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

    加贺刑警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以后的事了。听到对讲机的铃声,我厌烦地以为又是哪家媒体的记者,没想到探头一看,竟然是他。不过,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来,他身边跟着一个看来比他年轻,叫做牧村的刑警。

    “对不起,我还有两、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我早料到了,你们上来吧。”

    然而,加贺刑警并未做出脱鞋的动作,他问:“你正在吃饭吗?”

    “不,我还没吃,才正在想要吃什么才好。”

    “那我们到外面去吃好了?老实说,一整天忙着侦讯,我们连午饭都没吃呢,是吧?”

    牧村刑警附和地冲着我苦笑。

    “好啊,那要去哪里?我知道有家店的猪排饭很好吃,可以吗?”

    “哪儿都行,”这么说的同时,加贺刑警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用大拇指朝后头比了比,“再过去有一家餐馆,老师昨晚去的就是那间店吗?”

    “是啊,你想去那里吗?”

    “就那里好了,那家店近,咖啡又可以免费续杯。”

    “太好了。”牧村刑警帮腔似的说道。

    “我是无所谓啦,那我去换一下衣服。”

    趁着他们等我换衣服的空档,我想了一下加贺刑警找我去那家餐馆的理由,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还是,真如他所说,只是因为近、有咖啡可喝?

    终究我还是想不通,只好走出了房间。

    来到餐馆,我点了烧烤虾饭,加贺刑警和牧村刑警各点了烤羊排和汉堡肉套餐。

    “之前讲的那本小说,”等女侍离开后,加贺刑警马上开口说道,“啊,就是日高先生留在电脑萤幕上的那本,叫做《冰之扉》的。”

    “唔,我知道。昨天你还说要去查清楚,看那是昨天才刚写的,还是只是把之前已经发表的部分叫到萤幕上而已,已经有答案了吗?”

    “已经有答案了,应该是昨天写的。我问了聪明社的负责人,他说跟之前连载的部分接得刚刚好。”

    “这么说来,在被杀害之前,他一直很努力地工作啰。”

    去加拿大的日子迫在眉睫,就连日高也得拚命赶工吧?虽说他之前总是找各种搪塞的藉口,毫不在意地让编辑焦急等待。

    “只是有一个地方很奇怪。”加贺刑警将身体微微前倾,右手肘撑在桌子上。

    “哪里奇怪?”

    “原稿的张数。如果一张算四百字好了,他总共写了二十七张之多。就算他在藤尾小姐走后的五点就开始写好了,这也未免太多了。昨晚我才听野野口老师说了,您说日高先生的写作速度一小时顶多四到六张。”

    “二十七张吗?这样确实很多。”

    我到日高家的时间是八点,假设在这之前日高都还活着的话,那他一小时不就要写九张了。

    “所以,”我说,“他有可能是在说谎。”

    “说谎?”

    “很可能他昨天白天就已经写好十张或二十张了,可是依照他个人的习性,他总是说自己一张都没写。”

    “出版社的人也是这么说的。”

    “应该是吧。”我点了点头。

    “可是,他的太太理惠出门的时候,他跟她说自己恐怕要到半夜才会到饭店。而事实上最晚到八点,他已经写好二十七页了。如果就《冰之扉》的连载一期约三十页的份量来算,他已经快要完成了。说延后还可以理解,可是有像这样进度超前那么多的吗?”

    “应该有吧。写作这种事又不是机械作业,灵感不来的话,可能杵在书桌前好几个小时都写不出来;相反地,文思泉涌的话,可能一会儿功夫就写好了。”

    “日高先生有这样的倾向吗?”

    “有吧,话说回来,几乎所有作家都是这样吧?”

    “这样啊?我是不太能够想像你们那个世界的事啦。”加贺刑警将前倾的身子回复到原来的姿势。

    “我不太理解你为什么要在张数上打转。”我说,“总之,理惠出门的时候,日高的小说还没写好,可是发现尸体的时候,小说已经快要完成了,对吧?也就是说直到日高被杀的那段期间,他都一直在工作,不就这么简单吗?”

    “或许是吧。”加贺刑警点了点头,但还是一副无法完全说服自己的样子。

    从这位曾是我后进的教师身上,我总算见识到警方办案真的是连一个小细节都不放过。

    女侍将餐点端了上来,我们的谈话稍微中断了一下。

    “对了,日高的遗体怎么样了?”我试着问道,“你不是说要解剖吗?”

    “今天已经进行了。”如此说完后,加贺刑警看向牧村刑警,“你不是也在场吗?”

    “不,我没自己去,如果我在场,现在怎么还吃得下?”牧村皱起眉头,将叉子叉向汉堡肉。

    “这倒也是。”加贺也一脸苦笑,“你说解剖怎么了?”

    “不,我是想死亡时间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恶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恶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