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上马车,幻儿教无瑕认识几个简单的字,一早上就在写字中度过。下午幻儿就与无忌共乘一匹马。因为在她的缠功之下,使得石无忌只好点头答应。列出一长串三年以来北方上门求亲的名单。幻儿发现,举凡世家公子多为纨挎子弟不成材者!商人子弟尤为流气。她可要小心注意了,石家财大业大,生下的后代可别也成了那般!教育绝对不可缺,她背靠在丈夫怀中念着:

    “高大平,擅长调戏下女、上妓院。方天恩,好赌成性、挥霍无度。就只有这样吗?有没有一个是集酒色财气之大成的超级败家子?”

    “马升文吧!不过要让他败光他的祖产也不容易,三代也吃不完。除去吃喝嫖赌、蓄养恶仆、自命风流,大凶大恶倒也不敢做,顶多横行乡里。垂涎无瑕很久,颇有忌惮,不敢乱来。”

    “就马升文吧!”她坚定说完,脸埋入丈夫怀中呵呵娇笑,等不及要看冷刚作何反应!

    晚上下榻在石家另一座别馆,没有牧场的华丽,另有一股风雅的韵致。满池塘的荷花更觉凉意袭人。

    用餐时,幻儿出奇不意的开口:

    “无忌,再三个月无瑕就满十八岁了。将一个女孩家留那么久。怕要惹人闲话了,你到底要留她多久?”

    石无忌故做沉吟,才开口:

    “这次回去,我打算替她打理婚事。只是人选一直未定。煤矿大王的儿子马升文最是勤快,上次我没拒绝,这次回去,他大概会派人来下聘了。”

    所有错愕不信的眼光全射向石无忌。

    无介首先跳起来反对!

    “那个无耻好色之徒?他是个下三滥,大哥难道忘了,上次无瑕去宜园赏花,还被马升文堵住,企图轻薄,幸好我赶到才没事,无瑕还为此吓得病在床上三天!”

    幻儿注意到冷刚的脸颊抽动了下,神色更加冷硬。

    无痕眯着眼,开口道:

    “上门提亲的没一个好货色,高大平、方天恩、马升文这三人甚至还打赌谁能先得到无瑕,打赌看谁能对她调戏成功而不被我们发现。我不认为大哥会觉得这人值得考虑。”

    而无瑕幽怨的眼光低垂,没发现是计谋而信以为真,心中急得快哭了却不能反抗。

    石无忌又道:

    “这几个还称得上门当户对。如果不行,你们还有什么好人选?”想到一个人名。“杜子奇?如何。”

    “那个连年落第的八股秀才?身子骨是不成人样的病表。见过无瑕一次就口水直流,得失心疯。大哥呀!你不是一向英明吗?别尽选一些人渣充数!咱们小妹的幸福玩笑不得!”无介更是仗义执言,不畏大哥威严,誓死反抗到底。

    无痕这时总算有些了解大哥夫妇的把戏了,他也开始风点火,加入计谋中。

    “我倒觉得方志冀不错。”

    只有无介一人还会意不过来,哇哇大叫:

    “二哥!你也昏头了吗?方志冀家产败得死绝,还硬充阔佬。他的上一个妻子就是给他卖去当妓女来享乐。无瑕可不能交给这种人,外表看来斯文,其实一肚子坏水!”他求救的看冷刚与大嫂。“冷大哥,你说话呀!别是你也昏了头认为小妹嫁那些人渣适合。大嫂,你怎么不说话?”众人无动于衷,使得无介急死了。

    幻儿叉腰瞪着无介。

    “你搞清楚,一般人到了无瑕这年纪早该生小娃娃了,还没出嫁,有人要,就得凑合着,不然你倒是说,谁适合?”

    石无介一时之间想不出合适人选,急得无法成言,只能干瞪眼。

    无瑕起身奔向后院,哽咽声令人心怜。气氛一下子清冷起来,久久,冷刚才开口:

    “别伤害她。”

    幻儿起身丢下一句:

    “能伤她的只有你。”匆匆跟到后院。

    在百般安慰,告知一切皆是做戏时,无瑕才止住泪水。幻儿搂住她,在她耳边诉说下一步无瑕要做的事,惹得无瑕吓得久久不能成言,一张俏脸红透。

    “不成的,嫂嫂!不成!”她哀求。

    “成!一定成!我打包票。”幻儿接下来用三寸不烂之舌去游说。看来是一记狠招。

    Д请支持晋江文学城。

    冷刚的房间,与无瑕对门,隔着一座小中庭,种满梅花。夜凉如水,深秋时倍感萧瑟。透着凉意,白天夜晚温差很是分明,一抹皎月透着些许清冷,微弱的映在池中,撒落萤光点点。教黑夜朦朦胧胧,神秘得若有所待。

    有些冷,但无瑕仍是一袭单衣投入月色中。痴望深夜寒星,感受不到时光流逝,月影西移。一股存在感却沉沉的由身后传来,让她不由自由地全身轻颤。他出来了,无声无息,但她就是知道他站在她身后。

    “不要嫁他。”他低哑的开口。无忌示意要将无瑕嫁马升文,他一直耿耿于怀。

    “为什么?”她身子依在梅树旁,仍没转过身。

    “他不好!不配你。”

    “可是,他想要我,会重视我,会守着我,一年两年的眷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交错时光的爱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交错时光的爱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