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一位脚踏飞剑的猥琐老头出现在院子中,老头跳下飞剑,怒冲冲的向主屋大堂走来,还没走进大堂,就怒吼道:“谁猥琐,还骨子里猥琐……”

    田松云还没说完就对上江竺坤别有深意的眼神,瞬间明白怎么回事。自己上当了,江竺坤在试探自己,试探自己是不是真心收徒;试探自己是不是在意在徒弟心目中的形象。

    江竺坤为了自己的外孙,言语挑衅一位筑基修士,如果我不是真心收徒,那他就要面对一位筑基修士的怒火,江家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田松云立马找个借口开溜,江竺坤看着落荒而逃的田松云满意的笑了笑,跟江筝海聊起别的事。

    江竺坤:“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江筝海:“外公,这么着急回去?选家臣的事还要您来拿主意。”

    江竺坤兴奋道:“在金耀峰和日耀峰中间发现一处黑曜矿,家族决定金耀峰和日耀峰共同开采这处黑瞿矿,我得回去主持大局,我得为你攒够筑基所需的资源。”

    江筝海瞬间感动得热泪盈眶,道:“让外公,操心了。”

    江竺坤继续道:“现在日耀峰峰主穆勇峰已经投效我江家,金耀峰已经不是江家势力的最外围,金耀峰西面的两座山峰我准备派人占领。其中一座山峰我准备给明儿,另外一座山峰的人选,你帮我去空灵谷找找看。”(明儿指的是江筝明,江竺坤的孙子,江筝海的表哥,两脉资质。)

    江筝海心虚道:“这么重要的事,孙儿可能力有不歹。”

    江竺坤笑道:“你可以找你师父。”

    江筝海明悟道:“孙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江竺坤露出欣慰的表情,道:“过几天,明儿会过来选家臣,就住你这,你要帮他物色好人选。”

    江筝海问道:“选哪类人呢?”

    江竺坤眼睛望向门外:“我准备让明儿掌管五原谷,五原谷拥有一座一阶中品的灵脉,共有五个灵眼,这五个灵眼都在谷中的平地上,非常适合开垦灵田,种植灵米,我琢磨着我们将会有很多普通修士加入我江竹郡,还样的话对灵米的需求还是很大,现在很多灵地还没占领,我们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多屯些灵米,收入会很可观的。”

    江筝海:“所以我要帮表哥物色几位灵植夫?”

    江竺坤欣慰道:“聪明,一点就透,另外再找几位斗法方面比较出色的。”

    江筝海会意道:“孙儿会问一下师父的意见的。”

    江竺坤:“就该如此,你就得让他发挥作用,否则你拜师作甚。还是这么一个猥琐的家伙。”

    田松云在自己洞府内,听到这里,气道:“这老小子,存心气我。”

    江竺坤继续道:“您这里都是小孩,没个大人肯定不行,我让孔积潭的儿子孔有德来帮你。到时候跟明儿一起过来。”

    江筝海感激道:“让外公操心了。”江筝海想起刚刚偷听到十五哥和他父亲的对话,这一幕何其相似。当时还笑话十五哥,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江筝海一点也笑不出来,有的只是愧疚。

    江竺坤:“周长增要派你三哥过来,我觉得不妥,虽然是仆人的后代,但名义上是你的三哥,做你的家臣,自尊心会受挫,对他道途有所影响,这孩子我见过,是个好苗子,不能毁了他。你还是为他物色好的主君吧!”

    江筝海感激道:“让外公操心了。”

    江竺坤:“你父亲会跟我一起回去,小意会留在这里,我已跟族长打过招呼,小意就以我外孙女的身份进入幼竹堂学习,你要照顾好你妹妹。”

    周通意不是江竺坤亲外孙女,但这几天相处下来,江竺坤对待周通意格外疼爱,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对待周通意,外公和母亲的行为截然不同,以江筝海的小小脑袋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啊?

    江筝海:“让外公操心了。”

    江筝海突然发现自己除了说这句,什么也做不了,不能为外公延长寿命,不能让外公道途更进一步只能看着外公对自己默默付出。也许只有自己有出息了,才是对外公最好的回报。江筝海暗暗给自己鼓劲,发奋图强,努力努力,再努力。

    江竺坤:“我再给你讲讲治下之道……”

    江竺坤将自己怎样治理家臣的心得禅述一遍,江竺坤治理家臣,用四个字概括,就是平衡之术。

    江竺坤的四位家臣分别是周长增、易忠清、孔积潭、朱延余。周长增与孔积谭交好,而易忠清跟朱延余早年有旧,从而形成两派,两派相互制约,相互监督,形成微妙的平衡,江竺坤才能安安稳稳做了二十多年金耀峰峰主。但现在由于江筝海的出现,平衡被打破了。

    江竺坤看到江筝海愧疚的眼神,安慰道:“没事,我的时代终究要过去,将来十二房还是要靠你。”

    江筝海坚定道:“外公,我不会让十二房从我手中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竹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听涛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涛竹并收藏竹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