总兵,你们新派要是又没争取上,那来的就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人了。又要重新查,重新试探,可不是还要花不少功夫?还不如留着我这个人在这里,干脆就这么监禁着,既不算死了,也不算活着,多好。”

    林燮元说的不错,余靖宁的确是这样打算的。

    林燮元送出去的这封信,是送给裘安仁的,裘安仁又不是敌军,他们这样通信,顶多是能算个结党营私。

    嗯,更何况信中也不过是营中的一些情况罢了,也提道要怎么“谋害忠良”,余靖宁要查他,甚至能算是因着自己的私事。

    能定罪的只有一点,他捅死了一个阻拦自己的兵士。

    所以,如今林燮元这种情况,既不能上报朝廷定罪,也不能滥用私刑,把那尚方宝剑甩出来,将林燮元先斩后奏了——余靖宁又不是不回京了,这还远不到和朝廷撕破脸的时候。所以最好的处理就是,秘而不发,然后将林燮元彻底监禁起来。

    这一场谈话几乎是不欢而散的,后来车三车四他们给林燮元上刑,也就只能让他说出来:“能查的你们全都查出来了,还要我说甚么。”这种话。

    余靖宁吩咐下去,别上刑上太重了,人不能死,这才作罢。

    年轻的平朔王爷一宿没睡,这会子又连轴转处理林燮元的事儿,脸色瞧着更加不好了。车四早就习惯了,可是车三吓得够呛,连看余靖宁的时候都只敢偷偷地瞥上一眼。

    余靖宁坐在自己帐中,将林燮元那封信往桌上一拍,皱眉道:“不对。”

    车三车四兄弟俩齐齐看了看余靖宁,这……哪里不对?

    的确有点不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烟花散尽似曾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懿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懿儿并收藏烟花散尽似曾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