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想起了那句话,鱼蝶儿莫名的开始紧张,晚膳都没吃好。红着一张脸等到鹤泰吃完,然后听他吩咐奴才将残羹冷炙撤下去。

    鹤泰起身,鱼蝶儿还是坐着一动不动。

    “没吃饱吗?”鹤泰笑吟吟的低头望着她。

    “饱,饱了。”鱼蝶儿小声道。

    “那为何不想走,等爷抱你?”鹤泰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啊?不,不是,”鱼蝶儿慌忙站起来,“就是突然发现这椅子挺舒服的,所以就再坐会儿。”

    鹤泰一挥手,“来人,将椅子给王妃搬房里去。”

    ……

    寝殿之中,鱼蝶儿泡在散着热腾腾雾气的大木桶中,漫到颈部的水面上漂浮着芬芳的沐浴花瓣。

    她半眯着清眸,神色慵懒,春葱般的指头在身上游走着清洗。

    冬日的夜晚泡个热浴真是舒适,温热的水包围着身子,舒适到令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低叹。

    鹤泰纵然脚步很轻,但是站在她身后时,鱼蝶儿还是察觉到了,转头看去,便对上鹤泰那双深眸,顿时羞得移开眼眸,口中叫道,“你怎么过来了?快进去。”

    都是他,让奴才把木桶放到寝殿里来,虽然他在里间,但是也只隔了个屏风而已,所以鱼蝶儿特意背对着屏风的。

    现在倒好,他怎么直接绕过屏风,出现在她身后了。

    真是羞死人了。

    “你都快洗半个时辰了,爷来看看水是不是凉了,要不爷让奴才再提些热水来?”鹤泰不但没出去,还到了近前来,更是将手伸到了水里试水温。

    “不用不用,我洗好了。”鱼蝶儿下意识站起身子,才猛然醒悟,这是在沐浴啊,又连忙钻进了水里,声音降到她自己都听不清,“我洗好了,要穿衣服了,你先进去。”

    鹤泰眸色一暗,这小东西,净做不必要的事,还需要穿衣服吗?

    下一瞬他便欺身上前捧住她的娇颜,唇就紧紧贴了上去。

    他的唇重重的碾压着她的,动作却轻柔温存。

    他已经尽量克制,极力温柔了,可鱼蝶儿依然能感受到他隐藏之下的狂野。

    百转千回过后,鹤泰才放开她,被他滋润过的唇瓣更娇嫩更水润,云髻松松,几缕发丝调皮的垂在颊边,双颊粉红,愈加诱人。

    水已渐凉,鹤泰将她抱出来,给她擦干身子然后才抱进了屏风后的内室。

    到了榻前,他长臂一伸,掀开了大红的帐幔,鱼蝶儿才发现帐幔与床褥竟都换过了,锦被上鸳鸯戏水的绣图彰显着恩爱。

    一定是鹤泰吩咐奴才又收拾了一番,因为去参宴离开时,房内还不是这样的。

    他竟这样细心认真的对待。

    殿内燃着取暖的炭火盆,房内暖意融融,连带着鱼蝶儿的心都觉得暖暖的。

    鹤泰将她轻放在床榻上,鱼蝶儿娇羞的别开眼,小声道,“将烛熄了吧。”

    “燃着吧,爷想好好看看你。”他缓缓说道,“小蝶,你不知道爷在外这数月以来是如何过的,简直度日如年,无时无刻不想念你。”继而脸颊贴上她的脸,感受着她的气息。

    他的动作极其轻柔,好似此刻触碰的是一件容易碎裂的珍宝,那般小心翼翼又深情无限。

    “小蝶,你想爷吗?”鹤泰凝视着她的双眸,“告诉爷,想过我吗?”

    他的呼吸带着火热吹拂在她脸上,令她心尖一颤。

    “想,日日夜夜都想。”她软腻的声儿似是嘤咛。

    若是不想,怎会病了那么多的日子不好?不但想,更挂念他的安危。

    “真的?”鹤泰追问。

    鱼蝶儿点头,“自然是真的。”

    鹤泰的脸上顿时充满了难言的温柔与喜悦,深眸中的情意绵绵更是似乎可以将人溺死在其中一般。

    他缓缓凑到她耳畔,薄唇贴着她小巧的耳垂,温热的呼吸使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喃,虽然很轻,但好像刺激到了他,因为下一刻鹤泰的呼吸便重了起来……

    夜,很静!

    冬日的夜,静谧中更透着冰冷。

    殿内却是一片暖洋春意,伴着缠绵悱恻。

    他将所有的思念和情意彻彻底底的倾付与她。

    鱼蝶儿回应的格外热情,直惹的他不愿停下来,只想一次再一次。

    她在榻上的转变令他满足到了极致。

    “爷……”她娇唤着他,眸中水波潋滟,透着迷离。

    看着她眉梢都似含了情的小模样,鹤泰简直要发狂。

    小蝶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叫他爱的不行,抱不够,疼不够。

    即便是在她月事不方便的那几日,只是与她相拥说话,搂着她入眠,鹤泰都觉得是莫大的幸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寒门皇妃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洁白的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洁白的翅并收藏寒门皇妃千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