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坊上吃饭的人很多,游客也多,林老板的身高和穿搭不难认,所以很快抖音,微博等,就有了林老板在坊上的照片和视频。

    不同以往的是,这次林老板身边多了一个面无表情拎着包的女人。

    老刘家丸子汤是林宁以前常吃,加丸子是必须。

    “一碗汤,加丸子。”

    林宁的声音不大却很清脆,老刘家的一众食客不约而同的抬起头。

    “来咧。”

    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年纪,应该是认出了林宁,笑得很灿烂。

    “额今儿个也算是给咱大西京滴女神做过饭咧。”

    标准的秦省方言,很亲切,林宁笑着顺口接了句。

    “奏是滴。”

    老板愣了下,跟着笑出了声,一旁看热闹的食客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拉法女神林老板似乎也没想象中的那般高不可攀。

    一碗热乎乎的丸子汤,丸子紧致弹牙,嚼劲十足,牛肉汤清亮,口齿留香。

    买单的时候,老板执意不收钱,说是要跟女神合拍一张,林宁没拒绝。

    离开的时候,老板直喊着要把照片挂墙上,差点把林宁吓个趔趄。

    老板说完应该是反应了过来,一脸憨笑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惹得一众食客哄笑连连。

    坊上的小吃很多,林宁走街串巷,买了不少零食,也吃了不少。

    炸元宵更是让林宁恨不得站在原地等不饿了再来一串。

    龙须酥,花生酥,芝麻糖装了两小袋。

    除了走哪哪有人拍照外,和男装时逛没差。

    几个小姐姐鼓起勇气上来合影,林宁也没拒绝。

    或许是因为林红,也没见有男的上来搭讪。

    坊上街巷不少,高跟鞋踩在青砖上其实并不怎么好走,尤其是坊上常年烟熏火燎,青砖滑腻不少。

    所以林宁每走一步都很小心,走多了自然会累。

    有些执拗的林宁硬是将上次男装时走过的路全走了一遍,方才半倚着林红,回到停车场。

    “有平底鞋,为什么不穿平底鞋?。”

    林红看了眼坐在驾驶位换平底鞋的林宁,突然问道。

    “不为什么。”

    林宁声音很轻,不等林红说什么,接着说道。

    “走,去看电影。”

    卢米埃正在搞经典歌剧连展,浮士德,茶花女,魔笛,卡门,奥赛罗,黑桃皇后等。

    林宁记得母亲时常在家里的那架斯坦威上教自己弹卡门,所以并不难选。

    不巧的是卡门的场次要等两天。

    林宁看了眼拥挤的取票点,侧过身低声在林红耳边吩咐了几句。林红点点头,再次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位自称影城副总的中年女人。

    不用等两天,包场,特映,一整间放映厅,只坐林宁一人。

    两个保安背对着站在放映厅门口,对上那些好奇的眼神。

    腐国皇家歌剧院的精彩呈现,乔治比才爱与自由的悲歌。

    爱情像是一只自由的小鸟,比才笔下的女性卡门,生命与爱情,皆为自由抛。

    林宁看得全神贯注,有些意犹未尽的又点了场茶花女。

    歌剧王者多明戈,一曲小仲马与威尔第的爱情悲歌。万物有价,包括爱情。

    两场视觉与听觉的盛宴让林宁感触良多。

    回去的路,林宁加价叫搬家公司即刻去老宅拉回了那架原以为会永远搁置的斯坦威。

    调音是个技术活,好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凌晨将近,林宁已经端坐在钢琴前,敲着熟悉的黑白键。

    卡门的最后一个音节戛然而止,林宁放下盖板,看着自己纤细的双手,脑海里全是母亲手把手教自己的样子。

    半瓶路易十三,天黑到天白。

    那些碾转难眠的夜,原来少的只是瓶烈酒。

    拉开窗帘,看着不远的人工湖。林宁揉了揉胀痛的脑袋。

    昨晚就已换回了男装,这会儿到是省事儿不少。

    一番洗漱,林宁换了身运动装,拉着林红去跑了几圈。

    回来的时候半赖在林红身上,不累,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个坚强的身影,喜欢这个可以任由自己瞎闹,听自己碎碎念的家人。

    中午在家吃的海底捞外卖,偌大的顶楼平台上,第一次有了两个人的身影,在林宁的强烈要求下,林红吃东西了,林宁嘴巴张的老大。

    吃过饭不久,林红第一次去了洗手间。有些好奇的林宁偷偷坠在后面探头观望,然后就差点把中午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万万没想到,机器人原来是从哪进从哪出,还真是失算。

    “都怪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女装神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鹤bar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鹤bar并收藏女装神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