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凡拉住米娜的手,确定她是不是在耍女生的性子。赶戚威廉离开廉园可不是事,万一传扬出去,对戚威廉对米娜都没有好处。</p>

    “如果我不赶他们走,他们一家人会继续这样别别扭扭地相处下去,而且他们也不会想到要改变目前的处境。我可以无条件为他们提供生活帮助,但是精神上我帮不到他们。”</p>

    戚威廉追上戚然问他要去哪儿,戚然推着林凡放在门房的自行车跨上去,朝戚威廉冷笑一下。</p>

    “我去哪用不着你关心。你别以为你给我安排的路我会感激你,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德行,你一无所有,你的画技也早被淘汰了,你连自己都养不活,你拿什么供我考美术学院?你厚脸皮赖在廉园,还以为你那个徒弟很尊敬你似的,她巴不得你赶快滚,还有那个贱妇,她杀饶事早晚会得到报应。”</p>

    戚然笑得阴森,戚威廉扶着门框听得心寒,看着戚然蹬上自行车远去的背影,他的双腿发抖眼前发黑感觉要站立不稳。王海一直站在门边候着,这时过来扶他。</p>

    抓着王海的手感觉眼前的空明亮起来,戚威廉朝王海点点头表示谢意。王海是在戚威廉生病以后来的,戚威廉不认识他,话也显得客气许多。</p>

    “马勇和朱莉呢?”</p>

    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廉园以前的老人,戚威廉随口问道。王海马上马勇和朱莉夫妻俩被贺伊澜安排回老家去了。</p>

    “那后院的园丁老冯夫妻呢?”</p>

    “他们过年回老家以后就没再回来。”</p>

    王海关上大门朝戚威廉笑笑走进门房。戚威廉一个人在那又站了一会,他打量着门口的四季桂,抬头望着垂花门上面的青藤,一切好像都还是三年前的样子,只是物是人非,他的生活已经再也回不去那种自由和潇洒了……</p>

    戚威廉抖擞着双手脚步沉稳地走进画室,米娜不在画室,书桌已经收拾过了,米娜刚才的画作也不见了。戚威廉探头朝院里张望,看见林凡和米娜拿着旅行包匆匆朝停车场走去。</p>

    戚威廉喊了两声“娜娜”,米娜匆匆的脚步没有停下,他估计米娜没有听到他话。他在书桌前坐下,从画夹里抽出一张画纸,拿起笔迟疑了一下才缓缓落下。</p>

    戚然的话点醒了戚威廉,他现在一无所有,他的存在只会增加别饶负担,他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需要重塑传奇画师的形象。</p>

    坐了不知多久,他直起身捶了捶发酸的后腰,抬头望向窗外,发现贺伊澜坐在水池边。贺伊澜新换了一件鹅黄的旗袍,坐在池沿上垂眸望着池水,显得娴静文雅,好像他初见她时的那副模样。</p>

    戚威廉呆了一呆,身子缩回椅中,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他未来的人生。如果能再造传奇固然是好,如果不能他该怎么选择他余生的生活呢?</p>

    心里的隐痛又发作了,每当他想奋进开始新生活,心底那道伤就撕裂开来,只有装傻才能抚平伤痛。</p>

    白色大奔开出廉园不到五分钟,戚然奋力踩自行车的身影出现了车前窗。林凡在戚然身边停下在,戚然单腿撑地跳下自行车,他以为林凡开车要送他,看到米娜坐在后排座,他又把感谢的话咽了回去。</p>

    “上车。”</p>

    林凡打开车门,戚然犹豫一下还是把自行车靠在路边放倒上了车。</p>

    “我要去找陈安琪。”</p>

    戚然知道陈安琪是米娜的继母,所以话也不用拐弯抹角。</p>

    “一会把你放下我们要去医院。”</p>

    林凡回头看了看米娜,米娜望着车窗外没有表态。戚然既然知道了生母是谁肯定要去找陈安琪,她并不关心戚然要和陈安琪认亲,她现在只关心米正阳的病。</p>

    刚才苏护士米正阳的手脚可以动了,她过去看也感到了米正阳握着她手的手指在动,只是对她的呼唤还是没有反应。她不知道米正阳的这种状况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她得找米正阳的主治医院咨询一下,最好能把医生接到廉园给米正阳检查检查。</p>

    米娜把陈安琪的电话给了戚然,戚然却没有手机和陈安琪联系,米娜只好把手机借给戚然和陈安琪通话。陈安琪看见是米娜的电话,开口就问离婚律师找好了没有,她这边已经确定开庭时间,不要因为米娜落实不了律师影响到离婚进度。</p>

    “你就那么渴望离婚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王牌插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白箩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箩染并收藏王牌插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