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到达了傲龙堡。

    “傲龙堡”雄峙于天地之间。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傲然独立。

    环抱傲龙堡的围墙,由大理石堆砌而成一条长长不见彼端,固若金汤的护翼。

    墙内,清一色为红瓦白墙,红色晶亮的琉璃瓦,与精工磨成的白色大理石相映而成。

    大门两侧的石柱上雕着巨龙,凌空步云而升,姿态栩栩如生,傲然不群。

    四楼八院则是堡内的结构。

    前半部分别为:

    风云楼,属于议事厅,盘据右翼,为各单位首长聚集会议之处。

    聚贤楼,为会客厅和大型餐会所在地。大门而入首当其冲,居正中。

    浩然楼,掌管帐务与内部事务的办事处,据守左翼。

    正气楼,专事监管各地营生人事问题,举凡升迁、奖惩、调查、处分。居后卫。

    四楼外形结构完全一致,是二层楼建,除风云楼、聚贤楼完全开放外,浩然楼与正气楼的楼顶住着四大总管,属私人宅区,一楼用来办公。大楼占地颇广,实建坪数在三百坪以上,加上另外的花园造景,约有五百坪左右。四大楼是员工办公的地方,可以任意走动,八院则不同了。

    四楼后面与八院之间隔着一道石墙,石墙中间一道拱门相通,属于禁区。只有专属打扫佣人方可进出。八院则是主人的起居处。

    卑门而入一条平石成丈宽小路,两旁就是各自区隔开的八院了。

    兰院在入口处右侧第一栋。其中小院子种满兰花盆景,疏落有致的排在两侧竹架上。宅子中分别有卧房、书房、浴室、练功房。布置全属男性化,无多装饰,只有几幅气势磅礴的行书挂在书房是唯一的摆饰,这里是石无忌的居处。

    松院,只有一棵千年古松卓立,单调而肃然,几盆杜鹃稍做点缀,其他庭园空地全植青草。格局大致一样,但摆饰品古色古香,入门的小厅有两面墙,墙柜上全是稀有的骨董。在其他房间合适处也摆了几样精致古玩,赏心悦目,这儿也是清一色男性化气息,自然是石无痕的住处了。

    石无介住在柳院。与其他院不同的是柳院建在池塘之上,居水之中。池中植满荷花,两岸垂青柳,池中七彩鲤鱼随处可见。从长廊摆到屋内是各种动物的石雕像,也有天然奇石,满室皆为稀奇古怪的东西。

    梅院内没有刻意取道,种满了梅,要通过梅林入内可有一番曲折。每一扇窗都以白纱为帘。窗台颇见巧思的植上爬藤观叶植物,长廊上摆了一座雪白石桌石椅,上头放着古筝,与一盅檀香,古雅淡然。这是无瑕的闺房,因此练功房改成了绣花房,屋内每一门槛都有层层轻纱,启开的窗总让白纱给风吹得如梦似幻。

    冷自扬父子住杏院,干净之外全无华物。

    香院则供奉石家及冷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客院用来随时招待贵宾。

    竹院,种满了翠竹。属于书房,分三大房,一房藏书,一房练字,一房则为卧室。

    傲龙堡里上百个佣人,除了专门打理各院的佣人都睡在客院的小房间外,其它的全睡在四楼后的屋舍中,分成男佣、女佣、家人三区。

    这些听起来就头昏脑胀的楼呀、院的,在路上无瑕已经说过,可是幻儿仍没有具体的概念,直到巨大的傲龙堡真实在眼前,员工、佣人列在两旁成黑鸦鸦一片恭迎着,幻儿才咋舌不已,这儿简直大得离谱。她知道自己嫁了个有钱丈夫,可是石无忌未免富有得太……吓人了吧?被扶下马车时险些腿软,嘴巴甚至忘了合上。

    “不舒服吗?”依礼法,石无忌应当放开幻儿的,可是幻儿看来十分不舒服,所以他仍搂着她的腰。

    “有些。”她不敢看他,总不能说自己见不得大场面吧!丢人哪!

    “大少爷,一路辛苦了。”一个年近五旬,面目酷似冷刚的中年男子站在石无忌身侧拱手。

    “冷叔,这一个月来辛苦您了。”石无忌恭敬回礼,再道:“冷叔,这是幻儿,我的妻子。”

    “少夫人。”

    两道冷锐的眼光看向幻儿,幻儿也正以好奇的眼光看着这位久仰大名的冷自扬。不错,还算顺眼,遂笑道:

    “未来蒙您多照顾了,冷叔。”

    “不敢。”冷自扬面无表情,眼神平淡。

    幻儿让男人们与冷自扬及各个手下们打招呼,她的注意力给冷自扬身后的少女给吸引住了。

    这女孩十分清秀。穿得不像千金小姐,可是好料子的衣服,与特别的气质更不像后面那一群女佣。站在冷自扬后面更显突兀,似乎身分特殊?那一双眼直盯着石无忌,双颊浮着兴奋的晕红。危机意识刹时盈满幻儿的心!她下意识依向无忌怀中。

    “幻儿,怎么了?”他担心的扶住她。

    “太阳晒得我眼花。”她装成无力。眼角却瞥见无痕丢来嘲笑了然的眼光,她回给他一个大白眼。

    不过无痕倒是挺帮忙的,凑合道:

    “不如先带大嫂回房,等会叫下人端冰镇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交错时光的爱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交错时光的爱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