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玉娘来到了傲龙堡。

    “幻儿!幻儿!”玉娘投入女儿怀中泪流满面,全身颤抖不已。四天前,这个冷酷可怕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她因为没有食物而饿得奄奄一息,以为是强盗,抢不到钱就要欺负她,或将她卖到妓院。他并没有欺负她,却仍将她掳走。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四天以来她不敢问,只是哭,他叫她吃,她不敢不吃;他要她睡,她不敢不睡,所以并没有饿到冷到。除了怨天给她多舛的苦难外,她又能如何?一点想逃的念头也不敢有,逃那儿去?像她如此无依无靠,没身分没地位的女人,天下何处得以容身?苏光平不要她,而当初强抢她入苏家也不曾正式入门,才沦落到今天这种处境,一旦失宠,比佣奴还不如。

    幻儿忙安抚玉娘,她瘦骨如柴,吓得不轻,脸色惨白。

    “娘,没事了,我说过的,一定要带你出来,苏光平再也不能欺负您了,娘,我们先谢谢冷叔,他特地去接您的呢!”将玉娘扶起面对冷自扬,玉娘却畏缩在幻儿怀中,不敢面对冷自扬,看着地上,声如蚊蚋。

    “谢谢冷大爷。”

    冷自扬没说话,走开了。

    玉娘惶恐看着幻儿。“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没有!冷叔向来不多话,你没有做错什么。”幻儿拍拍玉娘。没注意众人打量的眼光。

    她们母女长相除了年龄差距外,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玉娘是典型的南方美人。娇小、怯弱,身子禁不起一点风吹,神情之间全是无助害怕。

    照顾这样的女人需要多大的心力呀!这女人活似随时都打算流泪乞怜,活在恐惧之中,是天性如此?或是在苏光平淫威之下养成的?

    “两个月前,大嫂就是玉娘这模样。”冷刚低声说着。

    石无忌不愿多想,走近她们母女,扶着幻儿肩头。

    “好了,幻儿,该回房休息了。你娘长途奔波也累了,我叫佣人领她去客院休息。”

    “我不累呀!”幻儿不依,仍搂着玉娘。但玉娘连忙挣脱她怀抱,惶恐低言:

    “幻儿,要听话,不可以大逆不道!”女人是不能反驳男人的,这是三从四德的根本,幻儿怎么如此不懂事,这男人壮得一拳就可打死人呀!

    “娘,我没有大逆不道。无忌,你说对不对?”这一开口又糟了。

    玉娘的眼睁得更大。

    “怎么可以直呼丈夫名讳?你……太不懂事了!石大爷……幻儿还小不懂事,您多包涵,不要怪她。”转向石无忌求情,眼看就要跪下。

    石无忌心下暗自皱眉,一手托起玉娘身子,温和地道:“我不会生气,我们北方人都是直呼姓名,没有什么必须更正,你去休息吧!”向佣人示意后就搂住幻儿迳自回兰院去了。

    扶幻儿坐在兰院长廊的木椅上,石无忌弯腰轻点她嘟着的小嘴。

    “怎么了?”

    “你好无礼。”幻儿不谅解的瞪他。

    石无忌却直笑着轻吻她唇,坐在一旁顺手搂她入怀,低声道:“我这么狂妄的行为才符合她的理想不是吗?若我再有礼一些,怕她要昏倒了!幻儿,我非常庆幸你没有她的个性,真的非常庆幸。”

    这话令幻儿非常开心,在某方面而言,他肯定她杨意柳坚持保持住的一面。不过玉娘会是今天这种凡事恐惧的个性,十分之八、九属环境造成,基本上,玉娘生性善良而害羞,只是所遇非人,很可怜。

    “长期在暴力的淫威之下,人的性格都会扭曲的,加上她十几年来除了默默承受外,根本求助无门。我想,一旦来此,她就会慢慢活回自己的本来面貌,无忌,这件事真的麻烦你了,我好感谢你肯收留我娘。”

    幻儿正色看着无忌,庄重的感谢他。至少,她欠玉娘这么多,理当要替她安排余生。

    石无忌点住她唇。摇头。

    “不要说这种话,我不爱听。太见外了,我可是你丈夫。”

    幻儿改坐到他腿上,笑吟吟的贴在他怀中。

    “睡个午觉,你娘我已派人安顿妥当。”站起抱着幻儿进入内室。

    放在床上,拉好被子就要走开,幻儿拉住他的手。

    “我要你陪我说话。”知道他又要去忙公事了。

    “幻儿,你这爱黏人的小东西,都快当母亲的人了。”近日来,石无忌会在她耳边说些溺爱娇宠的话语,她好喜欢。更爱利用他无奈又疼惜的心态,进行她黏人的计划,反正公事永远做不完,搁下片刻又何妨!

    石无忌和衣半躺在床侧,让幻儿将头枕在他腿上,一手轻轻顺着她一头秀发,低声与她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直到幻儿眼皮沉重,气息均匀传来,确定她已沉睡才小心放平她,下床拉好被子,见她唇边淡扬的笑容,万分眷恋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悄悄走出去不出一丝声响怕惊动她。

    Д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同意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幻儿若有所思的看着一旁安静刺绣的玉娘。她时而不停的绣着,时而停顿下来出神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交错时光的爱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席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席绢并收藏交错时光的爱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