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微白的天空下,群山苍黑似铁,庄严肃穆,红日初升,一座座山峰呈墨蓝色。紧接着,雾霭泛起,乳白的纱把重山间隔起来,只剩下青色的峰尖,真像一幅笔墨清爽,疏密有致的山水画,过了一阵儿,雾又散了,那裸露的岩壁,峭石,被霞染得赤红,渐渐地变成古铜色,与绿的竹,绿的树互为映衬,显得分外壮美。

    这里就是凌云山,位于常州竹林海以南五百里处,拥有一条三阶中品灵脉,有四个三阶灵眼。凌云山上住着修真家族张家。张家拥有三位金丹老祖,但在常州只能算二流势力。

    在凌云山中的一座宅院内,两位幼童在玩耍,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在追一位比她高半个头的小女孩,嘴上喊道:“姐姐,我就要抓到你了。”

    前面的小女孩穿着红衣,迈着轻盈的步伐笑道:“你追不到我的。”有几位仆人在一旁小心的护着,生怕两位小祖宗磕着碰着。

    突然红衣小女孩被一个石子拌倒,而那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乘机抓住红衣小女孩的衣服,兴奋道:“姐姐我抓住你了。”

    粉雕玉琢小女孩那天真无邪的笑容似乎一种感染力,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让身旁的仆人都露出笑容。

    在小院当中的亭子里,有一位青年望着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内心充满愧疚。这位青年名叫张佑林,张家佑字辈入字辈排行第十四,不为人知的是他还有个身份叫江笛梵,江家笛字辈入字辈排行第。

    而那粉雕玉琢小女孩就是他的女儿,闺名张馨。十年前,为了更好隐藏自己的身份,刚筑基没几年的江笛梵娶了一位练气女修,并在六年前诞下一女,就是这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张馨,而这位练气女修因难产而死。

    因为家里缺少女主人,小女孩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所以大部分时间寄养在张佑林的六哥张佑良家里,由张佑林的六嫂照顾。

    而穿着红衣的小女孩,闺名张婷,是六哥张佑良的女儿。两人从小就玩在一起,感觉非常好,两人虽不是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

    院子中,张婷对张馨道:“馨妹妹,昨天我检测出三灵根资质,就要去学堂学习修真知识了,就不能陪你玩了。”

    张馨问道:“这样啊!那我能和你一起去吗?”

    张婷道:“等两年后,你检测出灵根就能跟我一起去了。”

    张馨满脸失望之色首这:“还要等两年后啊!”

    张婷见此,灵机一动道:“馨妹妹,我们义结金兰吧!”

    张馨疑惑的问道:“义结金兰是什么啊?”

    张婷道:“义结金兰就是结拜为姐妹啊?”

    张馨又问道:“我们不是巳经是姐妹吗?”

    张婷道:“这不一样,戏文里说只有义结金兰才能亲上加亲。”

    在亭中的江笛梵听了微微一愣,暗想原来亲上加亲还能这样用。

    于是张婷拉着张馨一起跪下,张婷煞有其事的道:“皇天厚土鉴此心,今我张婷与张馨异性一条心。富贵贫贱不相弃,兄弟姐妹一家亲。来日方长同舟济,石头也作馒头啃。齐心协力义断金,喝杯开水也开心。此情此意永不变,海枯石烂不悔心。义结金兰今朝是,大鹏展翅在明晨。若是有悔此誓言,凉水塞牙手抽筋。自此以后自家人,至死不渝情义深。”说完就对着上天拜了三拜,张馨也跟着拜了三拜。

    张馨不知道义结金兰是什么,它只知道跟姐姐更加亲了,除了父亲外,她又多了一个亲人,让她心里很开心。

    张婷拉着张馨起来,然后从左手手腕上取下金手镯套在张馨的手腕上,道:“这是我前两天跟娘亲在集市中买的一对金手镯,你一只,我一只,算是我们义结金兰的信物了。”

    张馨道:“这很贵吧?”

    张婷迫:“不贵,只是凡物。”

    张馨迫失望道:“不贵啊!”

    张婷用手指点了一下张馨的额头,宠溺道:“你这个小财迷。”

    张馨又将手镯取下来,用手帕小心翼翼将其包好放进怀里。张婷问道:“你干啥?”

    张馨道:“这是姐姐第一次送给我东西,馨儿宝贝着呢!”

    张婷大方道:“早知道你这么容易满足,我那里还有很多金银手饰,都给你了。”

    张馨愁眉苦脸道:“这么多,可我没这么多手帕啊!”张馨的话引来众人的笑声,给这个小院增添几分温暖。

    院里发生的事,江笛梵沒有去阻止,显然沒把这件事当回事,权当小孩子闹着玩,过段时间就会忘了。多年后,当江笛梵想起今天的事情,他后悔了。

    这时张婷转头看到了在亭中的江笛梵,随即欣喜的喊道:“十四叔,您来了。”

    张馨闻言,立即转身看到亭中那伟岸的身躯,边跑,边兴奋的喊道:“父亲。”

    江笛梵道:“慢点,别摔着了。”边说边迎了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竹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听涛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涛竹并收藏竹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