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六

    事发后已过了两天。日高邦彦的葬礼在离日高家几公里外的寺庙举行,包含出版社的人在内,有很多宾客来访,连想要烧柱香都得排队。

    这其中当然也有电视台的人。不管是摄影人员或采访记者,全都摆起正经八百的脸孔。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些人为了拍摄比较耸动的画面,那一双眼睛就像蛇一般地四处扫视着。只要某位宾客多洒了几滴清泪,摄影机的镜头马上对准他。

    我上完香后,站在签到的布棚旁,看着陆续前来的宾客。其中不乏艺人的身影,我想起日高的作品被翻拍成电影时,这些人曾担纲演出。

    上香仪式后是诵经,接着是丧家致词。理惠身着全黑的套装,手里紧握着念珠,淡淡地向出席的宾客致谢,接着她谈起自己对丈夫的无限思念。顿时,静谧的会场里此起彼落地传来啜泣声。

    一直到最后,理惠的致词里没有半句提到犯人或是自己的怨恨。不过,这样反而更让人感觉到她的愤怒和悲伤。

    棺木抬出后,宾客们也陆续离开会场,这时在人群里,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人。

    正当她离开寺庙的时候,我叫住了她:“藤尾小姐!”

    藤尾美弥子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长发顺势一甩:“您是?”

    “那天,我们在日高家见过面。”

    “是,我想起来了。”

    “我是日高的朋友,敝姓野野口。补充说明,我和你哥也是同一所学校的同学。”

    “应该是吧,那天我听日高先生说了。”

    “我有话想跟你说,不知你有没有空?”

    一听此言,她看了看手表,接着又望向不远处。

    “有人在等你吗?”

    顺着她的视线,可以看到一辆淡绿色的小货车停在路旁,驾驶座上的年轻男子正看向这边。

    “是你先生吗?”

    “不,不是那样。”

    我心里认定他们是一对情侣。

    “要不在这里谈也行,有一些问题想请教你。”

    “什么问题?”

    “那天你和日高谈了什么?”

    “谈了什么?还不都是些老问题。希望他尽可能把书本回收,在公开场合承认自己的错误,把有争议的部分改写成与我哥哥无关。因为我听说他就要到加拿大去了,所以也想确认一下,今后他要用什么方法来展现解决事情的诚意。”

    “那日高那边怎么说?”

    “他是有诚意要解决事情啦。不过他也说了,并不打算扭曲自己长久以来的信念。”

    “也就是说他无法答应你的要求啰?”

    “他好像觉得,只要不以揭发他人隐私为乐趣,为了追求作品的极致艺术,就算侵犯到主角人物的隐私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不过,你不能认同吧。”

    “那是当然。”她微微扬起嘴角,不过那动作称不上是微笑。

    “结果那天你们谈判破裂了?”

    “我请他答应我,到加拿大后要马上和我联络,看用什么方式继续我们的谈判。我看他出发前也很忙,再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先取得这样的共识。”

    站在日高的立场,也只能先这样答应她吧?

    “之后,你就直接回家了吗?”

    “你说我吗?是的。”

    “途中没有到哪里去?”

    “是的。”点完头后,藤尾美弥子睁大眼睛瞪着我,“你是在调查我的不在场证明吗?”

    “不,这是哪儿的话。”我低下头,搓了搓鼻子。不过,如果这不算调查不在场证明,又是什么呢?我自己也觉得奇怪。

    她叹了口气:“昨天,我已经见过警方,也被问到相同的问题。不过,他们问得比较露骨,像是你是不是恨着日高先生什么的。”

    “啊,”我看着她的脸,“那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并没有恨他,只不过希望他能尊重死者罢了。”

    “《禁猎地》这本书,”我说,“真的让你这么在意吗?你觉得它亵渎了你哥是吗?”

    “谁都会有秘密,而且应该有权不让它公开,就算是已故的人也一样。”

    “要是有人觉得这些秘密很感人呢?想把这份感动传达给世人知道,有那么罪恶吗?”

    “感动?”她盯着我看了良久,然后缓缓地摇头,“对少女施暴的中学生会令人感动吗?”

    “以感动人心为前提,有时也会有一些不得不描写的场面。”

    她再度叹了口气,故意要让我知道她的不以为然:“野野口先生,您也写小说吧?”

    “是,是以青少年为诉求的小说。”

    “你如此拚命地为日高先生辩护,是因为自己也是作家吧?”

    我稍微想了一下,说道:“或许吧。”

    “真是令人讨厌的工作。”她看了看手表,说道,“我还有事,先告辞了。”随即转身,朝前头等候的车子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恶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恶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