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明帝挑了挑眉毛,“隶儿也想去北疆?”

    沉隶双手并拢,俯身跪拜道:“儿臣想要前往北疆,边关战事已起,儿臣也想要尽一份绵薄之力。”

    沉隶原本也未必想要前往北疆,只是见沉崇突然请命,他立刻意识到了沉崇的目的所在,那就是兵权,自古以来皇权争斗,得兵权者得天下,可是却偏偏麾下没有大将和沉崇抗衡,逼不得已之下只能够自行请命,

    皇上目光深深的在沉崇和沉隶之间游移,最后他欣慰的点了点头,“不愧是朕的儿子,有勇气,好男儿就该多出去历练历练,若是只窝在一个地方,视野格局又怎么能宽阔?”

    皇上固然不愿起战事,可是现在北国人已经侵犯大夏国土,这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留城屠城之事一出,求和他是想都不曾想过,否则他就是历史上的罪人。

    他可不想担起这个罪名,所以只能够战,但是派谁领兵作战,派遣多少士兵,粮草如何筹备,一件件,一桩桩,都非容易之事。

    一旁的沉淙听到这话吓得脸色发白,不过在心里犹豫了半天,到底还是没有勇气跪下去请命北疆。

    在京城里锦衣玉食美女环伺何尝快哉,他脑子才没有被门夹了,非要去北疆吃苦受冻,而且一不小心更可能会连命都没有了。

    “夜色已深,你们先都下去吧。”景明帝挥了挥手,似乎已经累极。

    最后景明帝也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三位皇子各自怀揣着各自的心思请安之后就要退下。

    景明帝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抬起眸子出声道:“崇儿留下。”

    沉崇停下脚步,一旁的沉隶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沉崇,却偏偏又对他无可奈何,只不过还是好不甘心啊。

    然而景明帝叫住沉崇却不是像沉隶所想为了北疆一事,而是为了沉瑜。

    “崇儿,你姑姑那里现在如何?她可还在伤心?”皇上对沉瑜始终放不下心来,即便现在百忙之中,也不忘记抽出一份心思来考虑她,到底是唯一的亲妹妹。

    “韩子高去后,京城之中起了许多闲言碎语,姑姑深居简出,不曾出门,……”沉崇沉声道。

    “你现在手握扶龙卫,要好好调查此事,且不可让你姑姑平白受了委屈。”皇上揉了揉太阳穴,挥了挥手,“行了,你也下去吧,回去好好休息,明日早朝再议北疆之事。”

    沉崇退下后,景明帝并没有就此安寝,反而换了一身常服出宫前往了长公主府。

    长公主府一片素白萧瑟,人庭冷落,这次韩子高一死,又岂止是百姓之中流言四起,就是达官贵族之中也是对长公主议论不休。

    原本长公主的绝世容颜就已经够引人瞩目,更何况自身又有这般的经历,不到十年,嫁给三位夫君,然而三位夫君都因为各种原因死亡,其中一位更是她亲手杀死的。

    景明帝并没有前往灵堂,而是径直去了花厅。

    沉瑜听到宫女禀告景明帝来了后,当即就是一愣。

    她已经听说了留城的事情,没有想到景明帝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皇兄怎么过来了?”沉瑜刚走到花厅,看到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景色的景明帝就问道。

    “啊瑜,你太冲动了。”景明帝并没有回答沉瑜的话,反而径直说起了另一件事,“想要韩子高的命有千百种的方法,可是你却偏偏选择最笨的这一招,他死不足惜,可是却连累了你的名声。”

    韩子高死的消息刚一传到宫中,

    沉瑜想起了沉崇,他也如此说过,想要韩子高的命有很多办法,可是前提是有人帮她,若是她之前提出,他们又怎么会如此维护她呢?

    反而是现在事已至此无可挽回了,他们才会觉得她冲动了。

    沉瑜抬起眼眸淡淡的笑了,“皇兄,我的名声早就已经毁了,也不差这一件事了。”

    听到沉瑜如此说,皇上叹了口气,“啊瑜,你是还在怪皇兄吗?”

    沉瑜摇了摇头,“怎么会呢?能帮得到皇兄是啊瑜的福气,当年的事情我早就已经记不得了。”

    是啊,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过去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

    “若是真的过去了,你就不会让韩子高成为你的驸马,更不会在他达不到你的期望后将他杀了。”皇上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

    沉瑜微微一愣,“皇兄都知道?”

    “无论是萧育,还是韩子高,难道不都是因为你忘不了莫旗吗?”皇上沉声道。

    其实又岂止沉瑜一个人记得住莫旗,当年那个在京城之中一枝独秀的世家公子让多少女子魂牵梦绕,又让多少男儿只恨和他同生在了一个时期。

    “其实若是莫旗还在,很多事情也都迎刃而解了。”皇上也不禁感慨万千,但是那个时候,他刚刚登基,世家锋芒毕露,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他无法,也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邪王的金牌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南城梦醒人自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城梦醒人自醉并收藏邪王的金牌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