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屋 > 外国文学 > 《布里坦纳第二次短暂生命》在线阅读 > 烟雾背后

烟雾背后

    正当我沉浸在最后一个想法中犹豫不决时,我听见北面有些动静,我知道我被黄眼睛们和将要到来的危险包围了。

    “嗯。”从烟雾背后传来冷漠的声音。

    从这一个字,我就清楚地知道是谁来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我会拔腿就跑。

    是穿着深色斗篷的吸血鬼。

    这意味着什么?现在要开始一场新的战斗吗?我知道那些斗篷吸血鬼原本希望我的创造者消灭这些黄眼睛。我的创造者显然失败了。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会杀死她?又或者他们会杀死卡莱尔,埃斯梅,和这里其他的人?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知道我想消灭谁,不是这些抓住我的人。

    斗篷吸血鬼静悄悄地穿过烟雾,来到黄眼睛面前。他们没有朝我这儿看。我一动也不敢动。

    他们只有四个人,就像上次那样。黄眼睛们虽然有七个人,我可以看出他们依然很警惕,就像赖利和我的创造者那样。斗篷吸血鬼有种我看不见的力量,但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们是惩罚者,他们不会输。

    “欢迎你,简。”抱着女孩的黄眼睛说道。

    他们彼此认识。但红头发的声音并不友善不像赖利那样软弱讨好,也不像我的创造者那样恐惧恼怒。他的声音冷淡而有礼貌,镇定自若。那么,斗篷吸血鬼就是沃尔图里家族吗?

    那个率领斗篷吸血鬼的小个子显然是简缓慢地扫了一眼七个黄眼睛吸血鬼和那个人类女孩,最后把头转向了我。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脸。她比我年轻,但我猜比其他斗篷吸血鬼年长许多。她的眼睛是深色的玫瑰红,泛着丝绒一样的光泽。我知道无法逃脱她的视线,便垂下头,用双手抱住头。

    “我不明白。”简冷静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怒气。

    “她投降了。”红头发解释说。

    “投降?”简厉声说道。

    我抬头瞥见斗篷吸血鬼之间交换了下眼神。红头发说过他从没见过任何吸血鬼投降。也许斗篷吸血鬼们也没见过。

    “卡莱尔给她的选择。”红头发说道。看上去他像黄眼睛吸血鬼的发言人,尽管我认为卡莱尔可能是他们的领袖。

    “对于破坏规矩的人没有其他选择。”简说道,她的声音又变得冷漠。

    我感到寒冷彻骨,但不再惊慌。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无法避免的。

    卡莱尔温和地回答简:“这由你决定。只要她愿意停止对我们的攻击,我认为没有杀死她的必要。从没人教导过她。”

    虽然他的话是中立的,我依然觉得他是在为我求情。但,如他所言,我的命运不是由他决定的。

    “这两者没什么关系。”简坚持道。

    “随你便。”

    简凝视卡莱尔的眼神一半是困惑,一半是沮丧。她摇了摇头,表情又变得难以捉摸。

    “阿罗希望我们到遥远的西方来见你,卡莱尔,”她说道,“他向你问好。”

    “如果你能代我向他问好,我会非常感激的。”他回答说。

    简笑了笑。“当然。”接着她又把视线转向我,嘴角仍带着一丝微笑,“看来你们今天做了我们该做的……大部分工作。只是出于职业的好奇心,那儿有多少人?他们在西雅图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她谈到自己的工作和职业。我是对的,她的职责是惩罚。如果有惩罚者,那么一定有规则。卡莱尔曾经说过,我们遵守他们的规则,还有,没有法律禁止创造新生吸血鬼,只要你能控制他们。赖利和我的创造者害怕他们,但对于斗篷吸血鬼,沃尔图里家族的到来并不是特别惊讶。他们知道规则,而且他们知道自己违反了规则。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除了这四个,还有其他沃尔图里家族的人。有个叫阿罗的人,很可能还有更多。他们一定人数众多,所以大家才如此惧怕。

    卡莱尔回答了简的问题:“十八个,包括这个。”

    隐约可以听见四个斗篷吸血鬼之间有一阵轻声议论。

    “十八个?”简用惊讶的语调重复道。我们的创造者从未告诉过简她创造了多少新生儿。简是真的惊讶,还是在假装?

    “都是初出茅庐,”卡莱尔说道,“他们没有任何技巧。”

    没有技巧,没有纪律,这多亏了赖利。我逐渐认识到这些年长的吸血鬼是怎么看待我们的。新生儿,贾斯珀这么叫我。就像婴儿。

    “全部?”简厉声说,“那谁是他们的创造者?”

    仿佛他们彼此不认识一样。这个简是个比赖利更会撒谎的大骗子,她比他老练得多。

    “她的名字曾经是维多利亚?”红头发回答道。

    他怎么会知道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想起赖利说过这个族群中有个吸血鬼会读心术。这就是他们知道一切的方法吗?又或者这是赖利的另一个谎言?

    “曾经?”她问道。

    红头发吸血鬼把头转向东边,像在指方向。我抬头看见一片浓重的淡紫色烟雾从山的另一面吹来。

    曾经。我感到一种类似于想象那个魁梧的吸血鬼撕碎拉乌尔时的喜悦。但更加强烈。

    “这个叫维多利亚的,”简慢慢问道,“她不包括在这里的十八个里?”

    “是的,”红头发肯定地说,“她的身边只有一个和他一起的。他不像这里的这个那么年轻,但不超过一岁。”

    赖利。我强烈的喜悦又增近了一层。如果我今天死了,确切说,当我今天死的时候,至少我没什么遗憾了。迪亚哥的仇报了。我差点笑了起来。

    “二十个,”简低声说,也许是这比她想象中的多,又或者她是个演技派杀手,“谁对付的创造者?”

    “我。”红头发冷静地说。

    无论这个吸血鬼是谁,不管他是否把人类当宠物一样养着,他是我的朋友。即使他是最后那个杀我的人,我仍旧亏欠他。

    简转过身,眯起眼睛看着我。

    “你,”她吼叫着,“你的名字。”

    根据她的说法,我是死定了。所以为什么告诉这个说谎的吸血鬼她想知道的事情?我只是睁大眼睛瞪着她。

    简朝我笑了笑,像个天真孩童那样明媚欢乐的笑容,我突然感到自己像被火烤一样。我仿佛回到了那个生命中最难熬的夜晚。我身体的每一条血管里,每一寸皮肤上,都有火焰在灼烧,刺痛钻入骨髓。就好像我被抛进埋葬我的族群的死亡篝火中,火焰包围了我。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痛苦无以复加。我几乎听不见自己在痛苦中的呻。

    “你的名字。”简又问了一遍,她说话的时候,我身体里的火焰消失了。消失的如此之快,就像只是我的臆想。

    “布里。”我迅速地回答,依然气喘吁吁,虽然痛苦已经不在。

    简又露出笑容,火焰无处不在。在我死之前还要忍受多少痛苦?尖叫声甚至不像是从我身体里发出的。为什么没有人一下子撕下我的头?卡莱尔很善良,他会这么做的?不管他们中谁是那个会读心术的,他或是她不能让这一切停止吗?

    “她会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红头发咆哮着说,“你不需要那样做。”

    痛苦再次消失了,就像简关闭了电灯的开关。我发现自己脸朝下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哦,我知道,”我听见简欢愉地说,“布里?”

    听见她叫我的名字,我颤抖了一下,但痛苦没有再次发作。

    “他说的是真的吗?”她问我,“你们有二十个人?”

    我脱口而出:“十九或二十个,也许更多,我不知道!莎拉和我不知道名字的一个吸血鬼半路上就打了起来……”

    我等待着痛苦发作,惩罚我无法给出更好的答案,但并没有,简继续说道。

    “这个维多利亚是她创造你的吗?”

    “我不知道,”我恐惧地承认,“赖利从来没说过她的名字。那个晚上我没看见……太黑了,太疼了!”我蜷缩起来,“他不许我们想起她。他说我们的思想不安全。”

    简瞥了一眼红头发的吸血鬼,然后又转向我。

    “告诉我赖利的事,”简说,“他为什么把你们带到这里?”

    我迅速重复了一遍赖利的谎言:“赖利说我们必须消灭这些奇怪的黄眼睛吸血鬼。他说那很容易。他说这座城市是属于他们的,他们要来除掉我们。只要他们一死,所有的鲜血就都是我们的了。他给我们闻了她的气味。”我指了指那个人类的方向,“他说我们会知道我们找到的是正确的族群,因为她会和他们在一起。他说谁最先抢到她就可以拥有她。”

    “看来赖利在很容易这一点上是错误的。”简说道,语气里夹杂了一丝调侃。

    简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我忽然明白,她感到很欣慰因为赖利没有告诉我或其他人她拜访我们的创造者维多利亚的事情。这就是她想让黄眼睛们知道的全部不牵扯到简或披着斗篷的沃尔图里家族。好吧,我可以配合她。但愿那个会读心术的已经知道了。

    我无法在行动上向这个可怕的吸血鬼报仇,但我可以用我的思想告诉黄眼睛们所有的事。我期待着。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简的玩笑话,然后坐起身,因为我希望那个会读心术的能注意到我,无论他是谁。我继续说着我的族群中任何其他人都知道的故事。我假装自己是凯文。像石头一样木讷,完全被蒙在鼓里。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是真话。战场上的混乱对我仍是个谜。我没看见克里斯蒂队伍里的任何人。是那些神秘叫嚣着的吸血鬼抓住他们了?我要把这个秘密留给黄眼睛们,“我分成了两路,但另一路没有来。赖利离开了我们,他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来帮助我们。接着事情乱作一团,所有人成了碎片。”我想到那个跨过的躯干,不由地身体一颤,“我很害怕。我想逃走。”我向卡莱尔点了点头,“那个人说如果我停止战斗,他们就不会伤害我。”

    这一点儿也没有背叛卡莱尔。他已经告诉简这些了。

    “啊,但那不是他可以给你的礼物,年轻人,”她说道,她听起来像在自鸣得意,“破坏规矩就要承担后果。”

    我依然假装自己是凯文,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她仿佛我愚蠢得无法理解她的话。

    简看了一眼卡莱尔:“你敢确定你们除掉了他们所有人?分头行动的另一半呢?”

    卡莱尔点了点头:“我们也分成了两路行动。”

    所以,是那些咆哮者除掉了克里斯蒂。无论咆哮的家伙是什么,我希望他们可怕至极。克里斯蒂应当受到惩罚。

    “我必须承认我很惊讶。”简说道,听起来很真诚,我想这大概是实话。简原本希望维多利亚的军队能在这儿造成些伤害,但我们显然失败了。

    “是的。”简身后的三个吸血鬼都低声表示同意。

    “我从没见过一个族群毫发无损地逃脱这样规模的袭击,”简继续说道,“你知道这件事背后的阴谋吗?考虑到你们在此的生活方式,这似乎是极端的行为。为什么这个女孩是关键?”她的眼睛短暂地在那个人类身上停留了片刻。

    “维多利亚对贝拉心怀敌意。”红头发告诉她。

    我终于理解了赖利的战术。他只是想要那女孩死,并不在乎要达到目的我们会死多少人。

    简高兴地笑起来。“这个人”她朝着女孩微笑的样子就像对我笑时一样“似乎让我们的族类产生了异常强烈的反应。”

    女孩什么反应也没有。也许简不想伤害她。又或许是她可怕的特异功能只在吸血鬼身上起作用。

    “你能不能别那么做?”红头发克制着愤怒问她。

    简又笑了起来:“只是尝试一下,显然,没造成什么伤害。”

    我努力保持着凯文样的神情,不泄露心里的想法。这样看来,简无法像伤害我那样伤害这个女孩,而这对简来说是件不寻常的事。虽然简一笑置之,但我可以看出这让她耿耿于怀。是因为这个人类女孩被黄眼睛们接受了吗?但如果她有某种特殊之处,他们为什么不干脆把她变成吸血鬼?

    “好吧,看来没剩下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事了,”简说道,她的声音又恢复了冷漠的语调,“奇怪。我们真不太习惯变成多余的人。错过这场战斗太可惜了。听起来在一旁观战会很有意思。”

    “是的,”红头发反驳说,“你们就差一点儿。真可惜你们没早到半小时。也许如果你们早到的话就能到达目的了。”

    我强忍住微笑。所以,红发吸血鬼就是那个会读心术的,他听见了所有我希望他听见的。简什么也隐瞒不了。

    简瞪了一眼会读心术的吸血鬼,表情茫然:“是的。事情发展成这样真令人遗憾,不是吗?”

    他点了点头,我好奇的是他在简的脑海中听见了什么。

    简把她茫然的面孔转向我。她的眼睛里没有表情,但我可以感觉到我的时间不多了。她从我身上得到了她所需要的。她不知道我也告诉了那个会读心术的吸血鬼我所知道的一切。也保护了他的族群的秘密。我欠他的。他帮我惩罚了赖利和维多利亚。

    我用眼角瞟了他一眼,心里想着,谢谢。

    “菲利克斯?”简懒洋洋地说。

    “等一等。”会读心术的吸血鬼大声说。

    他转向卡莱尔,匆忙说道:“我们可以给那年轻人解释一下规则。她看起来并非不愿意学习。她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当然,”卡莱尔看着简,迫切地说道,“我们一定会准备好对布里负责的。”

    简的表情像是她不敢确定他们是否在开玩笑,但如果他们的确在开玩笑,他们比她所能想象的更有趣。

    对我而言,我被深深地感动了。这些吸血鬼是陌生人,但他们甘于为我冒险。我早就知道这没有用,但还是很感动。

    “我们不允许例外,”简笑盈盈地告诉他们,“而且我们不给第二次机会。这对我们的名声不好。”

    仿佛她讨论的是其他人。我不在乎她说要杀我。我知道黄眼睛们无法阻止她。她是吸血鬼警察。但即使吸血鬼警察是肮脏的肮脏不堪至少,黄眼睛们现在知道了。

    “这让我想起……”简继续说道,她的眼睛又落在了人类女孩身上,她的笑容更舒展了,“凯厄斯会非常有兴趣知道你还是人类的,贝拉。也许他会决定过来拜访一下。”

    还是人类。看来,他们打算把这个女孩变成吸血鬼。我不知道他们在等待什么。

    “日期已经定好了,”长着黑色短发,声音清亮的那个小个子吸血鬼说道,“也许几个月后我们会去拜访你们。”

    简的笑容消失了,就像有人把它抹去了。她耸了耸肩,没有看那个黑发吸血鬼,我有种感觉就像她恨那个人类女孩那样,她对这个小个子吸血鬼的仇恨强烈十倍。

    简转向卡莱尔,带着先前那种茫然的表情:“很高兴见到你,卡莱尔我原来以为阿罗在夸大其词。好吧,我们下次再见……”

    那么,这一刻就要来了。我依然不觉得害怕。我唯一的遗憾是无法告诉弗莱德更多有关这儿的一切。这个世界充满危险的阴谋,肮脏的警察,还有神秘的族群,可他对这个世界几乎一无所知。但弗莱德聪明,谨慎,有特异能力。如果他们看不见他,又能对他做些什么呢?也许黄眼睛们有一天会遇到弗莱德。对他好一些,求求你,我在心里对能读懂别人心思的那个吸血鬼说。

    “你来处理吧,菲利克斯,”简满不在乎地说道,对我点了点头,“我想回家了。”

    “别看。”能读懂别人心思的那个红头发轻声说道。

    我闭上了眼睛。