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亚瑟完全愣住了,自己竟然离开了一年。

    没有日出、日落,亚瑟不知道自己在那个奇怪的世界呆了多长时间,但绝对没有一年的时间。亚瑟自己估算最多也就个把月的时间,通过消耗的食物是大概可以估算的。

    但贝兰德大陆却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亚瑟完全找不到原因。涉及到时间的问题是最复杂的,时间魔法虽在十二系魔法之内,却被列为魔法的禁区,大陆上至今没有魔法师公开宣称自己掌握了时间魔法。

    亚瑟只能猜测,或许是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一样,也或许是自己在空间通道中消耗了大量时间。

    无论问题出在哪,亚瑟在这个世界缺席了一年。

    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

    一年的时间,当年那一届新生已经纷纷开始突破。休伊、歌莉现在都已经是四级战尉,琼和妮妮也已是三级魔法师,连莫拉尔这个懒散的家伙都已经到了二级魔法师的顶峰、突破的边缘。

    看看自己亚瑟不禁摇头苦笑,无论是斗气和魔力,距离下一级突破都还有一段的距离。

    亚瑟并没有因为离开的这一年而被免于考核,几天后的比武场上,他亲自见识了同龄人的成长,无论是魔法运用和战斗方式都更加成熟。

    亚瑟第一场就再次遇到了去年首轮的少女魔法师。与去年连一个防御魔法都没释放出来便被亚瑟将剑架在脖子上相比,今年女魔法师一连释放了两个防御魔法才被亚瑟冲到身前,在亚瑟近身的瞬间还扯开一个了“驭雷术”的魔法卷轴,狠狠的给了亚瑟一记雷击之后才从容的认输。

    少女虽然再次输了,却笑眯眯的下台了,明显是因为报了去年出丑的仇。

    接连几场战斗下来,亚瑟虽然都胜了,都明显要比去年艰难的多。特别是和妮妮的战斗中,亚瑟甚至使用了狂雷剑诀中的斗气技才最终取胜,纯凭魔法师的战斗方式比拼,亚瑟现在都无法战胜妮妮了。

    如果说还有一个实力没有变化的,那只能是琼这个傻瓜了,他还跟去年一样毫无新意的在比武场上放着火龙术。

    即便如此琼依然站到了最后的对决,在强大的七级火系法术前,任谁也不是琼的对手。

    再一次和亚瑟的对决,却是琼主动提出来的,“还是去年那个价钱,这一场让我赢?”

    “好!”亚瑟没有任何犹豫就同意了。

    “我还有个附加条件,把你这一年去哪了原原本本的讲给我听。”

    “成交!”亚瑟这次连样子都没做,直接转身下台了。

    “你们这两个小混蛋!”又一次当着他的面交易,奥斯汀终于压不住怒火了,两道手臂粗的闪电从天而降。

    亚瑟和琼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双双被闪电击中,浑身焦糊的倒了下去,倒在地上身体还在抽动。

    下面观战的学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现在他们才知道“爆雷”奥斯汀的称号原来指的不是法术,而是脾气。

    很多人不知道,在年终考核之后亚瑟和休伊还有一场比试。

    这一次是亚瑟主动找上休伊的,两人谁也没有对外声张,比武选在学院行政区后山的一处僻静山坡前。

    亚瑟的本意是想检验一年的时光将自己和休伊之间拉开了多大的差距?但比武的结果让亚瑟自己都感到吃惊,已是四级战尉的休伊力量更强、速度更快,但除了力量的对拼上胜过亚瑟之外,在比武中却却受制。

    亚瑟手中的星陨剑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总能出现在休伊攻击的路线上,轻轻的一点、一削、一抹,就将他蕴含斗气的蓄势一击完全化解。

    休伊的攻击如狂风暴雨、连绵不绝,亚瑟的剑却如春风化雨,休伊猛烈的攻势被亚瑟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一刻亚瑟失落的心情才终于平复,失去的这一年自己并非毫无进展,在那个奇怪世界三倍重力下修炼剑技,回归正常重力之后,亚瑟对剑上力量的控制已能够做到细致入微,小小年纪剑技已臻成熟。

    还有一件小事,亚瑟不在的这一年里帕尔默大公府来拜访过三次,即便不在也留下了价值不菲的礼物。随同礼物一起留下的还有中年文士的名帖希诺·豪厄尔斯,大公的女婿。

    关于这个希诺的故事当年可是闹得沸沸扬扬轰动整个王城,连莫拉尔也能绘声绘色的给亚瑟讲上一段。

    大意是希诺诱拐了帕尔默大公的爱女格洛瑞亚私奔,并且闯过了大公派去的数拨高阶武者的拦截,最后逼得帕尔默大公不得不亲自出手才将人留下。但格洛瑞亚最后以死相逼,基诺又自毁经脉,废去了八级武者修为,才换得大公动了恻隐之心放两人离去。

    故事的结局却是十几年后,大公突然一朝醒悟,又将两人连同已有得一双儿女请回了大公府,并且近两年对这个基诺女婿愈加重视。

    亚瑟听过后不禁摇头苦笑,看来自己跟帕尔默大公府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贝兰德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虚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虚傲并收藏贝兰德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