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流的工程师们来到我们井下。矿上头儿们下达了一项任务:铺设新坑道。他们此番就是为此进行一些最基本的测量工作。他们看起来是多么的年轻和有个性呵!他们在各方面都得到了充分的自我发展,年纪轻轻就已经无拘无束地表现出鲜明的个性。

    其中第一位,头发乌黑,充满活力,双眼观察着一切。

    第二位拿着笔记本,边走边记。他这儿观察观察,那儿比较比较,再记录下来。

    第三位则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衣服绷得紧紧的,走起路来身子挺得笔直,保持着一种尊严,只是不时地咬咬嘴唇,暴露出一个急躁的、不受压制的年轻人形象。

    接下来的这个小伙子不知给第三个解释着什么,而后者似乎并没有请他这么做。他个子比较矮小,紧跟着人家后面跑来跑去。他总是把食指举在空中,像是喋喋不休地向那人报告着这里所看到的一切。

    不要任何人相陪的这第五位看上去级别最高,时而在前,时而在后,其他人都根据他而调整着自己的步伐。他脸色苍白,身体虚弱,过度的操劳使他眼窝深陷。他思考问题时,经常用手按着额头。

    第六位和第七位走路时微微弯着腰,头贴着头,手挽着手,亲密地交谈着。倘若这里不是我们的煤矿,倘若不是在我们工作所在的深深的坑道里,人们可能会以为这对瘦骨嶙峋、未留胡须、大鼻头的先生是年轻的神职人员呢。其中一个笑的时候总是像猫一样呼噜呼噜的;另一个也是微微带笑的,说着什么,并用另一只闲着的手做着相应的手势。这两位先生对他们的职位肯定抱有无限的把握,他们虽说年轻,但肯定已经为煤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所以他们才可以在这种场合、在如此重要的时候,又当着上司的面,只于自己的事情,或者至少是与眼下工作不相干的事,而且还这样毫无顾忌。莫不是他们在欢声笑语、漫不经心之中已经仔细地看到了所有重要的东西?对于这样的先生,可不敢信口雌黄。

    但是另一方面又确实毫无疑问的是,第八个人对工作特别投入,其程度胜过上面两位,甚至胜过其他所有人的总和。所有的东西他都要摸一摸,并用一把小锤敲一敲。他不时地把这把小锤从口袋里拿出来,又装进去。时而,他又不惜弄脏那身漂亮的衣服而跪在脏兮兮的地上,敲敲地面,然后又一边走一边敲敲墙壁或头顶上的坑道顶。有一次他躺在地上,久久地一动也不动,我们以为发生了意外,但后来他灵巧的身体轻轻一跳,又站了起来。原来他又完成了一项检查。我们自以为熟悉我们的煤矿以及矿石,但这位工程师以这种态度在这里不断地研究的东西,却是我们十分陌生的。

    第九个人推着一辆童车,里面装着测量仪器。这些仪器特别昂贵,被深深地放在柔软的海绵里。推车这活本来应让勤杂工去干,但又不放心,所以必须由一位工程师来做。大家也看到了,他很乐意。可能他年纪最小,也许对仪器还一窍不通,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因此,时常险些连车带人撞在墙上。

    不过,另一个工程师不离左右地跟着车子,阻止险情的发生。这人显而易见很精通这些仪器,似乎是保管员,车子一边走的时候,他不时地取出仪器的一个部件,瞧一瞧、松一松或紧一紧螺丝,摇晃摇晃、敲打敲打,又贴在耳朵上仔细听听,最后,当车停下来的时候,再把那从远处几乎看不清楚的小物件小心翼翼地放回车里。这个工程师多少有点嗜权,不过都只是受仪器的驱使。一个无声的手势,我们就得在距小车十米之遥的时候给它让开道,尽管有时就根本无道可让。

    在这两位先生的后面,跟着一个无所事事的勤杂工。就像工程师们具备渊博的知识一样,理所当然,他们也早已摈弃了一切傲慢。然而,这个勤杂工似乎反而傲气十足,他一只手倒背在后,另一只手抚摸着制服上的镀金纽扣或者精制的帕子,还不时左右点点头,好像我们给他打了招呼而他在回答我们,或者好像他接受了我们的问候,但由于高高在上,无法一一回复。我们当然并没有问候他。不过,看看他那神气,就不能不相信:给煤矿头头们当勤务员一定很了不起。在他身后我们笑了起来,然而即使响了一声炸雷他也不会转一下身,结果弄得我们不知道该不该尊敬他。

    今天没干什么活,干扰太大。这样的考察使任何工作的念头化为乌有。这些人消失在黑暗的试用坑道里,其情景令人神往,但不等到他们返回来,我们就该下班了。

    (温仁百译)

章节目录

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弗兰兹·卡夫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弗兰兹·卡夫卡并收藏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