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

    日高的死很快登上了早报,虽然昨晚我没看新闻,不过看样子各家电视台正大肆炒作。最近连十一点过后都有新闻节目。

    报纸的某个版面打出大大的标题,以社会新闻的角度,详细报导整起事件。报上大幅登着日高家的照片,旁边配着日高本人的大头照,这原本应是交给杂志社使用的。

    报导的内容大部分与事实相符。只不过关于尸体发现的部分,上面只写着:“接到友人通知家里灯光全暗的消息,妻子理惠回到住处,竟然发现日高先生倒卧在一楼的工作室中。”我的名字从头到尾都没出现过,或许读者会因而误解发现者只有理惠一人。

    根据报导所示,警方现在正朝临时起意或蓄意谋杀的方向进行调查。由于大门深锁,他们推断犯人应该是从工作室的窗口进出。

    阖上报纸,我正打算站起身张罗今天的早餐,门铃却响了。看了一下时钟,才八点多,这么早应该不会有人来拜访,我拿起平常不太使用的对讲机。

    “喂?”

    “啊,请问是野野口老师吗?”——女性的声音,呼吸显得很急促。

    “我是。”

    “一大早来打扰真对不住,我是xx电视台的,关于昨晚发生的事件,可不可以和您一谈?”

    我大吃一惊!报纸上明明没有我的名字,可是电视台的人却已经风闻我是发现者之一了。

    “这个……”我思索着应对之策,这可不能随便乱讲,“你想谈什么事?”

    “关于昨晚日高先生在自宅被杀害一事。我听说和夫人理惠小姐一起发现尸体的就是野野口老师您,这是真的吗?”大概是谈话性节目派来的女记者吧,竟然大刺剌地就直呼我老师,神经粗得教人有些不快。不过,不管怎样,也不能因此就乱讲一通。

    “嗯,是真的。”我答道。

    身为媒体人的兴奋透过门传了进来:“老师您为什么去日高家呢?”

    “对不起,该讲的我都对警方讲了。”

    “听说您是因为发觉屋子怪怪的,所以才通知了理惠小姐,可否请您具体说明是哪里怪怪的呢?”

    “请你们去问警方。”我挂上了对讲机。

    之前就听闻记者的犀利,没想到电视记者的采访当真是无礼至极。难道他们就无法体会这一、两天我还没办法跟人讨论这件事吗?我当下决定,今天就不出门了。虽然我很关心日高家的事,可是要到现场去探看恐怕是不可能了。

    然而,没想到我正用微波炉热牛奶时,门铃又响了。

    “我是电视台的人,可否打扰一下,相您谈谈?”——这次是个男的——“全国民众都很想知道进一步的真相。”

    如果日高不死就好了,我的心里不禁出现这种悲痛万分的台词。

    “我也只是发现而已。”

    “不过您一直和日高先生很亲密吧?”

    “就算是这样,关于事件,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还是想打扰您一下。”——这男的死不罢休。

    我叹了口气,让他一直在门口哀求也不是办法,会打扰到邻居。对这些后生晚辈,我就是没辄。

    将对讲机的话筒摆好,我走出玄关。门一打开,麦克风全都凑了上来。

    结果,在访问的夹击下,我的一整个早晨就泡汤了,连要好好吃顿早餐都没有办法。

    中午过后,我一边收看电视的访谈节目,一边吃着鸟笼泡面,突然萤幕上大大映出我的脸孔,害我不小心就噎住了。那是今天早上才拍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播出来了。

    “听说您小学就认识日高先生了。就野野口先生的角度来看,他是个怎样的人呢?”女记者以尖锐的声音问道。

    面对这样的问题,镜头前的我想了很久。当时我自己没有发现,不过这段沉默竟意外地长,影像就这么定住了,电视台大概是来不及剪接吧?可以想见当时在场的记者先生们肯定很不耐烦,这样看着画面,我才彻底领悟到。

    “我想他是个个性很强的人,”镜头前的我终于开口了,“有时你会觉得他为人很好,不过他也有冷酷到令人惊讶的一面,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吧?”

    “您说的冷酷,可否举例加以说明?”

    “譬如说……”我一边说一边沉吟了一下,“不,我一时也想不出来,何况这种事我也不想在这里讲。”

    其实,当时我脑海里浮现的是日高杀猫的那件事,不过,它并不适合在传媒前公开。

    “对于杀死日高先生的犯人,你有话想对他说吗?”问了几个流俗的问题后,女记者不忘补上这句陈腔滥调。

    “没有。”这是我的回答,一旁的记者显得颇为失望。

    之后,棚内的主持人开始介绍日高生前的写作活动。就擅长描写人间百态的背景来看,作家本身的人际关系肯定也很复杂,这次的事件恐怕也是受此牵连的吧?——主持人的话里隐约透着这层意思。

    接着他又提到,最近日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恶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恶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