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才刚做完一点事,门铃就响了。我的住所和日高家相比天差地远,只不过是五层楼建筑里的一个小单位,工作室兼寝室约占了三坪,剩下的八坪空间既是客厅也是饭厅,还包含了厨房,而且我也没有像理惠这样的美眷,所以一旦门铃响了,我只好自己去应门。

    从门眼里确认来访对象后,我将门锁一扳,打开了门,是童子社的大岛。

    “你还是一样,非常准时呢。”我说。

    “这可是我唯一的优点,我带了这个来。”他拿出了一个四方包裹,上面印有知名日式糕饼店的店名,他知道我是个嗜吃甜食的人。

    “不好意思还让你特地跑一趟。”

    “哪里,反正我回家顺路。”

    我将大岛请进狭窄的客厅,泡了茶,接着走回工作室,将摆在书桌上的原稿拿了过来:“哪,这个,写得好不好就不知道了。”

    “我来拜读一下。”他将茶杯放下,伸手接过稿子,开始读了起来,而我则翻开报纸。一如往常,让人当面阅读自己的作品,总教我不太自在。

    大概是大岛快读完一半的时候吧,餐桌上的无线电话机突然响了。我说了声“失陪一下”,离开了座位。

    “你好,我是野野口。”

    “喂,是我。”是日高的声音,听来有点沉重。

    “啊,发生了什么事?”我心里还挂念着藤尾美弥子的事,不过日高并未正面回答,他停了一下,问道:“你现在忙吗?”

    “谈不上忙,可是有客人在这里。”

    “这样啊,几点会结束?”

    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刚过六点不久。

    “还要一点时间,到底怎么了?”

    “唔,电话里讲不清楚,我有事想找你商量,你可不可以来我这里一下?”

    “是可以啦。”我差点忘了大岛就在一旁,几乎要脱口问他是不是有关藤尾美弥子的事。

    “八点怎么样?”他说。

    “好。”

    “那我等你。”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等我一把听筒放好,大岛就赶忙从沙发站起,说道:“如果你还有事的话,那我就……”

    “不,没关系、没关系。”我以手势示意他坐回去,“我和人约了八点,还有时间,你就慢慢读好了。”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拿起原稿继续读了起来。

    我也再度摊开报纸盯着上头的文字,不过脑海里却不停地想着日高要说的是哪件事。

    我猜八成跟藤尾美弥子有关,除此以外,我实在想不出来还会有什么事。

    日高写了一本叫《禁猎地》的小说,内容描写某位版画家的一生。表面上虽称之为小说,实际上作品中的主角却是真有其人,是一名叫做藤尾正哉的男子。

    藤尾正哉和我以及日高读的是同一所国中。或许是因为这段渊源吧,让日高兴起想把藤尾的故事写成小说的念头。只是这本小说里有几点亟待商榷的地方,说白一点,这部作品里连藤尾正哉之前做过的一些不太光采的事情也如实描写。特别是他学生时代的各种奇怪行径,日高几乎是原版重现。就我看来,除了书中的人物名字不同之外,书里的内容根本不像是虚拟的小说,就连主角后来被妓女刺死也与现实事件完全吻合。

    这本书荣登畅销书排行榜,对于认识藤尾正哉的人而言,要猜出小说主角的原型是谁实在是太容易了,终于,藤尾的家人也看到了这本书。

    藤尾的父亲早巳去世,出来抗议的是他的母亲和妹妹。她们说:明显地,小说主角是以藤尾正哉为原型,可是她们可不记得曾允许谁去写这样的小说。其次,因为这本书暴露了藤尾正哉的隐私,使他的名誉受到不当的毁损,她们要求将作品全部回收,全面改写……

    日高也说过了,对方并未要求赔偿金之类的实际补偿。不知她们真的只是要作品改写,还是有其他更深的企图,至今仍无法断定。

    从他刚刚讲电话的声音听来,恐怕和藤尾美弥子的交涉不太顺利吧?可是,把我叫过去又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他们真的谈判破裂,那我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就在我左思右想之际,对面的大岛好像把稿子读完了,而我也把视线从报纸栘开。

    “写得不错嘛,”大岛说,“蛮温暖的,透着一股怀旧气氛,我觉得挺好的。”

    “是吗?听你这么说,我就安心多了。”我是真的松了口气,赶紧喝了口茶。大岛这个年轻人虽然和气,却不会随便讲一些谄媚逢迎的话。

    若是平时,我们接下来会讨论往后的计划,不过待会儿和日高有约……我看了一下时钟,已经六点半了。

    “你来得及吗?”大岛机灵地问。

    “嗯,还来得及。怎样?这附近有一间餐馆,我们去那儿边吃边讨论好了,这样也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好啊,反正我也要吃晚饭。”他将原稿放到皮包里。如果我没记错,他应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恶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恶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