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外国文学 > 《暮光之城1:暮色》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僵局

第二十四章 僵局

    我睁开眼睛,对上了一盏明亮的白色的灯。我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一间全白的房间。我身边的墙上覆满了长长的垂直百叶窗。在我的头顶上,耀眼的灯光让我的视线模糊起来。我躺在一张硬邦邦的,很不平坦的床上,床边还装着栏杆。枕头很扁,凹凸不平。附近的某处传来了一阵恼人的蜂鸣声。我希望这意味着我还活着。死亡不应该这么不舒服。

    我的手上插满了透明的软管,一根管子一样的东西缠在我的脸上,就在我的鼻子下方。我抬起手,想把它拿开。

    “不,你不能。”冰冷的手指抓住了我的手。

    “爱德华?”我稍稍转过头去,他的脸离我的脸只有数英寸远,他的下巴靠在了我的枕头的边缘。我再次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这一次还带着感激和兴高采烈的情绪。“哦,爱德华,我非常抱歉!”

    “嘘,”他嘘声示意我安静下来。“现在一切都没事了。”

    “发生了什么事?”我记不太清了,当我试图回想的时候,我的脑子抗拒着我。

    “我来得太迟了。我本来很有可能赶不上的。”他耳语着,声音里充满了痛苦。

    “我太蠢了,爱德华。我以为他抓住了我妈妈。”

    “他欺骗了我们所有人。”

    “我得打电话给查理和我妈妈。”我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一点。

    “爱丽丝打过电话了。蕾妮就在这里——嗯,在这间医院里。她现在去吃点东西了。”

    “她在这里?”我试图坐起来,但我的脑子晕得更厉害了,他的手温柔地把我推回枕头上去。

    “她很快就会回来的,”他保证道。“而且你得一动不动得待在这里。”

    “可你是怎么告诉她的?”我惊慌失措地说道。我对被安抚丝毫不感兴趣。我妈妈在这里,而我正从一次吸血鬼的袭击下康复过来。“为什么你要告诉她我在这里呢?”

    “你从两截楼梯上掉了下来,撞破了窗子。”他顿了顿。“你得承认,这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叹了口气,这个动作让我隐隐作痛。我低下头,看着被单下的自己,那一团巨大的隆起是我的腿。

    “我的情况有多糟?”我问道。

    “你折断了一条腿,四根肋骨。你的头盖骨上有一些裂缝,你皮肤上每一英寸都伤痕累累。你还流了很多血。他们给你输了许多血。我不喜欢这样——这让你有一阵子闻起来都很不对劲。”

    “这对你来说一定是个不错的变化。”

    “不,我喜欢你的味道。”

    “你做了什么?”我安静地问道。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不能肯定。”他看向别处,避开了我怀疑的眼睛。他从床上拿起我裹着纱布的手,温柔地握在自己手里,小心翼翼地避免扯断那根把我连到其中一台监视器上的电线。

    我耐心地等着他没说完的话。

    他叹了口气,依然拒绝对上我的目光。“我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他低声说道。“根本不可能。但我做到了。”他最终抬起头,几乎微笑起来。“我一定很爱你。”

    “我尝起来跟闻起来一样好吗?”我报以一笑。笑容扯痛了我的脸。

    “还要更好些——甚至比我想象过的还有好。”

    “对不起。”我道歉道。

    他翻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在所有应该道歉的事情中(,你却选了这个)。”

    “那我应该为什么而道歉?”

    “为你差一点就让自己永远地离开我。”

    “对不起。”我再次道歉。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声音有着安抚的味道。“当然,这样做还是很不理智。你应该等着我的,你应该告诉我的。”

    “你不会让我走的。”

    “是的,”他用冷酷的语气赞同道。“我不会这样做的。”

    某些很不愉快的回忆开始闯入我的脑海。我颤抖着,然后畏缩起来。

    他立刻焦急起来。“贝拉,怎么了?”

    “詹姆斯怎么了?”

    “在我把他从你身上拖开以后,艾美特和贾斯帕料理了他。”他的语气里有着一种尖锐的后悔。

    这话让我困惑起来。“我没看见艾美特和贾斯帕在那里。”

    “他们不得不离开那间屋子……到处都是血。”

    “可你留下来了。”

    “是的,我留下来了。”

    “还有爱丽丝和卡莱尔……”我惊奇地说道。

    “他们也爱你,你知道的。”

    痛苦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我最后一次看见爱丽丝时的情景提醒了我某件事。“爱丽丝看了那卷带子没?”我焦急地问道。

    “是的。”一丝新的声响使他的声音阴沉起来。那是一种全然的憎恨的语气。

    “她几乎一直待在黑暗里,这就是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知道。她现在全明白了。”他的声音很平坦,但他的脸阴沉着,写满了狂怒。

    我试图用我空着的手去够他的脸,但某样东西阻止了我。我低下头,看见静脉注射管正扯着我的手。

    “呃。”我退缩了。

    “怎么了?”他担心地问道。他被分了神,但还不够。他眼里的阴郁依然没有完全褪去。

    “针头。”我解释着,看向别处,不敢再看我手上的针头。我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块扭曲的天花板砖上,试图不去理会肋骨传来的疼痛,深呼吸着。

    “害怕针头。”他低声对自己说着,摇了摇头。“哦,一只暴虐成性的吸血鬼,想要把她折磨致死,当然,没问题,她逃出去去见他。另一方面,一根静脉注射针……”

    我转了转眼睛。我很高兴地发现,至少,这个回应动作不会让我疼痛。我决定改变话题。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问道。

    他起先困惑地盯着我,然后,痛苦浸染了他的眼神。他皱起眉,他的额头皱了起来。“你想要我离开吗?”

    “不!”我断然否认,被这个想法吓坏了。“不,我是说,我妈妈会怎么看待你在这里这件事?在她回来以前,我得把这个故事给理顺了。”

    “哦,”他说道,他的前额又变得像大理石般光滑平整了。“我来凤凰城是为了把我的感受告诉你,好说服你回到福克斯。”他睁大的眼睛显得那么诚恳和真挚,连我自己都差点要相信他了。“你同意和我见面,于是开车来我和卡莱尔还有爱丽丝住的宾馆——当然,我是在家长的监管下来这里的。”他一本正经地加上这句话。“但在来我房间的路上,你失足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当然,剩下的部分你都知道了。不过,你不需要记住所有的细节。你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那些更详尽的细节你可以装作有点糊涂蒙混过去。”

    我思考了片刻。“这个故事还有很多漏洞。比方说,根本没有窗子被撞碎。”

    “当然有。”他说道。“爱丽丝对伪造证据兴趣浓得有些过头。所有证据都被处理得相当有说服力——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甚至可以起诉那家宾馆。你不需要担心这个。”他保证着,用最轻柔的力度抚摩着我的脸颊。“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养好身体(康复)。”

    我对他的抚摩毫无反应,但这既不是因为我依然沉浸在痛苦之中,也不是因为药物带来的麻木。监视器的蜂鸣声忽然毫无规律地上下跃动起来——现在他不再是唯一一个能听到我的心丢脸地砰然乱跳(心跳失律)的人了。

    “这会很令人尴尬的。”我低声自言自语道。

    他轻笑起来,然后一丝好奇的(若有所思的/揣测的)神情在他的眼里一闪而过。“嗯,我想知道……”

    他慢慢得俯下身来,那阵嘈杂的蜂鸣声疯狂地加速着,甚至是在他的唇吻上我之前。但是,在他的唇用最温柔的力度压下来时,蜂鸣声停住了。

    他立刻退回去,一脸的担忧,直到监视器表明我的心脏已经重新启动,他焦虑的神情才转为放心。

    “看样子,我得比平常更小心得跟你相处才行。”他皱起眉。

    “我还没结束和你的这个吻呢,”我抱怨着。“不要逼我在这里扑过去。”

    他咧嘴一笑,然后弯下身子轻轻地把他的唇压上我的唇。监视器抓狂了(暴走了)。

    但随后,他的唇紧绷起来。他退了回去。

    “我想我听到了你妈妈(的动静)。”他说着,又咧嘴笑了起来。

    “别离开我。”我喊出声来,一阵蛮不讲理的汹涌的恐惧席卷了我。我不能让他走——他会再度从我身旁消失不见的。

    只是短短的一秒钟,他就读懂了我的眼里的恐惧。“我不会的。”他严肃地保证道。然后,他笑了起来。“我会打个盹。”

    他离开我床边的那张硬邦邦的塑料椅子,坐到我床脚的那张青绿色人造革躺椅上去。他完全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他真的一动不动。

    “别忘了呼吸。”我讽刺地低声说道。他深吸了一口气,依然闭着眼睛。

    现在连我都能听见我妈妈的声音了。她正和某人说着话,也许是个护士。她听起来既疲倦又担心。我真想从床上跳起来跑到她那里,安慰她冷静下来,向她保证一切都很好。但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做任何形式的跳跃动作,所以我只能安静地等着。

    门被猛地退开了,她从门外偷看着。

    “妈妈!”我低声说着,我的声音里充满了热爱(深情)和宽慰。

    爱德华依旧维持着一动不动地睡在躺椅上的姿势,她看在眼里,踮着脚走的我的床边。

    “他一直待在这里(他一直不肯离开),不是吗?”她低声自言自语着。

    “妈妈,我真高兴看到你!”

    她俯下身子,温柔地拥抱着我,我感觉到热泪正从我脸上留下来。

    “贝拉,我真担心!”

    “对不起,妈妈。但现在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我安慰着她。

    “我真高兴,我最终看到你睁开眼睛了。”她在我的床沿上坐了下来。

    我忽然意识到我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我的眼睛是从什么时候起闭上的?”(我睡了多久?)

    “今晚是星期五,亲爱的,你睡了很长一段时间。”

    “星期五?”我吃了一惊。我试图记起那件事是哪天发生的……但我不愿意去想它。

    “他们不得不一直给你使用镇静剂,用了好长一段时间,甜心——你弄出了很多伤口。”

    “我知道。”我能感觉到这些伤口的存在。

    “你真幸运,卡伦医生就在那里。他真是个好人……不过,太年轻了点。他看上去更像一个模特,而非医生……”

    “你见到卡莱尔了?”

    “还有爱德华的妹妹爱丽丝。她是个可爱的女孩。”

    “她确实是。”我完全赞成。

    她越过自己的肩膀,瞥了一眼爱德华,后者依然躺在那张椅子上,紧紧地闭着双眼。“你还没告诉过我,你在福克斯交了个这么好的朋友。”

    我畏缩了一下,然后呻吟起来。

    “有哪里疼吗?”她担忧地问道,回过头来。爱德华的眼睛飞快地瞥了一下我的脸。

    “我很好。”我向她保证道。“我只是刚刚想起来不能乱动。”他又回到他那个伪装的睡眠里去了。

    我充分利用了我妈妈那一瞬间的分神,努力不让话题回到我那绝对称不上诚实的举动上。“菲尔在哪里?”我迅速问道。

    “佛罗里达——哦,贝拉!你根本猜不到!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最好的消息来了!”

    “菲尔拿到了合约?”我猜测着。

    “是的!你是怎么猜到的!太阳队,你能相信吗?”

    “太棒了,妈妈。”我竭尽全力,尽可能说得更热情些,尽管我根本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你会喜欢杰克逊维尔的。”我茫然地盯着她,她滔滔不绝地说着。“当菲尔开始跟亚克朗市队沟通的时候,我还有些担心,因为那里到处都是冰雪,你知道我有多讨厌寒冷。但现在,杰克逊维尔!那里总是阳光灿烂,潮湿也没那么糟糕。我们找到了一所最可爱的房子,黄色的,装饰着白边,还有一个像老电影里那样的门廊,还有那棵巨大的橡树。而且那里离海边只有几分钟路程,你还能有你自己的浴室……”

    “等等,妈妈?”我打断了她的话。爱德华依然闭着眼睛,但他的样子太紧张了,根本不像是在睡觉。“你在说什么?我不打算去佛罗里达。我住在福克斯。”

    “可你不必这样做了,笨蛋。”她大笑起来。“现在菲尔能有更多的时间在附近了……我们已经就这个问题谈过很多次了,我打算作出让步,在他客场比赛的日子里,有一半时间陪着你,一半时间陪他。”

    “妈妈。”我迟疑着,想知道怎样才能最圆滑得处理这件事。“我想要住在福克斯。我已经融入了那里的学校,我也有一两个闺蜜了”——我提醒了她关于朋友的事,她又瞥了一眼爱德华,所以我试着换了个方向——“还有,查理需要我。他在那里老是一个人,而且他完全不会烹饪。”

    “你想要留在福克斯?”她不知所措地问道。这个想法对她来说太不可思议了。然后她的眼睛飞快地看向了爱德华。“为什么?”

    “我告诉过你——学校,查理——”我耸了耸肩。这不是个好主意。

    她的双手无助地在我身上徘徊着,试图找出一块安全的地方拍一下我。她最终拍了拍我的额头,只有那里没有包着绷带。

    “贝拉,甜心,你讨厌福克斯。”她提醒我。

    “那里没那么糟。”

    她皱起眉,来来回回地看着爱德华和我,这次她看得不慌不忙,显然是故意的。

    “是因为这个男孩吗?”她耳语道。

    我张开嘴想要撒谎,但她的眼睛正仔细地审视着我的脸,我知道她会从我脸上看出来的。

    “他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我承认道。没有必要坦白交代这部分有多大。“所以,你找机会跟爱德华交谈过了?”我问道。

    “是的。”她迟疑着,看着他优雅的安静的姿势。“我想要和你谈谈这件事。”

    啊—噢。“什么事?”我问道。

    “我觉得这个男孩爱上你了。”她指责道,依然把声音压得很低。

    “我也这样觉得。”我向她吐露道。

    “那么,你对他有什么感觉?”她只能勉强掩饰住自己语气里汹涌的好奇。

    我叹了口气,看向别处。尽管我是那么的爱着我的妈妈,这依然不是一个我能和她交流的话题。“我对他简直着了迷。”瞧——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在谈到她的初恋男友时会说的话。

    “嗯,他似乎很不错,还有,我的天,他帅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但你太年轻了,贝拉……”她的声音很没自信。就我所记得的情况而言,这是自我八岁时起,她头一次这么接近于竭力使自己听起来具有家长的威信。我认出了我和她谈男人时,那种通情达理但坚定不移的口气。

    “我知道,妈妈。别担心这个。这只是一见倾心的狂热。”我安抚着她。

    “没错。”她赞同着,很容易就开心起来了。

    然后她叹了口气,满怀歉意地越过自己的肩膀看向墙上的那个大圆钟。

    “你要离开了吗?”

    她咬住唇。“菲尔过会儿会打电话来……我不知道你醒了。”

    “没关系,妈妈。”我试图让自己的如释重负不那么明显,这样她就不会觉得受伤了。“我不会孤单的。”

    “我很快回来。我要睡在这里,你知道的。”她宣布道,显然很为自己感到自豪。

    “哦,妈妈,你不必这样做!你可以睡在家里——我根本没注意到这样做的差别(我不介意的)。”止痛药在我脑子里带来的眩晕现在让我更难集中注意力了,尽管,很显然,我已经睡了好几天了。

    “我只是很不安。”她怯懦得承认道。“附近的街区发生了一些犯罪行为,我不想要独自待在家里。”

    “犯罪?”我警惕地问道。

    “有些人闯进了我们家拐角处的那间舞蹈教室,把它烧成了白地——什么都没留下来!然后他们还留了一辆偷来的车在门口。你还记得吗,你以前曾经去过那里上舞蹈课呢,甜心?”

    “我记得。”我颤抖着,然后畏缩起来。

    “我可以留下来,宝贝,只要你需要我。”

    “不,妈妈,我很好。爱德华会陪着我的。”

    她脸上的表情写着这就是她想留下来的原因。“今晚我会回来的。”与其说是一个保证,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警告。当她说话的时候,她又瞥了一眼爱德华。

    “我爱你,妈妈。”

    “我也爱你,贝拉。你走路的时候请更当心点,甜心,我不想失去你。”

    爱德华的眼睛依然闭着,但一个大大的咧嘴一笑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一个护士匆匆忙忙地走进来,检查了我身上所有的软管和电线。我妈妈亲吻了我的前额,轻拍了一下裹着纱布的手,然后离开了。

    那个护士正在检查我的心电监护仪所打印出来的纸条。

    “你感觉很不安吗,甜心?你的心率在这个点上有点儿高。”

    “我很好。”我向她保证道。

    “我会告诉你的注册护士(护理师)你醒了。她会在一分钟之内过来看你的。”

    一等她关上门,爱德华立刻出现在了我床边。

    “你偷了一辆车?”我扬起眉毛。

    他微笑着,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那是辆好车,非常快。”

    “你的小睡怎么样?”我问道。

    “非常有趣。”他眯起眼睛。

    “什么?”

    他垂下头去,答道:“我很惊讶。我以为佛罗里达……还有你妈妈……好吧,我以为那正是你想要的。”

    我无法理解地盯着他。“可你在佛罗里达得终日困住屋里。你只能在夜里外号粗,就像一个真正的吸血鬼一样。”

    他几乎要微笑起来了,但最终没有笑。然后他的脸黯淡下来。“我会待在福克斯,贝拉。或者某个类似于福克斯的地方。”他解释道。“某个我不会再伤害到你的地方。”

    起初,我没有立刻领会他的话。我继续茫然地盯着他,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我的脑海里,就像是一个可怕的谜团一样。我只能勉强注意到我的心跳加速的声音。不过,当我的呼吸变得紊乱起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肋骨传来的表示抗议的剧痛。

    他什么也没说,他警惕地看着我的脸。那种与破碎的骨头无关的疼痛,那种更加糟糕,糟糕到好无止境的疼痛,威胁着要把我碾碎。

    然后,另一个护士目的明确地走进了房间。爱德华又一动不动地像块石头一样,她训练有素的眼睛把我的神情看在眼里,然后转向那些监视器。

    “是时候再吃点止痛药了,甜心?”她友好地问道,轻叩了一下那个静脉注射器的瓶子。

    “不,不用。”我喃喃低语着,试图去掉自己声音里的痛苦。“我什么也不要。”我无法承受在这个时候闭上眼睛。

    “没有必要这样逞强,甜心。如果你不那么强迫自己忍耐(不憋着那么多压力),情况会更好些。你需要休息。”她等待着,但我只是摇了摇头。

    “好吧。”她叹了口气。“等你准备好的时候,请按呼唤铃。”

    她严厉地看了一眼爱德华,然后又瞥了一眼那台机器,眼里更多的是不安,最终离开了。

    他冰冷的双手落在我的脸上。我睁得大大的眼睛盯着他。

    “嘘,贝拉,冷静下来。”

    “不要离开我。”我用破碎的声音恳求道。

    “我不会的。”他保证道。“现在放松下来,等会儿我再把护士叫进来给你打镇静剂。”

    但我的心跳依然没有慢下来。

    “贝拉。”他焦急地轻拍着我的脸。“我哪里也不去。只要你需要我,我会一直待在这里。”

    “你发誓,你不会离开我?”我低声说道。至少,我在竭力控制自己的喘息。我的肋骨在颤抖着。

    他把手放在我的脸两侧,然后把脸侧向我的脸。他的眼睛睁大,显得很严肃。“我发誓。”

    他呼出的气息是那么的慰藉人心。这似乎让我呼吸的疼痛减轻下来。他继续看着我的眼睛,直到我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那阵蜂鸣声恢复到一种正常的节奏。他的眼睛很黑,今天他的眸色更接近于黑色而非金色。

    “好些了?”他问道。

    “是的。”我谨慎地说道。

    他摇了摇头,然后喃喃低语着某些我无法理解的句子。我想我听到了“过度反应”这个词。

    “你为什么要说这些。”我耳语着,竭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颤。“你厌倦了不得不全天候地救援我吗?你想要我离开你吗?”

    “不,我不能没有你,贝拉,当然不能。讲道理一点。我对拯救你也毫无意见——如果不是因为事实上我正是那个让身陷险境的人的话……我正是让你现在待在这里的原因。”

    “是的,你正是原因所在。”我皱起眉。“让我待在这里……活着的原因。”

    “仅仅是活着。”他的声音几近耳语。“包裹在绷带和石膏里,几乎没法动弹。”

    “我不是在说我最近一次濒于死亡的经历。”我说着,有些生气起来。“我在想别的事情——你可以选择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在福克斯的公墓里腐烂掉。”

    他因为我的话而畏缩了一下,但那种饱受折磨的神情依然没有离开他的眼底。

    “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部分。”他继续耳语着,表现得就好像我什么也没说一样。“不是看到你躺在地板上……扭曲着,伤痕累累。”他的声音有些梗咽。“不是以为我已经来得太迟。甚至不是听到了你痛苦的尖叫——这一切令人难以忍受的记忆都将会在我无尽的余生中纠缠着我。不,最糟糕的是那种感觉……我知道我没法停下来。我确信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可你没有。”

    “我会的。只差一点(这太容易了)。”

    我知道我必须保持冷静……但他正在试图说服自己离开我,恐惧在我的肺部里挣扎着,想要冲出来。

    “向我保证。”我耳语着。

    “什么?”

    “你知道的。”现在我开始生气了。他太固执地决心要详细描述那些消极的事情。

    他听出了我语气的变化。他的眼神紧绷起来。“我不够坚强,没法让自己离开你,所以我猜你得用你自己的方式离开……不管这会不会杀了你。”他粗鲁地补充道。

    “很好。”尽管,他没有做出保证——这是我无法回避的事实。恐惧只能勉强维持着。我再也没有气力控制自己的愤怒了。“你告诉过我你是怎么停下来的……现在我要知道为什么。”我诘问道。

    “为什么?”他警惕地重复道。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为什么你不让毒液继续传播下去?那样现在我就像你一样了。”

    爱德华的眼睛变成了全然的黑色,我想起来了,这是他永远也不想让我知道的事。爱丽丝一定在一心一意地想着自己的事情……或者当他在附近的时候,她一定对自己的想法很小心——很显然,他完全不知道她已经向我灌输了吸血鬼转变的技术性细节。他很惊讶,也生气了。他的鼻孔张大了,他的嘴巴看上去就像是用石头凿出来的一样。

    他不打算回答,这很明白。

    “首先,我得承认我对亲密关系没什么亲身体会。”我说道。“但这更合乎逻辑……男人和女人应当稍微平等些……就像是,不能老是他们中的一个突然出现然后拯救另一个。他们应该平等的,互相援助。”

    他把手臂交叠在我的床边,然后把下巴放在自己的手臂上。他的表情平静下来,他的愤怒遏制住了。很显然他已经决定了不对我发火了。我希望我有机会在他抓到爱丽丝以前警告她。

    “你确实救了我。”他安静地说着。

    “我不能总当露易丝.莱恩。”我坚持着。“我也想当超人。”

    “你不知道你自己在要求着什么。”他的声音很温柔,他紧张地盯着枕头套的边缘。

    “我想我知道。”

    “贝拉,你不知道。我花了将近九十年的时间去思考这件事,而我还是不能确定。”

    “你希望卡莱尔没有救你吗?”

    “不,我不希望那样。”他停顿了片刻,然后继续说道。“但我的生命已经结束了。我不必放弃任何东西。”

    “你就是我的生命。失去你是唯一能伤害我的事。”我能更好地说出这话了。承认我有多么需要他变得容易了。

    可是,他非常地冷静。他做出了决定。

    “我不能这样做,贝拉。我不能让那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

    “为什么不能?”我的喉头沙哑着,我大声地说出了那句话,尽管我本意并不想这样大声说的。“别告诉我这太艰难了!在今天以后,或者我猜那已经是很多天以前的事了……无论如何,在那之后,这就不算什么。”

    他瞪着我。

    “那疼痛呢?”他问道。

    我脸色发白。我没法控制住自己。但我试图不让自己的神情表现得太明白。我记起来那种感觉……火焰在我的血管里燃烧着。

    “这是我的问题。”我说道。“我能把握住。”

    “在情况失控的时候,勇气也许会很有帮助的。”

    “这不是问题。就三天。有什么大不了的。”

    爱德华又扮了个鬼脸。我的话提醒了他,我比他所希望的知道得更多。我看着他强抑住自己的愤怒,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揣度起来。

    “查理?”他简要地问道。“蕾妮?”

    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我挣扎着想要回答他的问题。我张开嘴巴,但发不出声音。我又闭上了嘴巴。他等待着,然后露出了胜利的神情。因为他知道我没法如实回答。

    “看,这也不是问题。”我最终喃喃低语道。当我撒谎的时候,我的声音总是没法让人信服。“蕾妮总会为自己做出选择——她也想要我这样做。而查理能恢复过来,他过去一直是一个人。我不能永远为他们操心。我有我自己的人生要过。”

    “确实如此。”他猛地说道。“而我不能结束你的人生。”

    “如果你在等我奄奄一息的时候,那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就在这里!(我已经奄奄一息了!)”

    “你会好起来的。”他提醒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去理会这个动作带来的一阵痉挛的疼痛。我瞪着他,他瞪了回来,脸上没有半点让步。

    “不,”我慢慢地说道。“我不会的。”

    他的前额皱了起来。“当然你会的。你只会留下一两个伤疤……”

    “你错了。”我坚持说道。“我会死的。”

    “真的,贝拉。”现在他焦急起来了。“你只需在这里待上几天就能出院了。最多两周。”

    我瞪着他。“我也许不会在现在死去……但我终有一日会死去的。每一天,每一分钟,我都在离死亡更近。而且我会变老的。”

    他听着我说的话,皱起了眉头,把他长长的手指压在鬓角,然后闭上了眼睛。“这正是应该发生的事情。这是本来应该发生的事情。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这早该发生了——而我根本不应该出现。”

    我哼了一声。他惊讶地睁开眼睛。“这太愚蠢了。就像是某个人刚刚赢得了一张彩票,把钱都领走了,然后说‘看,让我们回到从前,事情应该是那样子的,那样会更好些。’我不会买账的。(我不会接受这种说法的)”

    “我绝对不是一份彩票大奖。”他咆哮着。

    “没错。你要好多了。”

    他翻了翻眼睛,然后启唇说道:“贝拉,我们不会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我拒绝诅咒你陷入无尽的黑夜。到此为止。”

    “如果你认为这事就这样结束了,那你就太不了解我了。”我警告他。“你不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吸血鬼。”

    他的眼睛又变暗了。“爱丽丝没这个胆量。”

    然后有一瞬间,他看上去是那么可怕。我情不自禁地想要相信这一点——我想象不出有人能勇敢与他面对面。

    “爱丽丝已经看到了,不是吗?”我猜测着。“这就是为什么她说这些会让你心烦。她知道我会成为像你们那样的人……终有一日会的。”

    “她错了。她也看见过你的死亡,但这也没有发生。”

    “你永远也逮不到我和爱丽丝打赌。”

    我们都盯着对方,瞪了很久很久。屋里安静得只能听到机器的呼呼声,蜂鸣声,滴水声,还有墙上的钟的滴答声。最终,他的表情缓和下来了。

    “所以,我们现在进行到哪儿了?”我想知道。

    他毫无幽默地轻笑起来。“我相信,这叫僵局。”

    我叹了口气。“哎唷。”我低声说道。

    “你感觉怎么样?”他问道,眼睛盯着呼唤护士的那个按钮。

    “我很好,”我撒了谎。

    “我不会相信你的。”他温柔地说道。

    “我不想睡过去。”

    “你需要休息。这些争论对你没好处。”

    “那么,投降吧。”我暗示着。

    “不错的尝试。”他伸手去够那个按钮。

    “不!”

    他不理会我。

    “怎么了?”墙上传来的说话声问道。

    “我想我们已经准备好使用更多的止痛药了。”他冷静地说道,完全不顾我狂怒的神情。

    “我会去叫护士。”那个声音听起来很厌烦。

    “我不会服药的。”我保证道。

    他看向挂在我床边的那个输液袋。“我不认为他们会要你吞药片的。”

    我的心率开始加快了。他看懂了我眼里的害怕,然后挫败地叹了口气。

    “贝拉,你很疼。你需要休息,这样你才能康复。为什么你要这么难相处呢?他们不会拿针扎你了。”

    “我不怕针头。”我咕哝着说道。“我只是害怕闭上眼睛。”

    于是,他弯弯坏笑,用双手捧起我的脸:“我告诉过你,我不会去任何地方的。别害怕。只要这能让你快乐,我会一直待在这里。”

    我报以一笑,不去理会脸颊上的隐隐作痛。“你在说永远,你知道的。”

    “哦,你会克服的——这只是一见倾心的狂热。”

    我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这让我头晕眼花。“当蕾妮接受这个说法时我大吃一惊。我知道你了解得更清楚。”

    “当人类实在是件美妙的事。”他告诉我。“事情会改变的。”

    我的眼睛眯缝起来。“别屏住呼吸。”

    他大笑起来,这时,护士走了进来,手里挥舞着一支注射器。

    “打扰了。”她唐突地向爱德华说道。

    他站了起来,穿过房间走到这间小屋子的另一头,倚在墙上。他把双臂交叠在胸前,等待着。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我依然惴惴不安着。他冷静地看着我的眼睛。

    “你在这儿,甜心。”那个护士微笑着,把药物注射到我的软管里。“现在你会感觉好些的。”

    “谢谢。”我毫无热情地低声说道。这没花多长时间。我能感觉到,睡意几乎是立刻就流淌在了我的血液之中。

    “这是我应该做的。”当我的眼皮慢慢垂下来时,她低声说道。

    她一定已经离开房间了,因为一个冰冷光滑的东西正触碰着我的脸。

    “留下来。”这句话是那么的含糊。

    “我会的。”他保证道。他的声音是那么的美妙,就像是催眠曲一样。“就像我说的,只要这能让你快乐……只要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

    我试图摇头,但我的头太沉重了。“那不一样。”我喃喃低语着。

    他笑出声来。“现在不用担心这个,贝拉。你可以等到你醒来的时候再跟我争论。”

    我想我在微笑。

    我能感觉到,他的唇落在了我的耳畔。

    “我爱你,”他耳语着。

    “我也是。”

    “我知道。”他轻声笑了起来。

    我稍稍转过头……搜寻着。他知道我在等着什么。他的唇温柔地吻上了我的唇。

    “谢谢。”我叹了口气。

    “不用谢。”

    我真的要睡过去了。但我依然虚弱地和麻木感挣扎着。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他。

    “爱德华?”我挣扎着,清晰地拼出他的名字。

    “嗯?”

    “我和爱丽丝打赌了。”我喃喃低语着。

    然后,黑夜淹没了我。

    尾声一触即发

    爱德华帮我坐进他的车里,非常小心地不去碰到那一束束的丝绸和薄纱,还有他刚刚插到我精心设计的卷发上的鲜花,以及我那庞大的行走纠正靴。他完全无视我唇上的怒色。

    当他帮我坐好后,他坐上了驾驶座,然后把车倒出那条长长的狭窄的车道。

    “要到哪一个特别的时刻你才会告诉我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我暴躁地问道。我真的讨厌惊喜。而他知道。

    “让我震惊的是,你到现在还没想出来。”他冲我投来嘲弄的一笑,我的呼吸立刻卡在了喉咙里。我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习惯他的完美呢?

    “我没有提到你看上去很不错,对吧?”我求证道。

    “是的。”他又是咧嘴一笑。我此前从没见过他穿黑色,这颜色与他苍白的肌肤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他的美丽完全是超凡脱俗的。我没法否认这一点,即便是他穿着一套男式无尾晚礼服这个事实也已经让我很不安了。

    不安不仅仅源于穿着。或是鞋子。我只穿着一只鞋子,因为我的另一只脚依然安全地包裹在石膏里。但那仅仅用彩色缎带缠绕起来的细细的鞋跟,显然是不会在我蹒跚而行时有任何帮助的。

    “如果爱丽丝打算像刚才那样把我当芭比豚鼠一样打理的话,我就再也不会过来了。”我抱怨道。我把一天中最好的时光花在了爱丽丝那间大得惊人的浴室里,充当她扮演发型师和美容师时那个无助的受害者。每当我坐卧不安或是想要抱怨的时候,她都会提醒我她完全不记得她当人类时的事了,然后要求我不要毁掉她聊以代替的乐趣。然后她让我穿上了一条最荒谬的裙子——一件深蓝色的,镶满褶边的露肩礼服,上面标着我不认识的法国标签——一条更适合于T台走秀而非福克斯的裙子。我没法从我们的正式着装上猜出什么好事情来,这点我很肯定。除非……但我不敢把我的怀疑说出口,甚至不敢自己想一下。

    当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被分了神。爱德华把他的手机从他外套口袋里拿出去,简单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接通了电话。

    “你好,查理。”他警惕地说道。

    “查理?”我皱起眉。

    在我回到福克斯以后,查理相当地……难过。对于我糟糕的经历,他有着两种泾渭分明的反应。一方面,他对卡莱尔充满了几近敬畏的感激。另一方面,他固执地坚信爱德华是罪魁祸首——因为,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最开始根本不会离开家。而爱德华对此再赞成不过了。这些日子以来,我被加以了一大堆此前从未出现过的规定:宵禁……访客时间。

    查理说的某些事情让爱德华的眼睛因为难以置信而睁大了。然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个咧嘴一笑。

    “你在开玩笑!”他大笑起来。

    “怎么了?”我诘问道。

    他不理我。“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他谈谈?”爱德华提议道,语气里充满了显而易见的愉快。他等待了几秒钟。

    “你好,泰勒,我是爱德华.卡伦。”他的声音非常友好,表面上看是这样。我捕捉到了那一丝淡淡的威胁的痕迹,这足以让我很明白了。泰勒在我家做什么?我渐渐理解了这个恐怖的真相。我再次看向爱丽丝强迫我穿上的这件很不恰当的衣服。

    “我很抱歉,这里大概有些误会,但贝拉今晚没空。”爱德华的语气变了,他声音里的威胁忽然变得明显起来,他继续说道。“我再诚恳不过地告诉你,她每天晚上都没空,对每个人都是这样,但我除外。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我为你今晚的事深感歉意。”他听起来没有半点歉意。然后他啪地一下关掉电话,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咧嘴坏笑。

    我的脸和脖子因为愤怒而变得绯红一片。我能感觉到盛怒带来的泪水正开始盈满我的眼眶。

    他惊讶地看着我。“最后一段说得太过分了吗?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

    我不去理会他的话。

    “你要带我去舞会!”我大叫起来。

    现在这一切明显得令人难堪。如果我有稍微注意一下的话,我敢肯定我一点会留意到张贴在学校大楼上的海报的日期的。但我根本想象不到他在想着把我引向那里。他完全不认识我吗?

    他完全没有预料的我的反应会如此强烈,这再明白不过了。他抿紧了唇,他的眼睛眯缝起来。“别自寻烦恼,贝拉。”

    我的眼睛飞快地瞥向窗外,我们已经在去学校的半路上了。

    “你为什么要让我做这?。”我震惊地诘问道。

    他冲自己的晚礼服打了个手势。“老实说,贝拉,你认为我们在做什么?”

    我被问住了。首先,因为我忽略了显而易见的事实。也因为那种模糊的疑虑——确切地说,是期待——我一整天都在盼望着,那时爱丽丝正试图把我变成一个漂亮的舞会皇后,这实在是个太明显的标志了。我半是害怕半是希望的想法现在显得很愚蠢。

    我猜测过,这会是某种酝酿已久的场合。但舞会!这是我最不可能想到的事情。(这是离我的脑子最为遥远的事情。)

    愤怒的泪水从我的脸颊上滚落下来。我惊慌地想起来,我正非同寻常地涂了睫毛膏。我飞快地在眼下擦拭着,避免留下任何污迹。当我把手拿开的时候,我的手并没有被染黑。也许爱丽丝知道我会需要防水的睫毛膏。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你为什么要哭呢?”他沮丧地诘问道。

    “因为我疯了!”

    “贝拉。”他全神贯注地用那双灼热的金色眼睛看着我。

    “什么?”我喃喃低语着,被分了神。

    “就当是为了我。”他坚持着。

    他的眼睛让我所有的愤怒都消融了。当他像这样作弊的时候,我根本不可能跟他对抗。我用仅存的优雅姿势做出了让步。

    “好吧。”我撅起嘴,这让我的瞪视变得没那么有效了。“我会安静地走下去的。但你会看到,我还有很多坏运气正等着兑现呢。我很可能会摔断另一条腿的。看看着鞋子!这简直是个危险的圈套!”我抬起自己那条好腿作为证据。

    “哼。”他久久地盯着我的腿,远远超出必要的时间。“这提醒了我,得为今晚的事好好谢谢爱丽丝。”

    “爱丽丝要来这里?”这让我稍微感到安慰。

    “和贾斯帕一起,还有艾美特……和罗莎莉。”他坦白道。

    那种安慰的感觉消失了。我跟罗莎莉的关系依然毫无改善,尽管我和她偶尔为之的丈夫相处得很不错。艾美特喜欢我在他附近——他觉得我那些奇特的人类反应很逗趣……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老是摔倒的事实让他找到了许多乐趣。罗莎莉表现得就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样。当我摇着头,想要把我的思绪飘向的方向摇出脑海的时候,我想到了别的事情。

    “查理也参与了这件事”我问道,忽然起了疑心。

    “当然。”他咧嘴一笑,然后轻笑起来。“不过,很显然,泰勒没有参与进来。”

    我咬紧了牙。我想象不出来,泰勒怎么能这么爱妄想。在学校里,查理根本干涉不到,所以爱德华和我简直形影不离——除了那些罕见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现在我们到了学校。罗莎莉那辆火红的敞篷车在停车场里格外显眼。今天的云层很稀薄,几缕阳光从云层里溜出来,落在遥远的西边。

    他下了车,绕过车子,替我开了门。他伸出了。

    我固执地坐在座位上,交叠着胳膊,感到一阵隐秘的装模作样的矜持带来的刺痛。停车场里挤满了穿着正装的人们,他们都是目击证人。他没法像我们独处时那样把我强行抱出车外。

    他叹了口气。“当有人要杀你的时候,你勇敢得像头狮子——然后,当有人提到跳舞的时候……”他摇着头。

    我吞咽了一下。跳舞。

    “贝拉,我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你的——哪怕是你自己。我一次都不会放开你的,我保证。”

    我思考着这些,忽然感觉好些了。他能从我脸上看出来。

    “你瞧,现在,”他温柔地说道。“这没那么糟。”他俯下身来,一只胳膊挽住我的腰。我抓住他另一只手,让他把我抱出车外。

    他的胳膊紧紧地环绕着我,扶着我一瘸一拐地向学校走去。

    在凤凰城的时候,他们都在酒店宴会厅里举行舞会。当然,这场舞会在体育馆里举行。这很有可能是镇上唯一一间大得能容纳一个舞会的房间。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我吃吃地傻笑起来。这里有货真价实的气球拱门,还有用蜡光纸折成的花环装饰着墙面。

    “看上去像一场惊悚电影正等着发生。”我窃笑着。

    “好吧,”当我们慢慢地走向检票台时,他低声说道——他支撑着我大部分的体重,但我依然不得不拖着脚,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这里的吸血鬼多得足够了。”

    我看着舞池:舞池正中形成了一条很宽的裂口,那里有两对情侣正在优雅地转着圈。另一对舞者正迫切地移向房间的另一侧,给他们留出空间——没有人想要站在这样耀眼的存在旁边,以免形成鲜明的对比。艾美特和贾斯帕都穿着经典款的晚礼服,看上去令人生畏,毫无瑕疵。爱丽丝穿着一条黑缎礼服,上面有着几何图形的镂空图案,露出大片的三角形的雪白的肌肤。然后罗莎莉……好吧,罗莎莉。她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她明艳的猩红色礼服是露背款式的,被她用一根闪亮的带褶边的小牛皮宽皮带紧紧地固定着,从脖子一直延伸到腰间。我怜悯地看着房间里的每一个女孩,包括我自己。

    “你想要让我把门闩上,这样你们就能屠杀这些毫无戒心的镇民吗?”我阴险地低声说着。

    “那你打算参与到这个计划的哪个部分?”他瞪着我。

    “哦,我当然站在吸血鬼那边。”

    他勉强笑了笑。“千方百计地想要逃离舞会。”

    “千方百计。”

    他买了我们两个的票,然后让我转向舞池。我缩进了他的怀抱,拖着脚走着。

    “我有一整个晚上。”他警告道。

    最终,他把我拖到了他的家人正优美地转着圈的地方——仿佛他们处在了一个与现在的时间和音乐完全不相符的时空中。我惊恐地看着。

    “爱德华。”我的喉咙太干了,我只能用耳语说道。“我诚恳地说,我不会跳舞!”我能感觉到恐惧在我的胸膛里沸腾着。

    “别担心,笨蛋。”他向我耳语道。“我会跳。”他把我的胳膊环绕在他的脖子上,然后把我抱起来,让我踩在他的脚上。

    然后,我们一起旋转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像是只有五岁。”在跳了几分钟毫不费力的华尔兹后,我大笑起来。

    “你看上去不像五岁。”他低声说着,一度把我拉得更近些,这样我的脚离地面就有一英尺远了。

    在一次转身时,爱丽丝捕捉到了我的目光,然后鼓励地笑了笑——我报以一笑。我惊讶地意识到自己真的很快乐……只是一点点。

    “好吧,这只有一般糟。”我坦白道。

    但爱德华正盯着门,他脸上写满了愤怒。

    “怎么了?”我大声询问道。我追随着他的视线,因为旋转而失去了方向感,但最终我看到了困扰着他的事情。雅克布-布莱克,他没有穿晚礼服,只穿着一件长袖白恤衫,打着领带,他的头发被整齐地梳到后面,扎成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马尾。他正穿过舞池向我们走来。

    在认出他的震惊过后,我情不自禁地为雅克布感到遗憾。他显然很不舒服——看上去是那么的痛苦。当他的眼睛对上我的凝视时,他脸上写满了歉意。

    爱德华用极低的声音咆哮着。

    “表现好些!”我嘘声说道。

    爱德华听起来很受伤。“他想要和你聊一聊。”

    然后,雅克布走到了我们跟前,他脸上的窘迫和歉意更加明显了。

    “嗨,贝拉,我正希望你会在这里。”雅克布听起来像是期待着相反的事情。但他的笑容依然温暖如昔。

    “嗨,雅克布。”我报以一笑。“怎么了?”

    “我能插队吗?”他试探地说着,第一次瞥了一眼爱德华。我震惊地发现雅克布根本不必抬头看。在我第一次见到他以后,他一定长高了半英尺。

    爱德华的脸很沉着,他毫无表情。他唯一的回答是小心翼翼地把我放下来,然后退后一步。

    “谢谢,”雅克布亲切地答道。

    爱德华只是点了点头,紧张地看着我,然后才转身走开。

    雅克布把手放到我的腰上,我伸出手放到他的肩上。

    “哇噢,杰克,你现在有多高?”

    他自鸣得意地说道。“六英尺两英寸。”

    我们并不是在跳舞——我的腿让跳舞成为不可能。我们只是笨拙地摇来摇去,根本没挪动脚。这也还好。他最近猛长的个子让他看上去既瘦长又不协调,他也许是个跟我一样蹩脚的舞者。

    “那么,你今晚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我问道,并不是真的好奇。考虑到爱德华的反应,我能猜到。

    “你能相信我爸爸花了二十块钱让我来参加你们的舞会吗?”他坦白道,稍微脸红了。

    “是的,我能相信。”我低声说道。“好吧,至少,我希望你过得愉快。有遇到你喜欢的人吗?”我揶揄着,冲着像用蜡笔画的甜点一样排着队站在墙边的那堆女孩子点了点头。

    “有啊,”他叹了口气,“但她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他低下头,对上了我困惑的双眼,只看了一秒钟——然后我们都困窘地移开了视线。

    “顺便说一句,你看上去很漂亮。”他羞涩地补充了一句。

    “呃,谢谢。那么,比利为什么要花钱让你来这里呢?”我飞快地问道,尽管我知道答案。

    雅克布看上去并不乐意改变话题。他看向别处,又开始不自在起来。“他说这是一个和你交谈的‘安全’的地方。我敢发誓那个老男人一定是昏了头了。”

    我虚弱地加入他的大笑中。

    “无论如何,他说如果我告诉你某件事,他就会帮我弄到我需要的那个主制动引擎。”他露出一个怯懦的咧嘴一笑,坦白交代道。

    “那么,告诉我吧。我希望你能把你的车子攒完。”我也冲他咧嘴一笑。至少雅克布根本不相信这个。这让情形变得更容易些了。爱德华靠在墙上,一直看着我的脸,他自己脸上却毫无表情。我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色裙子的二年级生用怯懦的侥幸的神情看着他,但他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雅克布又移开了视线,脸红了。“别抓狂,好吗?”

    “我不会对你抓狂的,雅克布。”我向他保证道。“我甚至也不会对比利抓狂的。只要告诉我你要做的事就行。”

    “嗯——这实在是太愚蠢了,对不起,贝拉——他想要你跟你男朋友分手。他要我告诉你,‘求你了。’”他厌恶地摇了摇头。

    “他还是很迷信,嗯?”

    “是的。他有点……当你在凤凰城受伤的时候,他有点反应过度了。他根本不相信……”雅克布自觉地吞掉了话尾。

    我的眼睛眯缝起来。“我摔倒了。”

    “我知道。”雅克布飞快地说道。

    “他认为是爱德华做了什么,让你受了伤。”这不是个问句,而我也没有遵守自己的保证,我生气了。

    雅克布不想对上我的视线。我们也不费事跟着音乐摇晃了。尽管他的手依然放在我的腰间,而我的手依然环绕着他的脖子。

    “看,雅克布,我知道比利很可能根本不相信这个,但这正是你所知道的那样。”——现在他看着我,作为对我声音里的诚挚的回应——“爱德华真的救了我的性命。如果不是因为爱德华和他爸爸,我一定早就死了。”

    “我知道。”他声明道,但他听起来像是被我诚挚的话语影响到了。至少,也许他能把比利说服到这种程度。

    “嘿,我很抱歉,你得来做这种事情,雅克布。”我道歉道。“无论如何,你弄到你的零件里,对吧?”

    “是啊,”他喃喃低语着。他看上去还是很尴尬……也很不安。

    “还有吗?”我难以置信地问道。

    “忘掉这件事吧。”他低声说道。“我会找份打工,然后自己存钱。”

    我瞪着他,直到他对上我的视线为止。“说出来,雅克布。”

    “那太糟了。”

    “我不在乎。告诉我。”我坚持着。

    “好吧……但是,耶稣,这听上去太糟了。”他摇着头。“他要我告诉你,不,警告你,说——还有,那是他的复数,不是我的”——他从我腰上移开一只手,在空气里画了一个小小的引号——“‘我们会一直看着。’”他小心地等待着我的反应。

    这听起来像是黑手党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我大声笑了起来。

    “对不起,让你不得不做这种事,杰克。”我窃笑着。

    “我不那么介意。”他如释重负地咧嘴一笑。他的目光掠过我的裙子,审视着。“那么,我应该告诉他你说让他见鬼去吗?”他满怀希望地问道。

    “不,”我叹了口气。“告示他我说谢谢。我知道他是出于好意。”

    音乐结束了,我把胳膊放下来。

    他的手在我的腰上迟疑着,他瞥了一眼我报废的腿。“你想再跳一曲吗?或者我能带你到别的地方去?”

    爱德华替我作了回答。“好了,雅克布。我会带她走的。”

    雅克布畏缩了一下,然后睁大眼睛盯着爱德华,他就站在我们身旁。

    “嘿,我没看见你在那里。”他含糊地说着。“我猜我们待会儿见,贝拉。”他向后退去,不太情愿地挥着手。

    我笑了。“是的,回见。”

    当另一首舞曲开始的时候,爱德华的胳膊环绕着我。这对慢舞来说节奏有点快,但这似乎并没有难倒他。我把头靠在他胸口,感到心满意足。

    “感觉好些了?”我揶揄着。

    “完全没有。”他简单地答道。

    “别对比利抓狂。”我叹了口气。“他只是因为查理的缘故才担心我。这不是什么人身攻击。”

    “我没对比利抓狂。”他用一种紧绷的声音更正到。“但他的儿子很让我恼怒。”

    我退回去看着他。他的神情非常严肃。

    “为什么?”

    “首先,他让我打破了我的承诺。”

    我困惑地盯着他。

    他半笑不笑地说:“我保证过,我今晚不会放开你的。”他解释道。

    “哦。好吧,我原谅你。”

    “谢谢。但还有别的一些事情。”爱德华皱起眉。

    我耐心地等待着。

    “他说你漂亮。”他最终继续说道,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对你现在的样子来说,这实在是一种侮辱。你远甚于美丽。”

    我大笑起来。“你有偏见。”

    “我不这样认为。另外,我有卓越的视力。”

    我们又开始转圈了,我的脚踩上了他的脚,他把我抱得更紧了。

    “那么,你打算解释这一切的原因了吗?”我问道。

    他低下头,困惑地看着我,我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那些卷绉纸。

    他思考了片刻,然后改变了方向,带着我转着圈穿过人群,舞到体育馆的后门那里。我一眼看见了正在跳舞的杰西卡和迈克。他们都好奇地盯着我。杰西卡挥了挥手,我飞快地报以一笑。安吉拉也在那里,看上去一脸幸福地被小个子本.切尼抱在怀里。她的眼睛简直没法从他的目光里移开,他比她低了一个头。李和萨曼塔,劳伦,她正瞪着我,和科纳在一起。我能叫出旋转着从我面前经过的每一张脸。然后我们走出了门外,走到了正在消逝的日落的清冷的,黯淡的光线中。

    一等到我们独处,他立刻把我抱在怀里,然后抱着我穿过黑暗的场地,一直走到笼罩在草莓树的阴影下的一张长凳处。他坐在那里。依然把我环抱在他胸前。月亮已经升起来了,透过薄纱般的云层隐约可见,他的脸在皎洁的月光下变得苍白起来。他的唇是那么坚硬,他的眼睛里写满了烦恼。

    “重点是?”我柔和地催促着。

    他不去理会我,抬起头盯着月亮。

    “又是暮色。”他喃喃低语着。“又一次终结。不管这一天多么美好,它终究会结束的。”

    “有些事不必结束。”我立刻紧张起来,咬紧牙关,喃喃低语着。

    他叹了口气。

    “我带你去参加舞会。”他慢慢地说道,最终回答了我的问题。“因为我不想要让你错过任何事情。我不想因为我的出现让你的生命有所缺憾,只要我能做到。我想要你当人类。我希望你的人生继续下去,如果我没有死在十九岁上,我的人生也会这样继续下去。”

    我因为他的话而颤抖起来,然后愤怒地摇着头。“在怎样奇怪的平行空间里我才会出于自己的意愿跑去参加舞会呢?如果你不是一千倍地强于我,我永远都不会让你侥幸做到这一点的。”

    他简单地笑了笑,但笑意并没有渗入他的眼底。“这没那么糟,你自己说的。”

    “那是因为我和你在一起。”

    我们安静了一分钟。他盯着月亮,而我盯着他。我希望我能找到办法来解释为什么我对正常人类的生命是那么的不感兴趣。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吗?”他问道,低下头看着我,淡淡地笑着。

    “我不总是这样做吗?”

    “你只要保证你会告诉我。”他坚持着,咧嘴一笑。

    我知道我会立刻后悔的。“很好。”

    “当你想出来我要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时候,你看上去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他开始了。

    “我确实是。”我插嘴道。

    “确实。”他赞同道。“但你一定还有别的一些理论……我很好奇——你以为我让你穿上盛装是为了什么?”

    是的,我立刻就后悔了。我撅起嘴,踌躇着。“我不想告诉你。”

    “你保证过的。”他反对道。

    “我知道。”

    “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知道,他认为是尴尬让我退缩的。“我猜这一定会让你发疯的——或者悲伤。”

    当他思索着这个想法的时候,他的额头皱在了一起。“我还是想要知道。求你了?”

    我叹了口气。他等待着。

    “嗯……我假定这是某种……场合。但我不认为那是某种平庸的人类活动……舞会!”嘲弄道。

    “人类?”他冷淡地问道。他抓住了关键词。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裙子,烦躁不安地抓起一片迷路的薄纱。他沉默地等待着。

    “好吧。”我一吐为快。“我希望你也许已经改变心意了……你终于打算转变我了。”

    许多情绪在他脸上一闪而过。有些我能辨认出来:愤怒……痛苦……然后他似乎控制住了自己,然后他的表情变得有趣起来。

    “你以为这是某种隆重的场合,对吗?”他揶揄着,抚摩着他晚礼服外套的衣领。

    我绷起脸,想要掩饰住自己的窘迫。“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至少,对我来说,这比舞会要合理得多。”他依然咧嘴笑着。“这一点儿也不有趣。”我说道。

    “不,你是对的,这一点儿也不有趣。”他赞同道,他的笑容消失了。“不过,与其相信你是认真的,我更愿意把这当成一个笑话。”

    “但我是认真的。”

    他深深地叹息着。“我知道。你真的那么情愿吗?”

    痛苦的神情又回到了他的眼中。我咬住唇,点了点头。

    “已经准备好结束了,”他喃喃低语着,几乎是在自言自语。“把这当成了你人生中的暮色,尽管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已经准备好了放弃一切。”

    “这不是结束,这只是开始。”我低声表示不同意。

    “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他悲伤地说着。

    “你还记得你告诉过我,我没有很清楚地看待自己吗?”我扬起眉毛,问道。“你显然有着同样的盲目。”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

    我叹了口气。

    但他敏捷易变的心绪因我而改变了。他撅起唇,他的眼睛在刺探着。他久久地审视着我的脸。

    “那么,你现在已经准备好了?”他问道。

    “呃,”我吞咽了一下。“是的?”

    他微笑着,然后慢慢地埋下头,直到他冰冷的唇轻轻扫过我颌角之下的肌肤。

    “就是现在?”他耳语着,他冰冷的气息吹拂着我的肌肤。我无意识地颤抖起来。

    “是的。”我耳语着,这样我的声音就没有机会破音了。如果他认为我只是在虚张声势,那他就要失望了。我确实已经做出了决定,而且我很确定。没关系的,尽管我的身体僵硬得像块木板,我的手蜷握成了拳头,我的呼吸很不稳定……

    他阴暗地轻笑着,然后把身子移开了。他的神情真的很失望。

    “你不应该相信我会如此轻易地作出让步。”他说着,嘲弄的语气里有一丝酸涩的味道。

    “女孩可以做梦。”

    他的眉毛扬起来。“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成为一个怪物?”

    “当然不是。”我说着,因为他所选择的词语而皱起了眉。怪物,的确。“我梦想得更多的是永远和你在一起。”

    他的神情改变了,变得柔和起来,也因为我声音里那种微微的痛苦而悲伤起来。

    “贝拉,”他的手指轻轻勾勒着我的唇形。“我会和你在一起——这还不够吗?”

    我在他的指尖下微笑着。“现在是足够了。”

    他因为我的固执而皱起眉。今晚没有人会让步。他呼了一口气,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声货真价实的咆哮。

    我轻抚着他的脸。“看,”我说道。“我爱你,胜过这世界上的一切加起来的总和。这还不够吗?”

    “是的,这足够了。”他微笑着,答道。“永永远远,都足够了。”

    然后他俯下身来,再次把他冰冷的唇压到我的喉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