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以下的文章是在加贺刑警的允许下写的。在我离开这间屋子以前,我拜托他,无论如何

    让我完成这份笔记,他法外开恩地答应了我。不过,他一定无法理解,都已经到了这般田地,为什么我还坚持要写下去。即使是造假的笔记,一旦动笔写了就想要把它完成,此乃作家的天性,这样说他应该可以理解了吧。

    不过,就我本身而言,能为这一小时的经验留下纪录,已让我心满意足。想要记录印象深刻的体验应该也是作家的本性吧?即使那是自我毁灭的纪录。

    今天加贺刑警终于来了,时间是四月二十一日的上午十点整。在听到门铃响起的那一瞬间,我就怀着某种预感,确定来访的人是他后,我相信那份预感就要实现了。不过,我依然努力地隐藏起情绪的激动,将他迎入屋内。

    “突然来访真不好意思,有些事想跟你谈。”他一如往常,以沉稳的语调说道。

    “有什么事?算了,先进来吧!”

    “嗯,打扰了。”

    我领他到沙发前坐下,自己走去泡茶。

    “不用麻烦了。”他说。

    “有什么事想跟我谈?”我把茶杯递到他的面前,随口问道。这时,我发觉自己的手颤抖着,抬头一看,加贺刑警也正盯着我的手瞧。

    他没有伸手去拿茶杯,反而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老实说,我恐怕要对不住您了。”

    “怎么说?”我力持镇定。其实此刻我忽然一阵晕眩,心脏的鼓动也越来越快。

    “我们打算搜索老师的房子……这间屋子。”加贺刑警面有难色地说道。

    我先做出目瞪口呆的表情,进而抿嘴微笑。当然我不知道这装得好不好,也许在加贺刑警的眼中只看到我的脸歪了。

    “怎么说?搜索我的房子,也不会有任何发现的。”

    “若是那样就好了……可是恐怕我会找出什么东西。”

    “等一下,难不成你们以为……你们把我当作杀害日高的嫌犯,以为会在这里找出什么证据?”

    加贺刑警轻轻地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这太令人惊讶了。”我摇着头,故意叹了口气,拚命作戏,“我连想都没想过会听见这样的话,害我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如果你是在开玩笑的话,那就算了,可是你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老师,很抱歉,我是认真的。先前曾受您照顾,如今对您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内心也很挣扎,不过发掘事实是我们做警察的本分。”

    “我当然可以体谅你的处境。只要你觉得可疑,就算去调查我的朋友或是家人也是职责所在。可是老实说,我很惊讶也很困惑,因为事情来得太突然了。”

    “我已经把搜索票带来了。”

    “你是说搜索票吗?那是当然。不过,在你把它拿出来之前,可不可以告诉我原因,也就是说……”

    “为什么怀疑您吗?”

    “没错。还是你们习惯什么都不说,就劈哩啪啦地翻箱倒柜随便乱找?”

    “有时也会这样。不过,”他垂下眼,伸手拿起刚才摆在一旁的茶,喝了一口。接着,他看向了我,“我想先跟您谈谈。”

    “你能这样做我很感激。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听了你的话就会服气。”

    加贺并没有回应,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记事本。

    “最重要的一点,”他说,“是日高先生的死亡时间。虽然大体来说,是在五点到七点之间,不过,负责解剖的医生说超过六点以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从胃中食物的消化状况来推断死亡时间可信度极高,而像这样的案件,没有必要把误差拉到两小时那么长。可是,竟然有人作证日高先生六点以后还活着。”

    “你是说我吧?就算被你怀疑,我也只能这么说。或许这样的可能性很低,可是毕竟那是生理反应,偶尔也会有二、三十分钟的落差吧?”

    “当然可能。不过我们关切的是证词里所说的那通电话,因为我们无法确定,那通电话到底是不是死者本人打的。”

    “那是日高的声音,肯定没错。”

    “可是这点没办法证实,毕竟当时接听电话的只有您一人而已。”

    “所谓的‘电话’本来就是如此吧?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我是很想相信,倒是检察官那边没那么容易被说服吧?”

    “接电话的确实只有我而已,不过你们连旁边还有一个人的事都忘了,就教我伤脑筋了。你不是已经从童子社的大岛那里获得证实了吗?”

    “我是问了。大岛先生也说,在和您谈话之中的确有电话进来。”

    “当时我们在电话里的对话,难道他没听到吗?”

    “不,他听到了。他说电话中野野口先生好像和人约了待会儿碰面。不过,他是后来才知道打电话来的是日高先生。”

    “我懂了,光这样是没办法证明什么。也有可能是毫不相干的人打来的电话,我却故意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恶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恶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