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真正的报复要等几个月后才实现,我在书店知道了这件事。加贺刑警应该已经猜到了,没错!日高的新作《死火》出版了,那是由我的第一本小说《圆火》改写而成的。

    我想,自己肯定在做噩梦。我怎样都无法相信,不,应该说不愿相信。

    仔细一想,或许这就是最好的报复。一心想成为作家的我,痛苦的心就仿佛被撕裂一般,也只有日高想得出这么残忍的方法。

    对作家而言,作品就好像是自己的分身,说得简单一点,那就像是自己的小孩。而作家爱着自己的创作,就好像父母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的作品被日高偷走了。一旦他以自己的名义发表后,在人们的记忆里,《死火》将永远是日高邦彦的作品,文学史上也会这么记载。只有我出声抗议才能阻止这种情形,不过,日高早已预见,我绝对不会这么做。

    没错,即使受到这样的对待,我也只能忍气吞声。若我向日高抗议,他必定会用这句话堵我吧?

    “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话就闭嘴。”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揭发作品被窃的事,就得觉悟自己潜入日高家、想要杀害他的事也会跟着曝光。

    有好几次,我想跟警方自首,顺便告诉他们《死火》抄袭我的《圆火》。实际上,我甚至已经拿起话筒,想打电话给当地的警察。

    不过,我还是放弃了。当然,我害怕以杀人未遂的罪嫌被逮捕,但更教我害怕的是,初美会被当成共犯牵扯进来。日本的警察都很优秀,就算我坚持全是我一人所为,他们也会追根究柢找出证据。没有她的帮忙,事情怎能顺利进行?不,在这之前,日高就不会放过她。不管怎样,她都不可能无罪开脱。虽然我每日深陷绝望深渊,却依然希望只要初美过得幸福就好。看到这里,警方一定会苦笑地想,都这时候了,还逞什么英雄?我承认,我是自我陶醉了点。可是,若不是这样,我怎能挨过那段痛苦的日子?

    那段时间里,就连初美也想不出话来安慰我。有时她会趁着日高不注意的时候打电话过来,不过,电话两头除了令人窒息的沉默外,我们能说的也只有哀伤、无意义的话语。

    “我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么过分的事,他竟然把你的作品……”

    “没办法,我什么都不能做。”

    “我觉得对不起你……”

    “与你无关,只能怪我太蠢了,自作自受。”

    就是这样。就算和心爱的人讲话,也无法让我开朗起来。我感到无比绝望,情绪荡到谷底。

    讽刺的是,《死火》一书大受好评。每次看到报章杂志谈论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心如刀割。作品获得肯定,让我觉得很高兴,但下一刻,我就跌回现实——被褒扬的人不是我,而是日高。

    他不但因此成为话题人物,甚至还获得颇具公信力的文学大奖。当他志得意满地出现在报纸上的时候,你可以想像我有多懊悔吧?好几个夜晚,我失眠了。

    就这样,我郁郁不乐地过着日子,有一天,玄关的门铃响了。透过门孔向外望,我的心脏突然猛烈地跳动,站在那里的人竟是日高邦彦!自从我闯入他家以来,这是我们第一次碰面。那一刻,我想假装自己不在家。我恨他窃取我的作品,但另一方面,却也对他感到愧疚。

    逃避也不是办法,我心一横,打开了门,日高挂着浅浅的微笑站在哪里。

    “你在睡觉吗?”他问,因为我穿着睡衣。这天是礼拜天。

    “不,我已经起来了。”

    “是吗?没吵到你睡觉就好。”他一边说,一边往门内窥探,“可以打扰一下吗?我想跟你谈谈。”

    “好是好啦,不过屋里很乱。”

    “无所谓,又不是要拍艺术照。”

    成了畅销作家,拍照的机会也多了是吗?何必来此炫耀。

    “倒是,”他看着我,“你也有话想跟我说吧?肯定有很多话。”

    我沉默不语。

    我们往客厅的沙发走去,日高好奇地四处打量。我有点紧张,不知哪里还留存初美的痕迹。初美的围裙已经洗好,收进柜子里了。

    “就一个单身汉来说,你这里还蛮整齐的嘛!”他终于说话了。

    “是吗?”

    “还是……有人会过来帮你打扫?”

    听到这句话,我不自觉地看向他,他的嘴角依然挂着一抹冷笑,显然地,他是在暗示我和初美的关系。

    “你说有话要谈,是什么?”我无法忍受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氛,催促他赶紧表明来意。

    “唉,干嘛这么心急?”他抽着烟,聊起最近轰动一时的政治贪渎事件。这样慢慢地戏弄我,他肯定觉得很有趣吧?

    终于,我的忍耐到达极限,正当我想要发作的时候,他以事不关己的口吻说道:“对了,说起我那本《死火》……”

    我不自觉地挺直背脊,期待着他接下来要讲的话。

    “虽说凑巧,但我还是得因它和你作品的雷同说声抱歉。你那本书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恶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恶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